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野昌綱 Sano Masatsuna

佐野昌綱佐野昌綱 Sano Masatsuna(1529年-1574年)

佐野泰綱的次子,幼名小太郎,法名天山道一居士。

佐野氏本為藤原秀鄉的後代,奉足利七郎有綱之子基綱為初祖,是基綱入封下野安蘇郡佐野庄後方稱佐野氏,在鐮倉幕府滅亡後,臣從於室町幕府新設的關東公方足利氏。據佐野記所載,佐野昌綱其父泰綱當政情形,是讚道:「國中無事四民業樂。」可見佐野泰綱已為諸子留下穩健的基礎,至兄長豐綱繼任家督時,亦效力於關東公方麾下和山內上杉氏等家族交鋒,在河越夜戰後北條家直竄為關東第一強權時,投向繼任關東管領的上杉謙信,於永祿元年(1558年)五月,上杉謙信攻打宇都宮家時出陣,卻在多劫城下被宇都宮老臣多劫長朝擊破戰死。

兄長英年早逝後,在一門與重臣認可下,由佐野昌綱繼任家督之位,從佐野記中描述佐野昌綱的言詞:「幼年時便才智過人,勇力絕倫。成年後軍略優秀、槍法精妙,施仁惠於民、與鄰近諸將和睦。」當然出自佐野家臣所撰的佐野記,自要對己家之主褒揚一番,而不免有過溢之處,但也能這樣的記載看出,佐野昌綱的繼位因為他的能力尚算繼任平順,也在家臣領民中有著一定的威望。

佐野昌綱繼承佐野氏後卻犯了難,正如其他關東國人眾一般,佐野氏同樣包夾在上杉、北條兩大勢力之間,初時佐野昌綱延續兄長的外交方針,與上杉家親善,也因此在永祿二年(1559年)北條氏康便看準佐野氏新主甫立,正陷於重整期,派遣長子氏政領三萬五千兵馬圍攻佐野氏居城唐澤山城。

唐澤山城,又名根古屋城,乃是佐野氏數代傳承的城池,經過建有堅固的石垣,加上有豐富的水資源,使北條氏政大為苦惱,久攻不落。相對地佐野昌綱便趁北條軍糾結於城下時,遣使向布陣於上野平井城的上杉謙信求援,謙信聞訊後隨即點八千精兵急襲北條軍,謙信一馬當先於城西督戰領四十五人衝陣,引兵馬集於一點攻擊,使圍城的北條軍發揮不出數量優勢,一舉衝進城中和佐野昌綱會合,隨即突出城外大破北條軍。

永祿三年(1560年),佐野昌綱開始進行領內整頓,重理領地分配,於八月派小野寺景綱為寺岡代官,確保當地領民的年貢上納,將該地收為佐野氏的直轄領,一來增加主家實力,同時也減少領民被庄屋、地頭等擅加稅賦的情事。也在同年十一月,在給家臣福地右衛門三郎領地事務的印判狀中開始使用貫高制度,以金錢收入標立家臣領地,以重臣大貫武重經營足尾銅山,建設本家財政基盤。

永祿四年(1561年),佐野昌綱因為和上杉謙信不睦,在上杉謙信回歸越後,北條家再度大肆侵略之際,服從古河公方足利義氏的命令臣從北條家,引起上杉謙信不滿,鑑於佐野氏領地追位居下野南部的交通要衝,是下野攻略的必爭之地,旋於翌年三月在攻打館林城後,出兵唐澤山城,當初讓北條氏政難以攻陷的堅城同樣讓上杉謙信無法順心擴大戰果,在北條氏康自河越城出兵來救,無奈退兵歸國。

為此上杉謙信在永祿六年(1563年),再度出兵唐澤山城,但在佐野昌綱的固守下,依然難越雷池一步,所以上杉謙信便轉向壓制周邊的佐野氏領地,使佐野昌綱大為所苦,因為他深知兵法通曉自家實力不足以和上杉軍進行野戰,但是無能出城任上杉軍於城下肆虐,必使來年的年貢收入銳減。可是佐野昌綱也只能咬牙硬撐,畢竟堅守還有希望,出城則必然落入下風,上杉謙信佐野昌綱依舊不出,便解圍撤走。

來年元月,上杉謙信再度冒著寒冷南下攻打唐澤山城,意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破城,但佐野昌綱早有應戰準備,昌綱仍能藉唐澤山城之防御力守備,雙方一時激戰。佐野昌綱終因連年征戰而無力應付,而轉托常陸佐竹家、下野宇都宮家出面仲介,臣服於上杉謙信,謙信收佐野昌綱末子虎松丸為養子,上杉謙信也為保唐澤山城不失,遂調來越後平林城主色部勝長與荻原伊賀守、吉江織部擔任城將。同年四月,佐野昌綱重新整頓戰後領地,發佈下都賀郡寺尾、千手、梅澤村的在地領主小曾戶長門守給予上都賀郡粕尾鄉五十貫以及松崎、布施谷、遠木一帶二十名武將的安堵,穩定人心,並將次子親綱過繼分家桐生氏。

十月,佐野昌綱內通北條家再次樹立反旗,但上杉謙信反應快速,隨於二十七日發兵征討,佐野昌綱不敵再降,上杉謙信遂讓虎松丸連同三十餘名佐野氏人質和色部勝長回歸越後。但是在永祿十年(1567年),佐野昌綱又再次反出上杉家,上杉謙信即聯合在地國人眾小山秀綱、太田資正一同發兵,並請來常陸佐竹氏協陣,由於敵軍勢大,雖然佐野昌綱仍堅守未落,也知難以討好,又表達降意,上杉謙信認為可以只要控制唐澤山城便替上杉家箝制下野增一基地,使北條家的下野攻略受挫,因此再度同意,但為了防止佐野氏又倒向北條家,便以色部勝長為城將,正式分薄佐野昌綱對領地的控制權,但也引起佐野昌綱不滿於心。

然而就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色部勝長隨上杉謙信攻伐叛變的本庄繁長時陣亡,使上杉家對唐澤山城的代官人選一時懸空,失去了有力的節制者,佐野昌綱便聯合北條氏康、氏政父子再度叛出上杉家,而上杉謙信為確保在下野的勢力,領兵包圍唐澤山城,但同樣又是僵持居面,在佐野昌綱的領導下上杉謙信始終未正式攻陷唐澤山城,只是佐野昌綱亦自知野戰對佐野氏不利,而屢屢迴避上杉家的挑釁動作,而呈現不勝不敗的局面。直到當年三月,為對抗武田信玄的駿河攻略,北條家轉與上杉謙信同盟,這才由北條家出面,仲介佐野昌綱和上野的北條高廣重投上杉謙信陣營,唐澤山城城代由色部勝長之子顯長繼任。

天正二年(1574年),佐野昌綱逝世,享年四十五歲,葬於本光寺,法名天山道一居士。

佐野昌綱雖在上杉、北條兩家之反覆無常,卻也不能不說是戰國時代小大名的無奈,但觀期能在兩大勢力之中力保不失,尤其十三年中受到有軍神美譽之上杉謙信近大大小小十餘攻打,都能屹立不搖,可見佐野記予他文武兼資的評價並非完全不實。只可惜在失去昌綱之後,佐野氏歷經幾度搖擺,終於失去向心力而分裂,在其子宗綱戰死後,一舉分裂。家臣為保安泰迎入北條氏康五子氏忠入繼,昌綱三弟房綱憤而出走往依豐臣秀吉。雖然佐野房綱終究靠著秀吉之勢得回舊領,但仍因無子而收秀吉家臣富田一白之子信吉為繼,後來佐野信吉在江戶時代因大久保長安之事及其兄富田信高與坂崎直盛的爭執被連座,失去領地,直到寬永十五年(1638年)才被重新招為旗本,方能延續家名。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80945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