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見義堯 Satomi Yoshitaka(1507年-1574年) 里見實堯的長子、母為佐久間盛氏之女、正室為長野業正之妹;幼名權七郎,「堯」字是來自於古中國三皇五帝的堯,法號東陽院殿岱叟正五居士。 天文二年(1533年)7月27日、里見氏家中發生了內亂(天文之內訌/稻村之變)。因父親實堯遲遲不將家中實權歸還堂兄義豐,而且謠傳實堯私通後北條氏;義豐為了奪回繼承權,在稻村城殺害了實堯。義堯在北條氏綱的支援下,和重臣正木時茂在上總國金谷城舉兵,並在犬掛之戰殺死義豐,奪取家督之位。長久以來,昏庸的主君義豐殺害無辜的實堯,為了復仇的義堯起兵討伐義豐,口耳相傳下一直被堅信不移。近年,也有看法認為實堯、義堯父子勾結仇敵北條氏綱,有政變的意圖;義豐為了穩固統治權,才先下手為強。有關這時期的記錄,有人認為下克上的義堯一繼承家督就立刻背叛後北條氏,並為了掩蓋事實,捏造自己上位的正當性,而竄改歷史。 向北條氏綱借兵成功政變的義堯,這時,真里谷信清過世,真里谷氏家中為了爭奪家督之位而引發內亂。因義堯支持真里谷信應、氏綱支持真里谷信隆,兩家立場不同而成為敵對關係。但是,義堯考慮到要獨力對付在關東勢如破竹的北條氏有所困難,於是和小弓公方足利義明結盟。天文六年(1537年),真里谷信隆不敵義堯,兵敗投降。天文七年(1538年)、發生第一次國府台之戰。此戰義堯並未積極參與,在得知義明戰死後,就脫離戰場回到了安房。此役因為足利義明的戰死,小弓公方實質上已形同滅亡。 義明死後,義堯積極向下總、上總國發展,並以上總國的久留里城為根據地,構築了里見氏最強盛的時期。對此,在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北條氏康策動里見氏旗下的領主、發生大規模的反叛。天文二十四年(1554年),北條氏康和今川義元、武田信玄組成甲相駿三國同盟。到了弘治元年(1555年),整個上總國西部幾乎為後北條氏所佔領。為了改變這個局勢,義堯開始鎮壓傾向北條方的國人眾勢力,奪回失去的領土;並和越後國的上杉謙信聯手,與太田氏、佐竹氏、宇都宮氏等大名站在同一陣線,徹底展現和氏康對抗的態勢。 弘治二年(1556年),率領里見水軍和北條水軍戰鬥,大勝而回(三浦三崎之戰)。只是,據說北條水軍因為暴風雨的緣故而造成重大損失,這才是勝利的主因,因此不能算是完全的勝利。 永祿三年(1560年),北條氏康入侵里見氏領地,義堯閉守久留里城。在得到上杉氏的援軍後,里見軍開始反攻,幾乎取回了整個上總國西部。永祿五年(1562年)、剃髮出家,將家督之位讓與兒子里見義弘後隱居,但仍然繼續握有家中實權。 永祿七年(1564年),呼應北條方太田康資的倒戈,義堯和義弘一同攻進敵對大名千葉氏的重臣高城胤吉勢力範圍、下總國的國府台城,並在此迎擊北條軍,掀起了第二次國府台之戰。起初,斬殺了北條軍將領遠山綱景、富永直勝,里見軍沉醉在一時的勝利而開始疏忽大意。拂曉,北條氏康發動奇襲,和北條綱成聯手夾擊下,里見軍遭受大敗,家中重臣正木信茂也在此役戰死。戰後,義堯、義弘父子失去了上總國大半而退回安房國,里見氏的勢力也一時衰退。不過,之後以義弘為中心,里見氏在安房國休養生息,慢慢奪回上總南部的領土。永祿九年(1566年)年前,收復久留里城、佐貫城等失地。對此,佔有上總國北部的後北條氏,在佐貫城北方的三船山(現三舟山)上的三船台修築城砦來對抗。 永祿十年(1567年)8月,里見義弘率兵駐紮在三船台附近,準備包圍北條軍。得知消息的北條氏康,派遣嫡子北條氏政和太田氏資等人前往援助;並派出三男北條氏照和原胤貞率領分隊攻擊義堯居城久留里城。對此,義堯堅固防守城池;而義弘和正木憲時從佐貫城出兵,在三船台大破氏政主力,太田氏資擔任北條殿軍的任務不幸戰死(三船山之戰)。此外,指揮北條水軍確保浦賀水道的北條綱成,嘗試從三浦口入侵安房國,但和里見水軍在菊名浦海戰後造成損傷。於是察覺有被從水陸夾擊危險的北條軍,全軍撤離上總國。 因為三船山的勝利,里見氏在上總國的支配上佔有優勢,並開始向下總國發展,之後也貫徹和後北條氏對立的決心。義堯在天正二年(1574年),病逝於久留里城,年六十八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7%8C%E8%A6%8B%E7%BE%A9%E5%A0%AF
里見義弘 Satomi Yoshihiro(1530年/1525年-1578年) 里見義堯的長子、母為土岐為賴之女、正室為青岳尼、繼室為足利晴氏之女;幼名太郎、初名義舜、戒名瑞龍院殿在天高存居士。 永祿年間,父親義堯開始授予他家中的實權,由義舜改名為義弘。 永祿四年(1561年)、因應箕輪城主.長野業正病逝,上杉謙信意欲出兵關東,而與里見氏結為同盟。永祿五年(1562年)、義堯將家督之位讓與義弘。 永祿七年(1564年)、呼應後北條氏守將.太田康資的叛變、發兵進攻北條氏,掀起第二次國府台之戰。起初斬殺敵將遠山綱景、富永直勝,取得一時優勢。但北條氏康發動夜襲,與北條綱成聯手挾擊里見軍,里見氏大敗退回安房國。之後在北條水軍的強勁攻勢下,正木時忠、土岐為賴、酒井敏房等有力領主紛紛倒戈,里見氏也喪失上總國大半領土。 里見氏的勢力雖然一時衰退,但在三年後的永祿十年(1567年),義弘在三船山之戰擊破北條軍而挽回頹勢。義弘以上總國佐貫城為大本營,建立包含安房國、上總國、下總國的領國體制,構築里見氏最強盛的時期。 天正五年(1577年)、義弘一改之前對立的態度,與後北條氏締結和約(房相一和)。 天正六年(1578年)、緊接著上杉謙信,義弘也突然病逝於久留裡城。 義弘生前交代將安房國給予弟弟.義賴(一說是庶長子)、上總國給予嫡子.梅王丸(里見義重),分割領土的決定在義弘死後導致里見氏家中分裂。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87%8C%E8%A6%8B%E7%BE%A9%E5%BC%98
里見義賴 Satomi Yoshiyori(1543年-1587年?) 里見義弘的庶長子或弟弟、母不詳、正室為北條氏政之女.鶴姬(龍壽院)、繼室為北條氏康之女.菊姬、側室為正木時茂之女.龍雲院;初名義繼、別名太郎。 義弘生前約定自己死後給予義賴安房國,給予嫡子梅王丸(里見義重)上總國;據說義賴對這個分割繼承感到不滿,義弘和義賴的關係逐漸變得險惡。 天正五年(1577年),義弘與北條氏和睦,義賴以正室迎娶北條氏政的女兒.鶴姬。可是,因為鶴姬2年後早逝,遂續娶氏政的妹妹菊姬為妻。 天正六年(1578年),義弘死後,與里見義重圍繞家督和領土對立。得到北條氏政的支援,作為妹婿的義賴在天正八年(1580年)之前壓制上總,並讓里見義重出家,成功繼承里見氏全部的領地。 翌年,殺害反抗的家臣正木憲時,強化自己的體制。 此後義賴夫人的死使跟北條氏政的相爭復燃,義賴一方面擊退氏政,接著與豐臣秀吉取得聯合,展現卓越的外交手腕。多虧義賴的舉措,小田原懲罰中遲到的里見氏才能繼續存在。 天正十五年(1587年),義賴在安房岡本城病死。 出處 http://www.labtud.com/article-105994-1.html
長野業正 Nagano Narimasa(1491年-1561年) 長野憲業之子、正室為上杉朝良之女;別名業政、號一盛齋、異名「上州の黄斑」。 上州長野氏乃是阿保親王的第五皇子在原業平的後裔,以上野群馬郡為根據地,在西上野一帶結合了一揆的力量不斷擴展勢力。作為上州長野氏的一員,業正從少年時代起便隨著父親長野憲業仕奉山內上杉家。 大永四年(1524年),相模的北條氏綱擊敗管領上杉氏奪取江戶城並將巖付城納入勢力範圍後,雙方開始激戰連場。 享祿三年(1530年),父親憲業戰死,長野業正繼任為上野箕輪城的城主。這時業正的主家山內上杉家卻在天文十五年(1546年)與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扇谷上杉氏集結八萬大軍趁氏綱新死圍攻北條家的河越城時,被北條氏康夜襲成功與河越城將北條綱成裡應外合以以八千精兵大破八萬敵軍,扇谷上杉定正討死,主君上杉憲政狼狽拜逃。 此後北條家不斷擴張勢力使雙方消長日益拉大,山內上杉家的聲望劇跌,麾下的各地國人眾紛紛見風轉舵投入北條家的羽翼下,山內上杉家漸入窮途。 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上杉憲政被北條家逐出上野,放棄居城上野平井城,逃到越後長尾景虎的領地尋求庇護,並將姓氏跟關東管領一職都讓予景虎,在這般惡劣的情勢下一如以往支持著已衰退的主家的唯有鎮守在箕輪城,防備武田、北條入侵的長野業正仍在為復興管領家盡力。 為了鞏固己方的基磐,長野業正與憲政投奔的越後長尾家親近,同時介入小幡家的內部糾紛驅逐了其中的親北條和親武田派,藉聯姻將小幡家納入掌握。業正將自己的女兒們嫁給西上州各地的國人領主以姻戚關係聯合,建立針對武田和北條的防禦網。同時為了增強戰力大肆召集西上野的武士,是為箕輪眾。其中以包含劍聖上泉信綱的上野十六槍最為聞名。 當然武田信玄與北條氏康是絕不會坐視長野業正籌備好戰力然後南下關東復興山內上杉家,正在向東方出兵的北條氏康為了防範來自上野方長野業正的壓力於是便拜託盟軍武田信玄對西上野用兵攻打箕輪城。弘治三年(1557年),武田信玄應北條之請集結一萬三千軍隊出兵西上野,直撲箕輪城。為了迎擊武田軍,年高六十六的長野業正親自披掛上陣,統率西上野各家的兩萬聯軍在松井田與武田軍進行野戰突襲,是役中長野業正帶領箕輪眾率先衝向前線與敵軍交鋒,業正巧妙的指揮使武田軍的先鋒也為之混亂,不過最後因為西上州諸將之間的不和而讓武田軍得到反擊機會,以騎兵隊進行衝擊使西上野聯軍潰不成軍,眼見這次突襲失敗,長野業正主動擔起殿軍之責成功截住武田軍的追擊,讓友軍平安地撤回箕輪城。 雖然武田軍啣尾將箕輪城包圍地水洩不通,但是一來業正早有預見守城戰的發生,城內糧草充裕、準備已妥。二來松井田之戰中因為長野業正指揮得當,西上野聯軍雖敗戰但損失不大,終寸土未失地將武田軍硬擋在箕輪城外,待長尾景虎的援軍一到,武田軍為免被裡外夾擊只好無奈撤走。首戰未失不但讓長野業正勇名傳遍天下,更大的成效是讓西上州諸將知道憑他們的力量也是可以與武田和北條一般的大勢力對抗,替長野業正贏得人和,進一步將西上野各家完全團結成一體。 翌永祿元年(1558年),武田信玄再度出兵上野,面臨信玄親率大軍攻來的危機,長野業正並不打算坐困愁城,反而繞道夜襲被武田軍攻下的吾妻郡,知道後勤基地被襲後信玄急速調轉槍頭回援,若是正面交戰業正並不一定可以討好,但他觀察天象後率上野軍力搶上風位再射火箭將武田軍的軍糧全一把火燒掉,使武田軍無粒米能下鍋,縱然強如信玄也只能摸著鼻子逃回老家甲斐。 在長野業正的努力經營下西上野各城結成一張嚴密的防衛網以共抗武田,一城有難,各城傾力相助。為了在這張防衛網上劃開破洞,武田信玄於永祿二年(1559年)兵分兩路,一路由飯富虎昌直取正在築城的安中城,一路則是信玄親征兵壓和田城以斷安中城的後援,得知安中城被圍長野業正立即火速帶兵應援,在碓冰川北岸藉對當地地形的了解倚大雨之勢發動攻擊大敗飯富虎昌,武田信玄得知虎昌失利後迅速轉攻鷹巢城,但是這個如意算盤卻未打響,因為長野業正早已看穿信玄將攻取鷹巢城的意圖,將西上野各城的兵力集中進入鷹巢城,並親率箕輪眾與鷹巢城守軍會於城下,使武田軍遭受重創,信玄倉皇敗走。 永祿三年(1560年),武田信玄第四次引兵圍攻箕輪城,這次信玄明智地回避與業正硬碰的交戰,以絕糧手段成功地讓城內糧食漸窘,不料長野業正竟然使出如楚霸王項羽相似地破釜沈舟的方法,讓將士吃完最後一餐,飲盡最後一滴美酒後,下令全軍出擊,正是哀兵必勝,已無退路的長野軍不要命似地衝向武田軍,一時間素來紀律如鐵的武田軍被打得七昏八素,信玄欲暫退整頓之時後方又傳來補給路線已被業正的親家安中城主安中忠政切斷的惡耗,連年的爭戰使武田領內的收成是一年不如一年,這次又傳糧道被斷使信玄不得不退兵回國以整頓內政。望著強攻不落的箕輪城,就算是信玄也必須對長野業正寫個服字,感嘆道:「只要箕輪有業正在,越過碓冰河牧馬的事不實現。」 永祿三年(1560年)八月,上杉謙信在上杉憲政和佐竹義昭的請求下出兵關東,長野業正率箕輪眾結合西上州諸將隨上杉軍出戰,一同圍攻北條家小田原城,但終因北條家已準備充分的死守功而返無,景虎望著難以逾越的堅城小田原無奈退兵,轉到鎌倉繼任為關東管領,然後率軍撤回越後。 永祿四年(1561年),已屆七十高壽的長野業正在連年爭戰後病逝於他窮盡一生心血守護的箕輪城,年七十歲,有辭世詩曰:「今日我軀歸黃土,他朝君體亦相同。」 業正死後,由其子業盛繼續守備箕輪城並發揮優異的才能,使得信玄也只能攻落周遭的支城,直到長野氏最大的助力小幡氏投降武田家後,於永祿九年(1566年)箕輪城落城,臨危之時業盛果敢地殺出城門突入馬場信房軍,殺敵十餘人,後城破時為敵軍二百一十八騎討伐,自刃身亡。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0064&sn=1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