簗田晴助 Yanada Harusuke

簗田晴助簗田晴助 Yanada Harusuke(1524年-1594年)

簗田高助之子,母為赤井若狹守照氏之女,元服後拜領主君足利晴氏的「晴」字,取名晴助。

簗田氏為桓武平氏的後裔,世居下野簗田鄉遂自稱為簗田氏,先祖俊助曾隨足利尊氏參與討幕運動,被編入足利氏家臣團中,其子經助在平一揆叛亂之際從屬於鐮倉公方,改易武藏小澤鄉,成為鐮倉公方的奉公眾。後晴助之父簗田高助輔佐足利高基順利繼任古河公方,在與父親簗田政助的鬥爭中勝出,挾威順勢進行庶家支族的被官化,以本據關宿城為中心,重整家臣團並建立有效的互助防御網,並將女兒嫁給高基的繼承人足利晴氏,坐實在古河公方眾中的筆頭地位,並主導與相模北條家的盟約,讓足利晴氏迎娶北條氏綱之女為側室。

足利晴氏轉向與上杉憲政上杉朝定同盟,和氏綱之子北條氏康對立,在河越夜戰中慘遭痛擊,北條氏康趁機大力介入古河公方家的內政,先是遞書嚴詞向簗田高助問責,簗田高助為保全本家只好出家謝罪,將家督之位讓給晴助,並於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強迫足利晴氏廢除晴助之姐所生的嫡男足利藤氏,改以北條家女兒誕下的末子義氏為第五代古河公方。

受到如此的壓迫,深為不滿的足利晴氏在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再度圖謀與北條家對抗,簗田晴助有鑑於雙方實力相差太大,古河公方的權威早已一落千丈,斷無能與正在快速成長的北條家抗衡而諫言不可,卻不被足利晴氏接受,公開宣佈反出北條家,而被北條軍包圍在古河城。簗田晴助雖深知不可敵,但仍基於君臣之義聯同一色、二階堂氏出兵協防,但古河城依然為強悍的北條軍擊破,足利晴氏當場被縛,此後為北條氏康軟禁於相模波多野,繼任古河公方的足利義氏也以遷移居城至小田原城的名義被北條軍帶回相模,古河公方家就此於實質上滅亡,簗田晴助的外甥足利藤氏也在城破之後投向關宿城,接受簗田晴助的庇護。

在古河公方遭北條氏康傀儡化後,簗田晴助拒絕臣服北條家,因此被北條氏康透過足利義氏免去了他公方奏者的職位。但由於簗田家居城關宿城乃是築於利根川和江戶川分流間細長沙洲上的低濕地帶,簗田家世代倚仗古河公方家的權力,借地利之便,控制了關東北部的水運,不但可以利用周遭四通八達的水路運輸獲得被稱之為「舟役」的河關通行稅,確保經濟收入。一方面也可充分利用水路連結支城網於短時間內輸送大量的物資、兵員降低被敵人奇襲的風險,使古河公方家雖然為北條氏所滅,原先其帳下的古河眾一宮、二階堂氏等依然憑藉簗田晴助所掌握的關宿城聯合,因此北條氏康甚至說出關宿城的價值等若一國的高度肯定評論。

但若讓簗田晴助繼續掌有關宿城這處利根川水上交通的要地,顯然對北條家進軍北關東相當不利,在永祿元年(1558年)八月於足利義氏前往鶴岡八幡宮舉辦元服儀式,簗田晴助鑑於傳統擔綱其太刀役時,以表示仍為古河公方足利義氏的忠實家臣,確保簗田家繼續領導古河眾的名位,而北條氏康也就針對簗田家世代為古河公方高官,並習慣賴其威望的傳統,兼以北條家優勢的武力脇迫,在元服儀式終了後,建議讓足利義氏以古河城和簗田晴助的關宿城進行「居城交換」的提案,更美其名曰這是對簗田晴助忠於古河公方的讚賞。簗田晴助清楚這乃是北條氏康意圖支解簗田家以關宿城建立之權力架構的策略,只得無奈接受,遷往古河城。

到了永祿三年(1560年),關東傳統勢力任由北條家宰割的情況因關東管領上杉憲政將家名與官位讓渡長尾景虎後為之一變,改姓上杉的越後強豪上杉謙信在和安房里見氏、常陸佐竹氏結盟後大舉出兵越過上野國俯視關東平原,一時間關東各路國人眾紛紛望風歸附,簗田晴助也應上杉氏出兵加入同盟,為降低上杉謙信以關東管領之名進入關東的威勢,北條氏康也讓足利義氏發出御書否認其關東管領的職務繼承,相對地簗田晴助便趁機建議上杉謙信擁載外甥足利藤氏擔任古河公方,後在足利義氏千葉胤富畏上杉軍勢大脫出關宿城時,一舉隨軍收復關宿城,並將古河城交予足利藤氏

永祿四年(1561年),集結十萬大軍的上杉謙信因終究未能攻克北條家的小田原城,只能暫時收兵,轉往鶴岡八幡宮舉行關東管領的繼承儀式,同時簗田晴助也率領包括了一宮、二階堂、相馬諸氏及領下被官化的分族橫田、石川、箕匈等家諸氏以古河眾之名參與儀式,並撰述起請文,表明上杉謙信擁立足利藤氏為古河公方的決心,恢復簗田晴助的奏者地位。而上杉謙信也因為北條同盟國武田家侵入上野而鳴金回國進行防備,失去上杉謙信的大軍,關東諸將重新獨立面對來勢洶洶的北條家,解決上杉入侵危機的北條氏康不僅打算恢復舊領,更大規模展開反擊以增加自家領土與實力,在永祿五年(1562年)攻下古河城,足利藤氏被擄,於四年後將之殺害,古河公方的權威再度瓦解。

上杉謙信雖被應北條家之請出戰的武田軍騷擾後方而無法及時再入關東,但也屢屢透過里見、佐竹兩家組織反北條同盟的反擊,直到北條氏康在永祿七年(1564年)於第二次國府台之戰大破里見家,並將舊扇谷上杉家老臣太田資正自岩槻城流放後,旋於翌年出征關宿城,以保全之後進軍北關東上野、下野及常陸的戰線。北條氏康遂以降將岩付城主太田氏資為先鋒攻擊,簗田晴助也不甘示弱,在北條軍出陣後宣告決不為足利義氏之臣,假關宿城周遭湖泊河川縱橫的復雜地形佈下伏兵奇襲,擊退太田氏資。隨後遣使向常陸的佐竹義重上杉謙信求援,在北條氏康主力軍攻城時雙方皆發兵來助,逼退了北條氏康

永祿九年(1566年),簗田晴助的外甥,古河眾中的下總相馬氏當主相馬整胤被姊夫高井治胤所殺,相馬氏為之易主,高井治胤入宗相馬氏並改投北條家,簗田晴助見相馬氏陷入內亂出兵圖謀佔領相馬氏,卻被及時馳援相馬治胤的北條軍所敗,隨後北條氏康仲介調解,但已被簗田晴助攻奪的守田城也在晴助堅持下及北條氏康也屬意採用懷柔手段應對簗田氏而依舊歸屬於晴助掌有。同年三月,相馬治胤為上杉家臣河田長親策反,又投向反北條同盟,並與簗田晴助聯手出兵協助上杉謙信攻擊下總臼井城,但是卻被千葉家的猛將原胤貞及著名謀士白井胤治所阻,上杉謙信退兵,關東氣氛因此傾向對北條家有利。在此大勢中,簗田晴助也在永祿十年(1567年)轉向和北條氏康和談,重新承認足利義氏作為古河公方的名份,同時簗田晴助將家督之位讓渡給長子持助,出家號洗心齋,然而簗田家的實權依舊是由晴助掌控。

此時不甘守谷城白白為簗田晴助所佔的相馬治胤和北條家聯合也玩了套手法謀算奪回守谷城,先是相馬治胤向足利義氏遣使提出要求赦免其反抗的書狀,然後讓足利義氏在六月時回覆五箇條同意下總相馬家的降伏,據「取手市史」所記,五條回覆書的內容大至上提及如下:一、義氏同意守谷城的相馬治胤開城投降。二、命江戶眾代為接收守谷城。三、將由公方的奉公眾掌管。四、公方將於今年中由鐮倉移居古河,派遣簗田晴助從守谷城加以協助。五、簗田持助作為關宿城主,進行御座所設置工作。這五條命令乍看下是同意相馬治胤投降的承諾書實際上卻是衝著佔據守谷城的簗田家而來,北條家動作相當快速地派出了麾下軍隊在同年七月作為江戶眾前往接收守谷城,並且讓相馬治胤擔任古河普請役,重修古河城,同時以足利義氏的奉公眾芳春院周興入城,北條氏康也旋即致書持助,要求簗田家將守谷城移交古河公方及著手守谷城御座所的建造,以為古河城重建完工前古河公方居住之用。隨後便在北條家授意下足利義氏遷居守谷城,簗田晴助因始終自守古河公方家臣的身份,所以只能白吞啞巴虧,將軍隊自守谷城撤出。待古河城竣工,足利義氏經由北條氏康指使,任命相馬治胤為守谷城城代,不費一兵一卒以傳統大義間接逼迫簗田晴助交出了守谷城。

為了繼續把持古河眾之首身份的簗田晴助並非傻子,吃了這一悶虧自然不忿,與北條家的關係再度急轉直下,因此北條氏康先發制人,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迫降簗田晴助的盟友栗橋野田氏,讓次子北條氏照接收位在古河城及關宿城中間的栗橋城,氏照入城後在關宿城周邊的山王山、不動山上構築陣砦,加強對簗田家的軍事壓力。但因為武田信玄破盟攻打今川家,北條氏康為援助今川氏真,決意出兵介入駿河戰事,因此轉向與上杉謙信談和,而上杉謙信也因武田信玄佔據西上野不時阻礙其進入關東,且有意把軍力重置越中戰線,雙方一拍即合,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達成越相同盟,北條家將其上野領地讓渡給上杉家,上杉謙信收氏康七子北條氏秀為養子。對關宿城一觸即發的戰況,上杉謙信亦出面指派部將柿崎景家調停,促成現狀維持及承認足利義氏為古河公方並復歸古河城的條件,北條氏照破棄山王山砦撤兵。

越相同盟的成立,對關東仰仗上杉家軍力以抗北條家的中小國人眾帶來相當大的衝擊,尤其對倚關宿城獨於下總的簗田晴助而言,在上杉軍不在提供援助後,要繼續保有常陸佐竹氏的來源並不容易,因此晴助和同在房總半島上的里見家結盟,拱足利藤氏之弟足利藤政為古河公方,並且走出上杉、北條中間的第三條外交途徑,派遣使者進入甲州,聯同里見家與武田信玄結盟,建立甲房同盟。武田信玄見獵心喜同意擁護足利藤政為古河公方,並派兵深入上野,在利根川上游建構石倉砦,一時表現出有意進入關東戰場援助反北條同盟的態勢,令簗田晴助和里見家大為振奮。

可惜好景不常,在北條氏康於元龜二年(1571年)病故後,氏康臨去前決意放棄攻略駿河遺言指示北條氏政重啟甲相同盟,武田信玄為上洛同意再度締盟,甲房同盟到此終了,信玄的無預警背離,讓簗田晴助陷入同時與北條、武田、上杉三家交惡的劣勢。天正元年(1573年),北條氏照奉兄長氏政之令起兵伺機夜襲關宿城,簗田晴助透過水路情報網,迅速集合兵源物資反擊,令北條氏照無功而返。

翌年正月,北條氏照再度攻打關宿城,簗田晴助以城固守,雙方僵持不下,於是透過足利藤政以古河公方之名在同月十六日向上杉謙信佐竹義重去信和解,並委託太田資正說項請求兩家派出援軍。但是先年越相同盟讓佐竹義重及其家臣都對謙信保有不信感,雙方因此難以協調出一套有效的聯合作戰方案,各行其是。上杉謙信先是在三月於武藏羽生出陣,但後方的金山城由良氏反叛,而迴轉討伐。到八月時,關宿城中的簗田家臣橫田孫七郎及晴助的異母弟簗田助繩見北條軍已漸佔上風,因此內通城外的敵軍主帥北條氏照,為了一舉攻下關宿城,北條家當主氏政於十月親率北條氏邦、氏規領一萬六千主力軍往援,更動員臼井城的原胤成、小金城的高城氏、守谷城的相馬治胤和結城晴朝組成三萬聯軍出征,見事態越發嚴重,上杉謙信也在十月從春日山城發兵,佐竹義重也與宇都宮氏聯手進軍,上杉謙信知道越後軍位置較遠,不易直接援救,以圍魏救趙之策入武藏攻打忍城、騎西城、菖蒲城。但佐竹義重因不願和上杉軍同陣,雙方鬧的很不愉快,佐竹軍因而採觀望態度。

潤十一月,歷經長達一年的包圍後,北條軍開始發動總攻擊,佐竹氏為此派出根本太郎忠治、木造清左衛門、同傳吉、近見新六郎等家臣領兵出城協防,最後北條援軍結城氏攻上城門,簗田晴助只能在後方防線指揮洋槍隊勉強抵擋敵軍殺入,但已被攻入城內的簗田家終脫不了彈盡糧絕的命運,遂由佐竹義重出面調解,簗田晴助將關宿城讓給北條家,退往支城水海城,後來簗田城被北條氏改建為進出北關東的據點。

而關宿城陷落,也讓足利藤政被北條氏所殺,一時傳出藤政之死乃是用來交換簗田晴助、持助的性命,所以上杉、佐竹兩氏都就此不再信任簗田晴助父子,持助也入仕足利義氏簗田晴助則居於水海城,簗田家完全屈服於北條家之下。天正十年(1582年)足利義氏病故,古河公方一脈完全斷絕。北條氏照入居古河城,並把關宿城交給當初背叛簗田晴助的異母弟簗田助繩,簗田晴助和持助父子自然十分不滿,對北條家再樹反旗。天正十五年(1587年),簗田晴助之子持助病故,如此噩耗令晴助雄心再挫,無奈對北條氏照表示投降,在氏照仲介下讓持助之子熊千代丸繼任,但是在其元服前便由簗田助繩代行家督之事務。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發動小田原征伐出兵攻打北條氏,簗田晴助看準時機宣告投降,再次表達反北條的立場,但是由於駐守關宿城的簗田助繩堅持支援北條方,所以戰後簗田晴助與孫兒貞助不但無法收回關宿城,反倒連僅存的水海城也被處以連坐而被沒收所領,退往常陸。所幸,負責處理接收水海城事務的淺野長政,在得知過往簗田晴助與北條家之戰後給予高度評價,也對他現在的情況相當同情,居中勸說入主關東的新領主德川家康招納簗田晴助祖孫,家康也考量簗田氏歷代為古河公方盡忠,招徠簗田晴助之孫貞助為家臣,給予他一千石的領地。後簗田晴助於文祿三年(1594年)辭世,法名道忠,享年七十歲。

簗田貞助也江戶幕府成立後擔任御書院番仕於二代將軍德川秀忠,但在慶長二十年(1615年)的大坂夏之役中簗田貞助獨子助吉陣亡,最後只好以外孫入繼家名,俸祿減至一百石。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80025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