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見義堯 Satomi Yoshitaka

里見義堯里見義堯 Satomi Yoshitaka(1507年-1574年)

里見實堯的長子、母為佐久間盛氏之女、正室為長野業正之妹;幼名權七郎,「堯」字是來自於古中國三皇五帝的堯,法號東陽院殿岱叟正五居士。

天文二年(1533年)7月27日、里見氏家中發生了內亂(天文之內訌/稻村之變)。因父親實堯遲遲不將家中實權歸還堂兄義豐,而且謠傳實堯私通後北條氏;義豐為了奪回繼承權,在稻村城殺害了實堯。義堯在北條氏綱的支援下,和重臣正木時茂在上總國金谷城舉兵,並在犬掛之戰殺死義豐,奪取家督之位。長久以來,昏庸的主君義豐殺害無辜的實堯,為了復仇的義堯起兵討伐義豐,口耳相傳下一直被堅信不移。近年,也有看法認為實堯、義堯父子勾結仇敵北條氏綱,有政變的意圖;義豐為了穩固統治權,才先下手為強。有關這時期的記錄,有人認為下克上的義堯一繼承家督就立刻背叛後北條氏,並為了掩蓋事實,捏造自己上位的正當性,而竄改歷史。

北條氏綱借兵成功政變的義堯,這時,真里谷信清過世,真里谷氏家中為了爭奪家督之位而引發內亂。因義堯支持真里谷信應、氏綱支持真里谷信隆,兩家立場不同而成為敵對關係。但是,義堯考慮到要獨力對付在關東勢如破竹的北條氏有所困難,於是和小弓公方足利義明結盟。天文六年(1537年),真里谷信隆不敵義堯,兵敗投降。天文七年(1538年)、發生第一次國府台之戰。此戰義堯並未積極參與,在得知義明戰死後,就脫離戰場回到了安房。此役因為足利義明的戰死,小弓公方實質上已形同滅亡。

義明死後,義堯積極向下總、上總國發展,並以上總國的久留里城為根據地,構築了里見氏最強盛的時期。對此,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北條氏康策動里見氏旗下的領主、發生大規模的反叛。天文二十四年(1554年),北條氏康今川義元武田信玄組成甲相駿三國同盟。到了弘治元年(1555年),整個上總國西部幾乎為後北條氏所佔領。為了改變這個局勢,義堯開始鎮壓傾向北條方的國人眾勢力,奪回失去的領土;並和越後國的上杉謙信聯手,與太田氏、佐竹氏、宇都宮氏等大名站在同一陣線,徹底展現和氏康對抗的態勢。

弘治二年(1556年),率領里見水軍和北條水軍戰鬥,大勝而回(三浦三崎之戰)。只是,據說北條水軍因為暴風雨的緣故而造成重大損失,這才是勝利的主因,因此不能算是完全的勝利。

永祿三年(1560年),北條氏康入侵里見氏領地,義堯閉守久留里城。在得到上杉氏的援軍後,里見軍開始反攻,幾乎取回了整個上總國西部。永祿五年(1562年)、剃髮出家,將家督之位讓與兒子里見義弘後隱居,但仍然繼續握有家中實權。

永祿七年(1564年),呼應北條方太田康資的倒戈,義堯和義弘一同攻進敵對大名千葉氏的重臣高城胤吉勢力範圍、下總國的國府台城,並在此迎擊北條軍,掀起了第二次國府台之戰。起初,斬殺了北條軍將領遠山綱景、富永直勝,里見軍沉醉在一時的勝利而開始疏忽大意。拂曉,北條氏康發動奇襲,和北條綱成聯手夾擊下,里見軍遭受大敗,家中重臣正木信茂也在此役戰死。戰後,義堯、義弘父子失去了上總國大半而退回安房國,里見氏的勢力也一時衰退。不過,之後以義弘為中心,里見氏在安房國休養生息,慢慢奪回上總南部的領土。永祿九年(1566年)年前,收復久留里城、佐貫城等失地。對此,佔有上總國北部的後北條氏,在佐貫城北方的三船山(現三舟山)上的三船台修築城砦來對抗。

永祿十年(1567年)8月,里見義弘率兵駐紮在三船台附近,準備包圍北條軍。得知消息的北條氏康,派遣嫡子北條氏政太田氏資等人前往援助;並派出三男北條氏照原胤貞率領分隊攻擊義堯居城久留里城。對此,義堯堅固防守城池;而義弘和正木憲時從佐貫城出兵,在三船台大破氏政主力,太田氏資擔任北條殿軍的任務不幸戰死(三船山之戰)。此外,指揮北條水軍確保浦賀水道的北條綱成,嘗試從三浦口入侵安房國,但和里見水軍在菊名浦海戰後造成損傷。於是察覺有被從水陸夾擊危險的北條軍,全軍撤離上總國。

因為三船山的勝利,里見氏在上總國的支配上佔有優勢,並開始向下總國發展,之後也貫徹和後北條氏對立的決心。義堯在天正二年(1574年),病逝於久留里城,年六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7%8C%E8%A6%8B%E7%BE%A9%E5%A0%A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