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谷正村 Mizunoya Masamura

水谷正村水谷正村 Mizunoya Masamura(1524年-1598年)

水谷治持的長子,妻為結城政勝之女-小藤姬,拜領結城政勝「政」字,又名水谷政村,法號蟠龍齋。

水谷氏源於藤原秀鄉的後裔近藤太能成之子能直,在能直隨源賴朝出征奧州時積功領田村莊地頭一職,之後其弟仲教繼承所領稱田村氏,到了仲教之孫重輔之時移封至近江犬上郡水谷鄉,遂又稱水谷氏。後來重輔之子清有領陸奧行方郡猿田七鄉,而居於猿田。

在南北朝時代裡,水谷氏隨結城朝祐跟從足利尊氏屬於北朝方,後在水谷勝氏擔任家督時輔佐結城成朝為回復舊領一事盡力,事後因功位列重臣之座,獲得長沼十二鄉、伊佐三十三鄉、中村十二鄉的領地,於長享元年(1487年)築下館城移居伊佐郡,與山川、多賀谷、岩上三家合稱結城四天王。

天文八年(1539年),武藏吉見城主大串武成、重義父子投向相模北條家,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派遣近臣野渡光時領討伐,名義仍是古河公方臣下的結城政勝於是也出兵支援,由水谷治持和多賀谷家重領軍攻打大串領。此戰是水谷正村的初陣,役中年方十六歲的水谷正村隨父水谷治持出戰,擔任水谷勢的殿軍。當時大串氏也帶兵出戰與水谷、多賀谷軍在吉見、古河國境交接之處遭遇野戰,三百多賀谷軍與四百大串軍正面交鋒,另外二百水谷軍則自側面進襲,經過三日的死鬥水谷、多賀谷軍終擊潰大串氏,大串武成敗回城中自刃,而正村也於戰中討取了武成重元、侍大將田谷右兵衛尉以下等四十八顆首級。

大串合戰之後,水谷治持宣告隱居將當主之位正式交付給正村,同時在結城家中水谷、多賀谷兩族之間的關係卻日益惡化,此事起因為多賀谷家重在大串合戰中取得了大串武成的首級,時常吹噓戰勝之功全在多賀谷氏,輕視水谷軍的戰功,新接任家督之位的水谷正村自然不能忍氣吞聲墮了家威,於是兩人時起口角。當時多賀谷氏所領約有六萬石,水谷氏則只有一萬二千石,天文九年(1540年)時多賀谷氏的執事成田知虎過度無禮,惹怒水谷家臣鶴見內藏助,雙方爆發武力衝突,多賀谷家重遂領兵急襲下館城攻打水谷氏,兩軍在城下展開激烈的戰鬥。兩門重臣未抗外敵,反同室操戈的消息很快便傳入主家結城政勝的耳中,於是連忙派出使者居間介入,才讓兩家罷手,達成和議。

天文十三年(1544年),二十一歲的水谷正村迎娶了主君結城政勝的女兒小藤姬,拜領「政」字,又名水谷政村,同年出兵水谷、宇都宮領之間國境線上的中村城,然而鎮守著中村城的是宇都宮家屈指可數的猛將中村日向入道玄角,中村玄角以嫡子時長迎戰水谷正村,一度將正村往下館城方向迫回,水谷正村也刻意讓忍者散播出水谷軍敗象已現的風聲,使戰勝的中村父子志得意滿地在夜晚時召開酒宴,而水谷正村也伺機於中村城兵將酒酣耳熱之際率三百精兵夜襲,一夜之間逆轉勝敗情勢將中村父子擊敗,中村玄角被石垣落石打中身亡、中村時長逃向宇都宮家,水谷正村一舉攻克了中村城。為了防備宇都宮方的反擊,水谷正村在國境線上另築久下田城,並親自移居於和宇都宮家相接最前線的久下田城,把原來的本據下館城讓渡給三弟勝俊。

翌年天文十四年(1545年)二月,水谷正村的妻子小藤姬因為難產在生下女兒後過世,悲痛的正村遂在久下田城修建蟠龍齋芳全寺,同時結城家的乘國寺剃髮出家法號蟠龍齋,然而就在他為亡妻進行祭祀之時宇都宮方重臣芳賀高定的一門眾八木岡貞家亦受命出征還在修建的久下田城,水谷正村親自率兵出城進行游擊戰,待八木岡貞家攻城時由八木岡軍背後出擊,搭配家臣平澤七郎、村田治衛門統領的城內守軍兩邊挾攻,使八木岡貞家敗戰潰走。同年九月,適逢正村之父治持的忌日,八木岡貞家覬得此機,於忌日當天再度領二百騎兵出襲水谷勢。八木岡貞家的趁虛而入早在正村的意料之中,於是在祭奠之處設置陷阱並在八木岡貞家的退路上安置伏兵,待八木岡貞家殺入一瞬間陷阱隨之發動,令八木岡軍受創不少,同時水谷正村的伏兵也由後方襲來,八木岡貞家當下遭到水谷軍討取,水谷正村在取得八木岡貞家的首級後,以此開路領兵直取八木岡城,拿下了原屬於八木岡貞家的八木岡城。

中村、八木岡兩城相繼淪陷後,宇都宮家當主尚綱為了維持邊境領土的幅員針對水谷氏,於天文十五年(1546年)派遣武田信隆率三千兵馬前往攻擊久下田城,自知本身兵力不足以與宇都宮家主力軍相抗衡的正村遂向主君結城政勝求援,水谷正村匯聚了結城政勝的三百援軍後,將鶴見內藏助、平澤七郎統領騎兵七十人、步兵五百人隱於境內的芳全寺,叔父水谷治持五十騎兵及步兵五百人北方的大木戶,結城家的三百援軍,一百配置於西方的木戶、一百配置於南方的木戶,剩下的一百人則和水谷正村親自率領的五百騎兵鎮守城中。進入水谷領的武田信隆首先攻擊北方的大木戶,水谷治持不敵轉進城中,武田信隆領兵長驅直入,但是與水谷正村匯集兩軍後組成完整陣形使武田信隆一時難越雷池,而左右兩邊的結城援軍一齊殺出,令宇都宮軍陷入三方夾擊,就在宇都宮軍漸漸後退時芳全寺的水谷伏兵立時出擊,宇都宮軍終於全潰,總大將武田信隆以下秋山三右衛門等三百人陣亡,己方更只有戰死騎兵二十八人、雜兵八十餘人的小損失,這也是水谷正村初次將洋槍用於戰場上。

天文十六年(1547年)五月,多賀谷氏在小田政治奧援下反出結城家於下妻自立,多賀谷重政、政經父子更與小田家的軍勢聯合出兵結城領,但是卻為結城政勝於關郡擊敗,翌年水谷正村在結城政勝的命令下與真壁氏朝聯手逼進下妻攻打多賀谷氏,多賀谷重政、政經父子戰敗降服。天文十七年(1548年)二月,小田政治辭世,水谷正村成功說服真壁城主真壁氏幹取消跟小田氏的盟約轉而和結城氏締盟。弘治二年(1556年),結城政勝動員水谷正村、山川氏重、岩上但馬守、多賀谷政廣等家臣集結軍勢加上古河公方、北條家的援兵以三千士兵包圍小田家的海老島城,並在山王堂截擊前來援助海老島城的小田氏治獲得大勝,小田軍戰死近五百人,小田氏領中郡四十二鄉、田中莊、海老島、大島、小栗、沙塚、豐田全為結城家所奪。

永祿二年(1559年)八月,結城政勝病故,結城家迎小山高朝之子晴朝為新當主。隔年,上杉謙信以身為關東管領之名義在佐竹氏的要請下擁上杉憲政兵進關東平原,本來傾向北條家的主君結城晴朝在水谷正村的勸說下倒向上杉方,正村之弟水谷勝俊也附上杉軍驥尾參加攻打下總臼井城,而水谷正村也在結城晴朝麾下與多賀谷氏、山川氏一同參加圍攻小田原城。在上杉謙信退兵後,關東一帶北條家勢力再次興起,此後兩家勢力在關東時有變化消長,而結城晴朝也就在其間首鼠兩端、搖擺不定。

永祿十一年(1568年),時年四十七歲的水谷正村隱居把家督寶座讓給親弟勝俊,但是正村依然活躍於結城家的各處場合中,除了以猛將之名威揚四鄰外,施政上每逢欠收之年便減免年貢的三分之一,因善待領民而廣泛獲得人民的愛戴,並修繕破損的神社佛閣,同時引進白木綿和宇治的茶種提升領國的產業育成。並於外交方面與織田信長德川家康結交,獻上獵鷹、駿馬,獲得信長回贈的唐物茶入、陣羽織。天正元年(1573年),多賀谷政經再度反出結城家,但為水谷正村於野殿不動坂擊敗,之後多賀谷政經與佐竹、宇都宮、小田圍攻當時和北條家親善的結城家。天正二年(1574年),結城家在宇都宮、佐竹氏的軟硬兼施下投向上杉家,北條家遂於天正五年(1577年)由當主氏直親自發兵,連同父親氏政、叔父氏照攻打結城家。水谷正村、勝俊兄弟聞訊後立即聯合同在反北條陣營中多賀谷氏一起出兵援護主家,其後佐竹義重宇都宮國綱那須資胤也都陸續發兵參陣抵抗北條家,最後在上杉軍亦出發來援後,北條家終退兵撤走。

天正六年(1578年),反北條陣營的大黑柱上杉謙信腦溢血身亡,多賀谷重經於翌年再次對結城領發動攻勢,將關郡的大半收入其支配之下,就在重經想收割更多戰果時,水谷正村已然出兵於雛子坂阻其攻勢,在連續四日的戰鬥裡水谷正村以勇猛突進的戰術,硬生生逼退了本在兵力上佔有優勢的多賀谷重經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亡於本能寺,為了爭奪其遺領甲斐、信濃、上野,德川、北條兩家於甲斐對陣,期間水谷正村也做為德川方的援軍出兵至甲斐參陣,在新府城謁見德川家康。在德川、北條兩家達成協議締結婚盟,家康將女兒督姬嫁給北條當主氏直由德川家獲得甲信兩國、北條家取上野,德川家不進入關東。信長之死讓北條家在關東的勢力越見穩固,於是結城晴朝在此大勢下再次和北條家交好,水谷正村也因此受命在北條家攻打下野南部時,北上攻打從屬於宇都宮家的笠間氏。

宇都宮家中益子氏與笠間氏由於領地鄰接,在重疊連接之處時有紛爭,結城晴朝見縫插針誘降益子氏並以加藤大隈守父子為援協助益子重綱和笠間氏交戰,在益子氏為笠間氏擊敗後水谷正村便趁笠間氏攻略益子氏的金敷城之際出兵攻打笠間氏的本據田邊城,當時田邊城中只剩羽石時政、時義兄弟及百餘名城兵留守根本不是水谷正村的對手,被水谷軍先鋒鶴見俊行一戰破之,羽石時政更在肉搏戰中被水谷正村親手討取。

天正十四年(1586年),佐竹義重為協助宇都宮家壓制結城家以客將常陸片野城主太田三樂齋資正率長倉遠江守、真壁安芸守等三千兵馬侵攻水谷領,太田資正乃是曾經在上杉家中曾經打過、「川越夜戰」、「國府台合戰」等萬人大戰的老將,之後協助上杉謙信圍攻小田原城轉戰關東,名聲遠播。結城家臣片見伊賀守於太田軍途中在板敷山布防迎戰,但是被太田資正輕易攻破,伊賀守兵敗自殺。水谷正村在向主軍結城晴朝借來援軍後率一千二百騎由下館城出戰,將戰場拉至常陸大和村西部的弓袋卡,水谷正村親率五百士兵為主陣以水谷勝俊率領三百人擔任先鋒、第二隊水谷五郎率二百人經小栗路越過富谷、水谷四郎率二百騎走大國玉之道。而太田資正則以長倉遠江守領五百騎配置在櫻川,一開始雙方隔櫻川互相以弓矢交鋒,之後水谷五郎溯櫻川上游而至,水谷四郎也從犬田的山路轉北進入戰場,使長倉遠江守受到三方面的壓迫,於是太田資正讓太田六郎率三百騎壓制水谷五郎的軍隊,然後親率兩千兵力投入戰場,同時水谷正村也將所率的主力加入戰事,當兩軍各自重新整頓陣形後,太田六郎領一千兵由東與下館方的水谷勝俊交戰、此外長倉遠江守也領七百騎應戰西進的水谷五郎軍。太田三樂齋資正親身帶領一千五百軍勢與水谷正村的主力軍決戰,戰後雙方各自退卻,水谷氏討死五十餘人,太田軍則陣亡了二百之眾。

之後宇都宮國綱為了收復田邊城而出兵,水谷正村迅速反制以水谷五郎為先鋒率三百人出陣上三川,水谷勝俊擔當副將七百士兵經由長田行軍替水谷五郎押陣,然後親率一千兵士正面迎戰三千宇都宮軍。不過就在開戰前夕結城晴朝居中調解令兩軍罷戰。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集結大軍出兵北條氏,包圍小田原城。水谷正村、勝俊兄弟與主君結城晴朝透過多賀谷重經仲介前往石垣山城拜謁豐臣秀吉參陣,戰後論功行賞得到所領常陸、下野三萬二千石安堵的朱印狀。慶長三年(1598年)六月,水谷正村於久下田城病逝,享壽七十五歲。之後其弟勝俊在關原之戰中加入東軍並協助牽制佐竹義宣,戰後加封下館四萬七千石,由結城家中獨立出成為一藩大名。

水谷正村在戰國時代中是罕見的少敗之將,受時人稱譽為「常勝蟠龍齋」名馳遠近,水谷正村除了作戰勇猛、悍不畏死外,他活用智計、眼光精準,善待人民令領民願為其效死命都是十分重要的因素。水谷正村曾經留下以家寶換糧食分給領民的逸話,此事雖然不一定為真,但已然可見他不但在戰場上善戰,同時也是一位擅長治理內政的領主,所以才會贏得人民的歌頌。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7315206/1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