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見義堯 Satomi Yoshitaka

里見義堯里見義堯 Satomi Yoshitaka(1507年-1574年)

里見實堯的長子、母為佐久間盛氏之女、正室為長野業正之妹;幼名權七郎,法號東陽院殿岱叟正五居士。

里見氏在伯父義通領導下逐漸強盛,而父親實堯作為兄長副手參加一系列戰役並立下赫赫戰功,就在里見氏蓬勃發展的時候,三十八歲的義通卻於永正十五年(1518年)一病不起。由於領內安西氏和正木氏實力強大,而此時義通嫡子竹若丸(里見義豐)才五歲,顯然無力壓制安西、正木兩家。義通把家督傳給親弟實堯,但要實堯發誓在義豐成年後把家督之位歸回。

天文二年(1533年)7月27日、天文之內訌(稻村之變),堂兄義豐因父親實堯遲遲不將家中實權歸還,且謠傳實堯私通北條氏;為奪回繼承權,義豐在稻村城殺害實堯。義堯在北條氏綱的支援下,和重臣正木時茂在上總國金谷城舉兵,犬掛之戰中義豐慘敗逃入稻村城,次日義堯軍攻破稻村城,義豐切腹自盡,義堯為報答北條的援助而與北條結成同盟。

天文三年(1534年),上總真裡谷武田信保死後,其長子武田信隆與次子武田信應爭奪家督。房總諸多勢力擁護的小弓公方足利義明支持武田信應,而武田信隆則得到相模的北條氏支持。與北條家有盟約的里見氏本該與北條氏同一立場,但義堯卻撕毀與北條家的同盟,加入小弓公方勢力。義堯的離反使局勢大變,很快武田信隆的居城峰上城陷落,信隆逃亡金澤。

逃亡的信隆遂與古河公方足利晴氏(高基之子)及相模北條氏聯合,與足利義明、武田信應敵對。天文七年(1538年),足利義明發動一萬大軍,自任總大將,其弟足利基賴和義堯任副將,在下總國國府台與足利、北條應戰,足利義明親臨第一線指揮奮戰,但由於足利晴氏北條氏綱軍兵力占據優勢、士氣高漲且氏綱用兵出其不意,最後足利義明兄弟慘敗戰死,史稱「第一次國府台會戰」。此戰義堯並未積極參與,得知義明戰死後,緊急向船橋方向撤退,救出義明遺孤,放火燒毀小弓御所,其遺臣成里見氏家臣團的重要組成部分,小弓公方實質上已形同滅亡。

天文十年(1541年),北條氏綱去世,長子北條氏康繼任家督,上野兩上杉藉機攻入武藏並短暫奪取河越城。義堯也在讓長子里見義弘迎娶足利義明的女兒,以恢復小弓足利氏和武田信應的領地為名,迅速擊敗虛弱的武田信隆和原胤榮,奪取上總。

天文十三年(1544年)九月,北條氏為遏制里見氏的擴張,北條氏康率軍攻入總州,由於實力相當雙方平手,後為對抗今川義元的進攻而主動退走。因北條氏忙於與今川氏交戰,得到空閑的義堯專心安定領國,重新修造安房鶴谷八幡宮和安房石堂寺多寶塔,並把居城移至上總久留裡城。同年九月二十六日,利用北條、今川在駿河交戰的機會,關東管領山內上杉憲政聯合扇谷上杉朝定,併發關東各國之兵六萬餘人大舉攻入武藏,包圍北條氏.北條綱成的居城河越城。十月二十二日,北條氏康被迫與今川義元媾和,放棄駿河富士川以東的領地,率主力退回小田原。然而北條氏的局面卻在隨後更加惡化,早在天文十二年(1543年)三月二十一日,北條氏康強迫行跡可疑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起誓對北條氏絕無異心;晴氏為此痛恨無禮的氏康。

天文十四年(1545年)十月二十七日,眼見北條氏危在旦夕,與北條氏康不睦的足利晴氏在關東管領山內上杉憲政的勸說下趁勢破棄與北條氏的聯盟,率軍萬五與上杉軍合流。北條氏面臨危機,面對敵方的八萬大軍,而穩坐房總的義堯也認為北條氏滅亡在即;由於義堯希望兩上杉、古河公方聯軍與北條軍對耗,遂按兵不動。

天文十五年(1546年)氏康親率八千軍勢馳援河越城,與守將北條綱成協同展開夜襲,一舉擊潰軍心渙散的足利上杉聯軍,甚至擊斃上杉朝定,致使扇谷上杉家絕嗣而亡。河越夜戰北條軍以絕對劣勢之兵力取得全勝;此役之後,北條家不僅支配武藏全境,並攻入上野國境內,迫使上杉憲政逃離居城平井城,流亡常陸、越後等國。關東形勢徹底改變,曾在百年內於關東呼風喚雨的公方與關東管領被淘汰,而北條氏則由關東三強之一變成關東一極。

北條氏因長期與今川氏在駿河交戰,一直無法有效遏制義堯在總州的擴張;沒足夠兵力在正面戰場上擊敗義堯。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六月,在北條氏的調略下,里見氏領內眾多國人眾一同發動針對里見氏的暴亂,史稱「房州逆亂」。義堯不得不將注意力由下總轉回安房、上總,雖然內亂在不久後就被義堯所平定,但北條氏康卻也利用這一機會鞏固自己的地位。

天文二十四年(1554年),北條、今川和武田組成甲相駿三國同盟。到弘治元年(1555年),整個上總國西部幾乎為北條氏所佔領。為改變這個局勢,義堯開始鎮壓傾向北條方的國人眾勢力,奪回失去的領土;並和越後國的上杉謙信聯手,與太田氏、佐竹氏、宇都宮氏等大名站在同一陣線,徹底展現和氏康對抗的態勢。

弘治二年(1556年),率領里見水軍和北條水軍戰鬥,大勝而回。據說北條水軍因為暴風雨的緣故而造成重大損失,這才是勝利的主因。

永祿三年(1560年),北條氏康入侵里見氏領地,義堯閉守久留裡城。在得到上杉氏的援軍後,里見軍開始反攻,幾乎取回整個上總國西部。永祿五年(1562年),義堯剃髮出家,將家督之位讓與兒子里見義弘後隱居,但仍然繼續握有家中實權。

第二次國府台之戰,永祿七年(1564年),呼應北條方太田康資的倒戈,義堯和義弘一同攻進敵對大名千葉氏的重臣高城胤吉勢力範圍、下總國的國府台城,並在此迎擊北條軍。起初,斬殺北條軍將領遠山綱景、富永直勝,里見軍沉醉在一時的勝利而開始疏忽大意。拂曉,北條氏康發動奇襲、和北條綱成聯手夾擊下,里見軍遭受大敗,家中重臣正木信茂也在此役戰死。戰後,義堯、義弘父子失去上總國大半而退回安房國,里見氏的勢力也一時衰退。不過,之後以義弘為中心,里見氏在安房國休養生息,慢慢奪回上總南部的領土。永祿九年(1566年)年前、收復久留裡城、佐貫城等失地。對此,佔有上總國北部的北條氏、在佐貫城北方的三船山上的三船台修築城砦來對抗。

永祿十年(1567年)8月、義弘率兵駐紮在三船台附近,準備包圍北條軍。得知消息的北條氏康、派遣嫡子北條氏政太田氏資等人前往援助;並派出三男北條氏照原胤貞率領分隊攻擊義堯居城久留裡城。對此,義堯堅固防守城池;而義弘和正木憲時從佐貫城出兵,在三船台大破氏政主力,太田氏資擔任北條殿軍的任務不幸戰死。因三船山的勝利,里見氏在上總國的支配上佔有優勢,並開始向下總國發展,之後也貫徹和北條氏對立的決心。

此後,里見氏忙於鞏固領地,而北條氏忙於與武田氏交戰,雙方開始了較長時間的對峙與外交戰。以北條氏的外交政策為基礎,里見氏先與武田氏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結成房甲同盟;之後在武田、北條和睦之後又破棄房甲同盟而與上杉氏在天正元年(1573年)結成第二次房越同盟。

天正二年(1574年),義堯病逝於久留裡城,法號東陽院殿岱叟正五居士,享年六十八歲。

出處#1 http://www.twwiki.com/wiki/%E9%87%8C%E8%A6%8B%E7%BE%A9%E5%A0%AF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7%8C%E8%A6%8B%E7%BE%A9%E5%A0%AF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