由良成繁 Yura Narishige

由良成繁由良成繁 Yura Narishige(1506年-1578年)

橫瀨泰繁的長子、正室為赤井重秀之女.輝子(妙印尼);幼名熊壽丸,由橫瀨改姓為由良,名為由良成繁

橫瀨氏源於清和源氏新田氏流的名門。建武朝的中興名將新田義貞戰死後,其子貞氏年幼,為免受足利的追殺,入贅家臣橫瀨時清家中為婿,並且繼承橫瀨氏的門跡。當時足利幕府將新田舊領授予岩松氏,橫瀨氏成為岩松氏的家臣,貞氏三傳至國繁(雅樂助、信濃守,與下文提到的戰國後期的國繁是兩個人),已經是岩松氏家老格重臣,利用岩松氏的內亂,左右主家國政,到曾孫泰繁時候,終於「下克上」成功,領有新田氏舊領金山城,以此為根據開始構築在東上野的勢力。天文四年(1535年),將軍足利義晴賜予其毛鞍覆、白傘蓋的使用權,從而正式由將軍的陪臣轉化為直臣,名實都取得相對於舊主岩松氏的獨立地位。

父親泰繁於天文十四年(1545年)去世,成繁繼承家督,年四十歲。此時,關東政局已經由後北條氏與兩上杉氏的對峙轉化為後北條氏獨大的局面,上杉憲政逃亡各國,後北條氏勢力向北關東擴張,上野豪強紛紛倒向小田原,成繁在這種情勢下仍然盡力維持獨立地位,與日益逼近的後北條勢力抗衡。永祿二年(1559年),長尾景虎上杉謙信)關東出陣,成繁參加關東諸侯聯軍,並從上杉謙信手中獲賜那波庄領地。

永祿八年(1565年),成繁成為將軍足利義輝的御供眾,受刑部大輔官位,改稱由良氏,進一步確立領國支配權的合法性,他壓制周邊諸國人,成為東上州的盟主,從而實現戰國大名化。

但是,上杉謙信對關東的經營受到地理條件的限制,始終無法與後北條氏抗衡,每年,他翻山越嶺出陣關東,成繁都參加聯軍攻擊親後北條方的國人眾,但攻下的城池在上杉軍退回越後後很快就被後北條軍再次奪回。永祿九年(1566年),在後北條氏越來越強大的壓力下,成繁終於與武藏成田氏、下野皆川氏一起倒向後北條方,從此從屬於後北條氏與上杉、佐竹抗衡。上杉謙信為由良氏的倒戈所激怒,聯合佐竹、太田軍發動上野攻略,經過一場後北條、上杉、武田三強的混戰,最後武田氏席卷了西上野地區,後北條氏勢力則囊括上州其它地方,上杉軍只保住沼田一個據點而已。此期間,成繁參加後北條軍力敵上杉謙信,兩次擊退上杉的軍勢。

成繁善於利用政略聯姻、過繼來擴張勢力、娶館林城主赤井重秀之女輝子,這個女人就是後來的由良妙印尼,在當時,這只是由良氏將領國擴展到館林城的一個政治行為,但後來,這個女人卻挽救了由良氏家名,這恐怕是當時的人們所始料未及的吧。

館林城主赤井氏後來倒向後北條方,此時仍唯上杉謙信馬首是瞻的成繁參加上杉軍對該城的攻擊,落城後,館林城被賜給建立功勳的足利城長尾景長。輝子的父族赤井氏喪失領地,名存實亡。

成繁與輝子共育有三男二女。長男由良國繁,後來繼承家督,次子長尾顯長,入贅足利城長尾氏,長尾景長死後,顯長成為足利長尾氏的當主,這一過繼使得足利長尾氏與由良氏一體化,由良氏倒向後北條氏時,足利長尾景長雖然沒有跟風倒,而且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越相和睦時與成繁一起擔任後北條、上杉兩家和談的中介,但他死後,顯長即位,足利長尾氏的足利、館林二城就自然而然的成為由良氏勢力範圍的一部分。

永祿十二年(1569年),越相和睦,約定上野國由上杉氏支配,但實際上由良氏仍然與後北條氏保持密切關系。北條氏康去世後,所謂「越相同盟」成為一張廢紙,關東戰火再起,天正元年(1573年),北條氏政發動大軍攻略上州,成繁趁機奪取上杉氏的桐生城,進一步擴大勢力,但是很不幸第二年上杉謙信再次出陣關東,由良氏的那波、女淵等領地被奪占,只剩下新田舊領和桐生領南部地帶。

天正元年(1573年),成繁隱居桐生城,讓位於長男國繁。天正六年(1578年),成繁病逝,年七十三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212552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