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竹義宣 Satake Yoshinobu

佐竹義宣 Satake Yoshinobu佐竹義宣 Satake Yoshinobu(1570年-1633年)

佐竹義重的長子、母為伊達晴宗之女、正室為那須資胤之女.正洞院、繼室為多賀谷重經之女.大壽院、側室為蘆名盛興之女.岩瀨御台;幼名德壽丸,通稱常陸侍從,別名次郎,法名淨光院殿傑堂天英大居士。

在出生的同一時期,父親義重正在進攻那須氏,但是在元龜三年(1572年)與那須氏達成和睦。這次和睦有那須氏當主那須資胤的女兒嫁給義宣等條件,當時義宣3歲。

天正十四年(1586年)至天正十八年(1590年)間,因為父親義重隱居而繼任家督。

佐竹氏在天正十二年(1584年)與後北條氏建立和議而抑制著南面的入侵,但是北面的伊達政宗攻陷義重次男.蘆名義廣所屬黑川城,因而陷入失去南奧州的局面。在佐竹氏與伊達氏對立的同時與豐臣秀吉聯絡,亦與石田三成上杉景勝建立親交。在這個狀況下,義宣在天正十七年(1589年)11月28日,從秀吉處受到小田原征伐的出陣命令。但是因為義宣正在南鄉與伊達政宗對峙,因此不能直接按命令出陣。在知道秀吉自身從京出發後與宇都宮國綱商量,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5月,與宇都宮國綱等與力大名率領1萬餘軍勢前往小田原。義宣一面攻陷北條方的城池,一面向小田原進軍,在5月27日,謁見秀吉後正式加入豐臣家。在秀吉之下參陣的義宣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6月,於石田三成的指揮下進攻忍城。在向忍城發動水攻之際參與構築堤防。

在小田原之役後,義宣與伊達政宗不斷爭奪的南奧羽(滑津、赤館、南鄉)的知行被豐臣秀吉承認,奧州仕置後,被賜予本領常陸國以及下野國的一部份合計35萬石餘知行的朱印狀。

天正十八年(1590年)12月23日,因為豐臣秀吉的上奏而被賜予從四位下,補任侍從、右京大夫。在天正十九年(1591年)1月2日,被秀吉賜予羽柴姓。

義宣在受到朱印狀的所領安堵通知後,馬上謀求支配常陸國全域,首先把居城從太田城移到水戶城。當時的水戶城城主是沒有參加小田原征伐的江戶重通。因為義宣還有上洛途中,攻略水戶城就由父親義重進行,在天正十八年(1590年)12月20日,攻陷水戶城,在同月22日進攻佔據府中的大掾清幹並令大掾氏滅亡。天正十九年(1591年)2月9日,從京返還的義宣把分布在鹿島郡和行方郡的大掾氏配下的國人眾「南方三十三館」殺死,成功確立在常陸國全域的支配權。同年3月21日,義宣移到水戶城並命令佐竹義久在水戶城擴張整備。

把本據移到水戶城後的6月,豐臣政權命令義宣向奧州出兵(2萬5千人),這次是非常沉重的軍役,這次動員一直至到10月為止,持續大約4個月。

天正十九年(1591年)9月16日,豐臣秀吉為侵攻中國而命令各國大名出兵,義宣亦被命令率5千人出兵。這次軍役由文祿元年(1592年)1月至翌年9月為止持續大約21個月,當初5千人的軍隊在途中被估計為有3千人,在名護屋陣中的報告是「御軍役役貳千八百六十九人」。

義宣在文祿元年(1592年)1月10日,從水戶出發,在同年4月21日到達名護屋城。文祿二年(1593年)5月23日,義宣被命令乘船前往朝鮮,6月13日,先陣佐竹義久率領1千4百40人從名護屋出航。但是在7月7日,有對義宣延遲渡海的連絡,義宣自身並沒有前往朝鮮。在第1次進攻朝鮮後,義宣在這段期間建議整備和活用軍役體制而改修水戶城,在文祿三年(1593年)完成。文祿三年(1594年)1月19日,義宣被豐臣秀吉命令改修伏見城,伏見城竣工後,被賜予伏見城下的屋敷。

這次改修伏見城動用3千人並持續約10個月。

文祿四年(1595年)6月19日,因為太閤檢地而令到諸大名的石高被確定,義宣從豐臣秀吉處受領54萬石的朱印狀。而義宣在文祿四年(1595年)7月16日以後,把家中的知行分配一起轉換,因而令到領主和領民之間的傳統主從關係被斷絕,於是令佐竹宗家的統率力得到強化。而一門佐竹義久在豐臣政權中擁有特殊地位,因為有豐臣藏入地的設置而令豐臣氏直接掌握著金山等,亦令豐臣政權的統制被強化。

慶長二年(1597年)10月,佐竹氏的與力大名.義宣的從兄弟宇都宮國綱遭到改易。佐竹氏亦可能會受到處分,但是全靠在從前開始就是親交的石田三成而避免處分。慶長四年(1599年)閏3月3日,以前田利家死去為契機,加藤清正福島正則加藤嘉明淺野幸長黑田長政細川忠興脇坂安治前往石田三成的屋敷並襲擊三成。得知此事的義宣安排橋讓三成逃難,於是三成從宇喜多秀家的屋敷中成功逃脫。

在這一連串的行動後,義宣的茶道師匠古田織部古田重然)被德川家康說服而勸告義宣。對此義宣回答「三成明明沒有違背公命,加藤清正等人卻要討殺三成。因為我曾經受過三成的恩惠,所以在見到三成的危急時捨命相救而已。如果因為此事而要向家康謝罪的話,就請閣下替我去吧」,受到這個請求的重然透過細川忠興來調停。家康從忠興處聽到這段說話後回答「義宣以性命來報舊恩,應該說是義,沒有異議。」。

慶長五年(1600年)5月3日,德川家康為發動會津征伐而在京都召集東國的諸大名。義宣亦有前往並在同年5月中旬到達京都。同年6月6日,被召集的諸大名被告知進擊的路線,義宣被任命在仙道口前進,於是返回水戶。同年7月24日,到達小山的德川家康派遣使者前往告知在水戶的義宣,把命令改為討伐上杉景勝。此時家康的使者要求義宣送出人質並上洛,但是義宣以會津征伐是代替豐臣秀賴而實行的命令,因為自己無法背離秀賴的意志,所以沒有需要送出新的人質,因此把這個要求拒絕。而家康為防避佐竹氏而命花房道兼確認義宣的動向。

這段時期的佐竹氏的動向是沒有加入東軍,亦沒有加入西軍。

慶長五年(1600年)7月19日,向上杉方交換密約,於是停止向赤館以北進軍,在8月25日突然向水戶城撤退。對德川家康則派遣重臣小貫賴久為使者解釋歸還水戶城的原因,而向攻擊佔據上田城的真田昌幸德川秀忠送出援軍,令佐竹義久率領3百騎前往支援。

關原之戰最後以東軍的勝利為終結,義宣向德川家康德川秀忠派遣祝賀戰勝的使者,因此收到秀忠的禮狀,但是不肯定家康有沒有送出禮狀。義宣在上杉景勝與伊達軍和最上軍對峙未有出兵,恐怕會連累到佐竹氏,因此為向家康解釋而前往伏見。途中在神奈川遇到秀忠並向其解釋,到達伏見後向家康謝罪及請求能存續家名。

根據『德川實記』,德川家康對義宣作出評價「現今世上沒有像佐竹義宣這樣重視律儀的人,但是這樣過度地重視律儀亦很困擾」,一直考慮著會津征伐以來義宣的態度。

慶長七年(1602年)3月,義宣謁見在大坂城的豐臣秀賴德川家康。之後的同年5月8日,義宣接到家康轉封的命令。但是轉封前的情況不明,轉封後的石高亦不明。於是義宣在向家臣和田昭為送出的書狀中描述不能像以前一樣扶持譜代家臣,連把50石和100石分給家臣都不行。5月17日,轉封地方決定是秋田。由常陸水戶54萬石減封至出羽秋田20萬石。但是佐竹氏的正式石高被決定的時間是在佐竹義隆的一代。

佐竹氏的處罰決定與其他大名家比較是大幅度遲緩,理由有諸多說法,一說指是因為最初與上杉氏的密約被發現;亦有說法指是為先處分島津氏來抑制島津氏的反亂。而被減封的理由是因為有大量無傷的兵力被保存的佐竹氏遠離江戶。

慶長七年(1602年)9月17日,進入秋田的土崎湊城。義宣在角館城、橫手城、大館城等據點中執行內政,平定仙北地方的一揆來謀求領內安定。後來土崎湊城被廢棄,以從慶長八年(1603年)5月,開始築城的久保田城為本城。父親義重主張以橫手城為本城,但是義宣則主張以久保田城為本城,因此就決定是久保田城。而義宣根據家名和舊例,以能力本位來登用澀江政光、梅津憲忠、梅津政景和須田盛秀等舊家臣和關東、奧州的舊大名的遺臣,積極地進行開墾。因此在江戶中期的久保田藩實施石高上升至45萬石。但是重用年輕浪人澀江政光的事令到譜代老臣相當反感,家老川井忠遠等人於是密謀暗殺義宣和政光。以此義宣決定把企圖暗殺自己的家臣們肅清。

義宣以減封至秋田為契機,把一門和譜代家臣的知行減少,以此來抹殺這些勢力並強代當主的權力,令到新政策的實施和登用人材變得更容易。

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坂之陣中,義宣屬於德川方參陣。同年9月25日,義宣為參勤而離開久保田城。10月7日,在途中收到向大坂出陣的命令。因此佐竹軍在同月15日以後依次從久保田城出發,在江戶的義宣在同月24日從江戶出發,並於同年11月17日到達大坂。在玉造口奪陣,和上杉景勝一同與木村重成和後藤基次率領的軍勢交戰。此時澀江政光戰死。因為今福之戰的勝利對戰況有很大影響,幕府對佐竹軍的評價相當高。在大坂之役.冬之陣中從幕府處收到感謝狀的12人中,有5人是佐竹家的家臣。

寬永十年(1633年)1月25日,於江戶神田屋敷死去,年六十四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7%AB%B9%E7%BE%A9%E5%AE%A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