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竹義重 Satake Yoshishige

佐竹義重佐竹義重 Satake Yoshishige(1547年-1612年)

佐竹義昭的長子,母為岩城重隆之女、正室為伊達晴宗之女.寶壽院、側室為細谷氏;幼名德壽丸,通稱次郎,受岩城重隆偏諱「重」字,名為義重,渾名鬼義重、坂東太郎。

繼任家督
永祿五年(1562年)父親義昭退位,繼任家督成為第18代當主。永祿八年(1565年)義昭死後掌握實權(有異說)。義昭死後,佐竹氏又離常陸統一的目標越來越遠,反對勢力開始反攻。

擴大勢力
與在父親義昭時期開始就是盟友的越後國上杉謙信加強關係。永祿九年(1566年)進攻小田氏治並奪取小田大半領地。之後立即進攻下野國那須郡的武茂氏並令其從屬。永祿十年(1567年)進攻白河義親並獲得大勝。永祿十二年(1569年)的手這坂之戰中擊敗小田氏治,大勝並奪取小田城。

另一方面,相模國的北條氏政在關東的勢力越來越強大,佐竹氏等關東氏族與後北條氏對立。氏政在元龜二年(1571年)與蘆名盛氏結城晴朝等人結為同盟,進攻從屬於佐竹氏的多賀谷政經。此時義重派出援軍並擊退北條方。

元龜三年(1572年)令白河結城氏臣屬。更進一步利用姻親關係,把岩城氏吞併(義重是岩城重隆的外孫,名字中的「重」字是重隆的偏諱,義重亦當重隆的猶子),與那須氏講和。天正二年(1573年)與投向北條方的小田氏治再戰,氏治的所領大半被兼併,活躍地擴大勢力。天正三年(1575年)奪取白河城。

但是急速的勢力擴大令周邊的諸大名抱持著危機感,亦因為北條氏政蘆名盛氏等人而需要兩面作戰,於是陷入困境。為打破困局而與結城氏和宇都宮氏建立婚姻關係而結為同盟以對抗氏政,以及與畿內的羽柴秀吉結盟以圖增加夥伴。但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受到進出下野國的北條軍猛烈反攻而失去長沼城,在不利的狀況下與北條方和睦(沼尻合戰)。

與政宗鬥爭
與此同時,奧州的蘆名氏在蘆名盛氏死後因為當主接二連三早逝而令勢力開始衰退,另一股新勢力伊達政宗則積極地擴大勢力。義重對政宗的勢力擴大感到相當危險,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以救援二本松氏為名與伊達氏對立,與蘆名氏結成連合軍並向奧州出陣,兩軍在人取橋會戰(人取橋之戰)。正當武力和兵力都處於上風的義重方漸漸有利時,收到留守在常陸國的江戶氏等勢力不穩的情報後撤退,連合軍亦各自撤退。該場合戰成為後來政宗在江戶城向將軍德川家光說的生涯中的大戰往事。

天正十五年(1587年),次男佐竹義廣(蘆名義廣)成為蘆名氏的養嗣子,繼續與伊達政宗對抗。天正十六年(1588年)再次與奧州的諸大名連合,與政宗戰鬥。雖然兵力有壓倒性優勢,但是諸大名卻因為諸氏的利害關係而對立,以致連合軍軍中不和,義重亦不能戰勝政宗,經岩城常隆的調停後,各方和睦(郡山合戰)。

天正十七年(1589年),蘆名義廣在摺上原之戰中被伊達氏大敗,白河結城氏和石川氏等陸奧南部諸大名都投向伊達氏。而且佐竹氏被南部的北條氏直和北部的伊達政宗這兩大勢力挾擊,面臨滅亡的危機。同年,把家督讓給長男佐竹義宣後隱居,但仍然握有實權。

豐臣政權下
天正十八年(1590年),為表誠意而參加豐臣秀吉的小田原征伐,義重與佐竹義宣一同往小田原參陣並參與石田三成進攻忍城的戰事。之後服從秀吉的奧州仕置,被秀吉承認常陸國54萬石的支配權,成功一口氣挽回狀況。後來受秀吉的支援,進攻常陸中部的勢力江戶重通,令重通在水戶城被流放,並降服府中的大掾氏。天正十九年(1591年)2月,於太田城謀殺鹿島和行方兩郡被稱為「南方三十三館」的鹿島氏和大掾氏一族的國人領主,成功統一常陸國。

關原之戰和最後
以後把實權讓渡給佐竹義宣,在太田城過著悠閒的隱居生活,被稱為「北城大人」(北城樣)。

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佐竹義宣因為石田三成的懇求而打算加入西軍,但是看到時勢的義重則希望加入德川方的東軍,因此父子對立。在東軍勝利後的慶長七年(1602年)5月,因為義宣沒有出兵的曖昧態度而令佐竹氏被減封至出羽國久保田20萬石(實際是40萬石)。義重向之前有交情的德川家康德川秀忠親子請求,於是不用被改易。

在轉移到久保田後,為對付相繼爆發的反佐竹一揆而前往與佐竹義宣不同的六鄉城的居城並建構所領南部以守備一揆,但是在慶長十七年(1612年)4月19日,於狩獵中落馬死去,年六十六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7%AB%B9%E7%BE%A9%E9%87%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