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賀谷重經 Tagaya Shigetsune

多賀谷重經多賀谷重經 Tagaya Shigetsune(1558年-1618年)

多賀谷政經的嫡子,常陸下妻多賀谷氏第七代當主,初名尊經。

多賀谷氏發跡於武藏騎西莊多賀谷鄉,以桓武平氏有賀賴基的次男光基為祖,在南北朝時臣從於下總的結城直光,之後歷代從屬於結城家。後來在重經之父政經當家的時候,加入上杉謙信的關東攻略陣容,與佐竹、宇都宮、小田圍攻原本的主家結城氏,此後政經延續和佐竹氏的同盟關係,自結城氏獨立而出並侵取結城氏的關本、船玉等地。

天正四年(1576年),多賀谷政經辭世,多賀谷重經繼為當主,甫繼任重經便重建大寶八幡宮、再興萬年寺。而在外交方面重經延續父親政經的方針,以上杉謙信為後盾,收佐竹義重四男宣家為養子加強與佐竹氏的同盟,結合常陸南部及下總北部的獨立勢力投身反北條陣營,並且逐步蠶食小田氏治的領地、攻奪豐田城將豐田家消滅以擴張勢力範圍。同時重經還向出身常陸真壁的劍豪齋藤傳鬼坊學習天流劍術,得其奧義。

天正五年(1577年)五月,本是多賀谷氏主家的結城氏倒戈至上杉家,北條家當主北條氏直立即發兵攻擊結城氏,多賀谷重經水谷正村、勝俊兄弟聯手出兵援護結城氏,其後佐竹義重宇都宮國綱那須資胤也都陸續發兵參陣一同抵抗北條家,最後在上杉軍亦出發來援後,北條家終選擇退兵。

在下妻南方的牛久岡見氏素來與北條家有鞏固的從屬關係,因此不論是要支持上杉謙信的關東攻略或是圖謀自家的發展,往南攻打牛久都是多賀谷家的首要戰略。在其父政經在世時便已成功打下岡見氏的谷田部城以在來日置為出兵征討岡見氏的前線基地。但是多賀谷重經的南下政策卻遇到了一個嚴重的阻礙,擔當多賀谷氏強力後台的上杉謙信於天正六年(1578年)腦溢血身亡。頓失軍神支柱的反北條陣營一下子似乎遜色不少,本來旗鼓相當的態勢已往北條家傾去。

為此多賀谷重經在外交、軍事兩方面都迅速做出應變,先是在天正七年(1579年)向制霸中央的織田信長獻上名馬,同時繼續攻奪結城領,將關郡的大半收入支配下強化本家實力。翌年,北條家以北條氏照、氏邦為大將聯合牛久城的岡見治廣、足高城的岡見宗治、岩崎城的只越尾張守、板橋城的月岡玄蕃以及土岐氏組成三千聯軍攻打多賀谷家的谷田部城,多賀谷重經應援不及,城將多賀谷淡路守死守陣亡,谷田部城陷落。而多賀谷重經也在得知多賀谷淡路守的死訊後激發整軍完成的部隊,發動急襲趁敵軍初佔谷田部城尚不穩固時,重新將最前線的谷田部城攻下奪回。

同年,多賀谷重經在實際支配領域擴大和佐竹家領地更加接近時,將女兒嫁給佐竹義宣與常陸佐竹家締結更穩定的姻親關係。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在本能寺之變中橫死後,繼承他天下統一事業的是擊敗叛徒明智光秀和元老柴田勝家羽柴秀吉多賀谷重經於隔年便看清新的中央局勢向秀吉書狀往來親近。

天正十一年(1583年),牛久的岡見治廣軍再度出兵攻下谷田部城。依照「常總軍記」的記載,岡見氏名將栗林義長於天正十四年(1586年)病逝,令岡見氏失去家中一柱,多賀谷重經也趁此大好良機進軍岡見領,連下小張城、谷田部城等地直逼岡見宗治的足高城,但是同為岡見氏一族,牛久城的岡見治廣和若紫城的岡見傳喜入道以及布川豐島氏、小金高城氏即時援軍,多賀谷重經眼見再難討好而當機立斷下令撤軍。

翌天正十五年(1587年)三月,多賀谷重經吸取前年攻打岡見氏的經驗,改從截斷岡見氏的支城網下手在足高城和牛久城中間築泊崎城,對足高城及岡見氏配下的板橋城、岩崎城發動攻勢,板橋城的月岡玄蕃不耐多賀谷軍的攻打送出人質稱降,岩崎城的只越尾張守也在被多賀谷軍重重包圍後以不殺城兵的條件切腹自盡。在周遭支城淪陷後多賀谷重經截斷鬼怒川和小貝川的河堰水淹足高城四周阻絕其他援軍後,傾全力攻打足高城,激戰之中多賀谷重經折損了多賀谷為宗、窪谷能登守等數十名將領,但是對岡見氏來說形勢也越加險峻,同年八月,岡見宗治的義父岡見傳喜入道主張和多賀谷和睦臣降,在此議受到宗治駁斥後,岡見傳喜入道轉投為多賀谷方的內應,引起足高城內的混亂,多賀谷重經順勢發動攻擊一鼓作氣將足高城攻下。

足高城失陷後,岡見宗治逃往牛久城依附岡見治廣,並且得到北條氏的軍事支援,引來下總國分城主國分胤通出兵援救,但是多賀谷重經也在邀來佐竹家援軍後於天正十六年(1588年)攻下牛久城,岡見宗治當場戰死、岡見治廣潛居江戶。岡見氏的滅亡,令多賀谷家的領地涵蓋了常陸西南部及下總一部份,達到十萬石。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集結大軍出兵北條氏,包圍小田原城。多賀谷重經協同結城晴朝、水谷勝俊前往石垣山城拜謁豐臣秀吉參陣,得到下妻六萬石的安堵,但是卻也在秀吉的命令下重新歸入結城氏的臣屬。秀吉的這道命令使多賀谷家頓時陷入分裂的態勢,重經的長男三經與秀吉重臣石田三成結為烏帽子親,拜「三」字在下妻另築太田城為本據,而多賀谷重經的本家則由來自佐竹氏的養子宣家繼承,從此三經成為結城晴朝的家臣,而辛苦自立建業,不願再當結城家臣的多賀谷重經則與宣家投入佐竹氏,擔當佐竹家的與力,多賀谷氏就此一分為二。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侵朝之戰,多賀谷重經因對秀吉將其重置結城氏配下之事不滿而稱病以養子宣家、弟重康代為前往肥前名護屋參陣,不料此事引來了秀吉的叱責,後於文祿三年(1594年)的檢地時沒收了一部份多賀谷家的領地。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合戰時下妻、太田兩個多賀谷氏同時面對選擇,最後太田的多賀谷三經繼續擔任結城秀康的陣代,而重經與宣家則隨佐竹義宣投向石田三成方的西軍,並在德川家康攻打上杉景勝,發起會津討伐時夜襲德川方在下野祇園城的本陣,夜襲失敗後多賀谷重經逃入武藏府中。

戰後,下妻多賀谷氏遭到改易的命運,所領六萬石被沒收,多賀谷重經下野流浪,後於元和四年(1618年)十一月九日在近江彥根病故,享年六十一歲。長男三經後來成為結城秀康的重臣,隨他轉封越前,後來擔任分家的上野前橋藩主松平氏之家臣存續,而養子宣家也做為佐竹義宣的家臣,轉封出羽,在檜山領一萬石,五男茂光則出仕彥根井伊家。

自從結城家獨立後,多賀谷重經付出了許多努力才一步步建構出屬於他的勢力圈,但是最後卻要因為秀吉的一紙命令重新回歸結城家,尤其重經事前還多與他攀交,不料仲介了結城家投向秀吉,卻是換來了讓多賀谷家再度臣從結城家的命運。想來重經對秀吉該是哀怨多於愛載,最後因為隨佐竹家與德川為敵,再次因為德川家康的一紙命令失去從父親手上承接過來,不斷付出努力擴張的領地。戰國時代小大名的無奈,多賀谷重經該是體會最深的一人吧!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6587845/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