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泉信綱 Kamiizumi Nobutsuna

上泉信綱上泉信綱 Kamiizumi Nobutsuna(1508年-1577年)

上泉秀繼(義綱)的次子,幼名源五郎,原名上泉秀綱,拜領武田信玄「信」字,改名為信綱。

永正五(1508)年,武藏守義綱的二兒子源五郎,在上野大胡城城外的同國桂萱鄉上泉城出生了。而上泉城舊址在現在的群馬縣前橋市附近。元服後的源五郎,便采用了秀綱。信綱的稱謂。在史書所記中,多以秀綱之名錄入。

而永正五年(1508年)的形勢,還在近畿流浪的前將軍義稙被細川高國,畠山尚順等迎入了泉州界,而前將軍義澄卻從近江追來,七月一日將將軍位還於了義稙,因此引發了義澄的將軍職被解的混亂。此時的甲斐武田信虎與叔父大井信惠父子為爭奪甲斐守護職,同族間內戰。同年出生,與秀綱同世代的武將還有足利晴氏。小山高朝。蒲生賢秀。大內義隆里見義弘

再說上泉家與劍道間的關系,其祖父時秀是天真正伝香取神道流分下飯筱長威齋家直陰流之祖愛洲移香齋久忠門下生,其父義綱也有從長威齋門下的鹿島新當流之祖松元備前守愛洲移香齋修行的記錄。而秀綱,則隨父親做松元備前守門下的入門修行,十七歲之時已得天真正伝神道流的奧義皆傳資格。

享祿三(1530)年、秀綱23歲時。祖父時秀逝世前,愛洲移香齋往上泉城拜訪。當時移香齋與秀綱相見,歎曰「此子非凡才能出眾,乃繼承我陰流並超越我之極限者。」翌年,移香齋傳授秀綱陰流之伝書.秘卷.太刀一腰全本,令其按法修行,隨以飄然姿態消失於歷史舞台。如同,後來武州小金原一刀流之祖.伊東一刀齋助其弟子御子神典膳(後之小野忠明)與在於善鬼的決鬥中勝出然後退隱的事跡極其相似。

另外說一點就是,同在享祿三年(1530年)1月,後與秀綱有聯系的一位人物,在越後春日山城出生。幼名虎千代、父為長尾為景、母是古志長尾顯吉之女:虎御前。正是他日以合戰之神響譽戰國的巨星:上杉謙信

隨後,秀綱於享祿四(1531)年終成為了陰流正統愛洲移香齋久忠繼承者。

在這之後,關東局勢發生了很大變化。秀綱本家是居於大胡城之扇谷上杉家麾下。而此時的扇谷上杉朝興正與北條氏綱進行著對江戶的爭奪戰。然而尚未完成心願的朝興在天文六(1537)年病勢,家督位由十三歲的朝定繼承,退出了對江戶的爭奪。江戶終歸入了北條家。作為大胡城一族的守護,上泉家依然自認是扇谷上杉氏的屬下,由上泉義綱.秀綱一起指揮執行對家中之統制與管理。

到了天文14(1545)年9月,山內上杉憲政聯合扇谷上杉朝定集結了東國勢六萬五千兵力對北條方之勇將北條綱成所鎮守的武藏河越城進行包圍戰。不久,古河公方足利晴氏率一萬五千援軍趕至與上杉兩軍合流、共計8萬大軍包圍河越城從而向北條氏康宣戰布告。

雙方對壘到翌年4月,北條氏康救援河越城的援軍從小田原出陣,至武藏三ツ木一地布陣。軍勢達八千人。4月20 日,信號突起,氏康朝早已斷糧的上杉憲政。朝定。足利晴氏聯軍發起突如其來的夜襲,聯軍被擊破,扇谷上杉朝定戰死(享年二十二歲)、憲政逃回上野平井城、晴氏向古河逃竄。這便是後世盛傳的戰國三大奇襲戰之一的[河越夜戰]。

秀綱在享祿元(1528)年結婚娶妻,妻子乃大森式部少輔泰賴之女。而大森式部少輔泰賴其人,是明應四(1495)年被北條早雲以謀略奪城的原小田原城主大森實賴.藤賴親子的子孫。然,不幸的是,妻子在生下兒子秀胤後早逝。後來秀綱娶了第二位妻子,卻是先前說述北條氏勇將北條綱成的女兒。

河越夜戰以後,山內上杉家的聲望急劇下跌,且還要面對已經統治關東的對手北條氏康的不住侵略。小領主爭先恐後投向了氏康之傘下,上杉家可謂日薄西山。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仍然有員世之名將義無反顧,堅定地支持著已如斜陽般的上杉憲政。他,就是箕輪城主長野業正

秀綱作為長野業正的部屬,表現非常之活躍。乃是長野家之勇將藤井豊後守友忠。白川滿勝等合稱的「長野十六槍」之一人,而且得到了「上野一本槍」這樣的榮譽稱號。這些,是秀綱在上杉憲政麾下的表現。所以說,他與小田原北條氏當時是敵對關系。

然而作為戰國時代小領主的悲哀,秀綱個人的思惑卻無力改變領地內居民的慣性作為。家臣為守護個人之財產而逐步與他之國人眾的步調越見相似。「今日侍上杉、明日侍北條」的思想,不難想象為什麼怎麼多人「恥も外聞もない日和見的進退」(大概意思是被恥因往昔所做之進退,指兩邊倒的人)事實上,關東的國人眾早已在上杉謙信北條氏康.氏政之間不斷搖擺不定。他們這種可恥之極的作法,使秀綱產生了強烈的厭世觀點。這也是為什麼秀綱在箕輪落城,長野家滅亡後,毅然放棄了地位與領土,選擇以武道家的身份生活的一個重要原因,他也是被戰國社會的風氣逼出來的。

清興曰:「傳說愛洲移香齋教授信綱的第一劍術就是像猴子一樣的攻擊方式,而這個陰流的傳統到後來背新陰流完全繼承,即是新陰流劍術奧義的猿飛之術……老實說,擬態似乎是人作為高等動物的一種高明技術,用在武術上的次數不算少。猴拳就是其中之一了。」

初之上洛和箕輪落城
上泉信綱在山內上杉家名將長野業正沒後,協助其遺孤業盛鎮守箕輪城。直至箕輪落城,業盛自害後離開家鄉,開始了他一生流浪修行之路的始端。

在天文年間的曆史記載中,有著秀綱上洛的記錄。詳細時日不明,但追其目的,是為新陰流一脈之傳與壯大與曾祖父一色義直一族的追善供養之事。當其在旅途中路經小田原城時,曾在北條氏康面前展現新陰流之妙技。氏康震驚,令北條綱成拜入其門下修行,並做媒使秀綱取得綱成之女為後妻。而嫡子秀胤也從此入仕北條家,秀綱因此暫留小田原城。(「上泉家文書」記載)

然而,以之後秀綱的行動來思考,顯然對這事非常之感激不盡。只需要看秀胤一直跟隨北條家,至國府台合戰戰死,如此之忠可以想見秀綱的態度。氏康是以其過人之眼力(或者是說觀人之法吧)發現日後以劍術而聞達關東一地者,唯秀綱一人耳。當他款待秀綱時,並不單純將其視為個武術家,而是以後會得天下共敬的名武將。

到達京都的秀綱,與當時的一些超一級知識人(指有極高名望的名人)見了面。其中便有以『言繼卿記』聞名的高位之公家.權大納言山科言繼。言繼與秀綱可謂一見如故,在其以後的書信中不斷有秀綱之名出現。在這期間,後來的神影流創始者奧山孫次郎公重(休賀齋)。真新陰流之祖小笠原源信齋長治拜入了秀綱門下。

時至天文二十(1551)年。首先的大事是2月12日,甲斐的武田晴信削發入道改名信玄。不久的3月3日,尾張織田信秀在末森城病歿(享年四十二歲),其子信長繼承家督位,後世之霸主終登上曆史舞台。3月10日,北條氏康出陣。上野平井城的上杉憲政率三萬騎直取小田原。上杉憲政長野業正太田資正部在神流川迎擊北條,然而勢單力薄,敗走。連平井城也放棄了,投奔了越後的長尾景虎。在這種沒有一人援助的情況下,在平井城11歲的嫡子龍若丸也被遺棄。然後,不幸的龍若丸為北條軍捉住,最後在足柄海岸被北條氏康殺害。

逃亡越後的憲政很快受到了長尾景虎的歡迎,並邀請他作為以後出陣關東的參謀人員。北條家意識到了景虎的意圖,為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決定先發制人,在上州發起國人動亂,侵略之意昭然若揭。而北條之西甲斐的武田信玄也不能允許北條的作為。大胡城無可避免地陷入了這場曆史的旋渦中。不久,信玄首個發動了進攻,目標箕輪城。而此時堅守城池的便是名將長野業正和他麾下一萬精兵

自知難敵的業正於是一面聯絡長尾景虎,一面全力阻擋信玄東進。因業正武勇,至死亦未讓甲斐之虎信玄破城而入,得獲「上州の黃班」(即黃斑之虎的意思)之稱號。而此時秀綱作為「長野十六槍」的筆頭,在此役中表現活躍。

可是到了永祿四(1561)年11月22日,業正病勢。而在之前的9月,戰國史上有名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在武田信玄上杉謙信間展開。長野家所刻意隱瞞業正之死,然終究紙包不住火,信玄得知此情況,滿懷信心出陣再戰,以二萬兵力圍城並發起總攻。秀綱在當時也為箕輪城做了最後的奮戰,然而兵力的懸殊,終事與願違。在勇將藤井友忠戰死後,已有覺悟的業正之子業盛開城門,果敢殺出。突入馬場信房之陣,斬敵十八騎而回,留下辭世之句[春風に梅も櫻も散りはてて 名のみ殘れる箕輪の山裏]後自害。享年十九歲。

而對於秀綱落城後卻存在兩種說法,一說帶著神後伊豆守,疋田文五郎突入武田陣,欲死戰,卻被信玄本陣特使穴山信君飛馬趕至勸降。二說跟隨桐生城的桐生直綱逃離箕輪城。然而信玄卻派特使穴山信君至秀綱居所勸降。無論哪個是真哪個是假,秀綱最後伺候了武田信玄卻是重要的事實。

國修行
秀綱最終接受了信玄的邀請入仕武田家。而在信玄心中,對這位協助箕輪城主長野業正數年來使武田不得越雷池一步的武士相當重視,給予破格的厚遇。秀綱仕官信玄也使得曾請過秀綱入仕的北條氏康上杉謙信終未能如願。

然而已仕官武田的秀綱,始終無法忘記出國修行之旅以成就自我劍術流派的宏願,最後向信玄告辭。信玄進行初步交涉,秀綱卻決意已定,不得已,以「不得至他家仕官」為條件答應。秀綱義無反顧。信玄雖不捨,依然守信放行,並賜予秀綱厚禮:自分己名之一字「信」與秀綱,故改稱「信綱」。經其事所見,無論是「旅立之餞行」,還是「不入他家之契約」,均見出名將信玄的見解獨到與過人的眼光。

從此以後,秀綱為眾人所知的那樣改名為「上泉伊勢守信綱」,恢複了自由之身。在神後伊豆守宗治,疋田文五郎景兼協助下開始了他傳奇的出國修行。而他與信玄之間的約定,秀綱終身堅守,一生再未入仕別家。今後的史書中,得留「信綱」之名。

清興曰:「所謂大器晚成。我看在日本戰國時代裏,這個名詞和箕輪城到聯系在一起了。這兒不說信綱了(他的確算一個大器晚成的典型),單是信綱所效力的城主長野業正,就是其中最最有名的大器晚成名將之一。看了很多記載,關於業正的詳細記錄基本上是從他留守上州的箕輪城開始。計算下,當時他已經五十好幾。這個年齡段才混出個名將的名聲,實在是太晚了些。不過相信不會有人懷疑他的實力,可以讓甲斐之虎在己有生之年,無力跨進箕輪半步。怕業正在黃泉底下業大呼夠本了!」

意味深長
恢複自由身的信綱,在旅途中遇到了伊勢的北畠具教,從而開始了他人生的轉折。

離開信玄進行修業的信綱一行,一路至京都,而對於他所走的路線,世人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是取中山道;一則是走東海道。因為與小田原北條氏的關系,經東海道的可能性會比較大。借居小田原的信綱,在氏康.綱成的支助下,永祿六(1563)年從小田原出發,開始了新的旅程。

離開小田原的信綱一行,理所當然經過了今川。松平領,一直上洛。而在桶狹間之戰後脫離今川家,並在前年與織田信長結為同盟的松平元康長男信康與信長女德姬的婚禮在這段時間舉行了,松平元康同時改名德川家康。不久統一三河全境。信綱一路朝伊勢而去,終於在上京前遇到了那個改變他人生的人,這個人的名字是——北畠具教

具教是代為伊勢國司職務的名族北畠晴具之子,伊勢國司北畠家最後的當主。永祿六年(1563年)年,其父父晴具歿,享年六十一歲。具教繼承家督的位置。相傳具教的劍術是其任國司時,求學於來到伊勢的劍聖塚原ト伝高幹。ト伝甚至「唯授一人」地傳授具教鹿島新當流的秘傳「一つの太刀」。以至於出現了這樣的事實,在ト伝將死之際,向嫡男彥四郎留下了「北畠卿より伝授を受けよ」(去找北畠具教學習「一つの太刀」)的遺言,而彥四郎也是經具教相授後,終修得奧義。

十三代將軍足利義輝與具教交好。對於享祿元(1528)年生的具教來說,36歲之時已經作為「武芸者」為世人稱道。

在前往伊勢的途中,有一則對信綱而言意味深遠的小插曲。對一代劍聖而言,一生中的插曲不少,且此類的插曲多為人知之。

在信綱一行經過尾張的一個小村落時,發覺村中發生了大騷亂。信綱遂派已成為其弟子的疋田文五郎上前詢問,得知是因作惡而被追捕的浪人,劫持了村中小孩做人質,頑固地據守在一間房中,並威脇如果有人闖入,就殺掉人質。孩子的父母發瘋似的哭泣,但仍然一籌莫展。

信綱聞言臉色瞬息改變, 便讓一旁的一位僧人借其僧衣,一邊念道,一邊請僧人為己剃度。即使弟子神後伊豆。文五郎也不明白師傅這個行動是要做什麼。信綱化身僧侶,並讓村民拿來兩個飯團,逐步挨近民家入口。而當他靠近房門時,浪人有所察覺。

「不准進來!再近一步我就取這孩子的命」

浪人叫嚷著,並用武士刀抵住人質咽喉相威脇。

「你怕什麼,我不過是個路過的和尚,現在拿飯團過來而已」

「好吵!你不要騙我,你一定是來捉我的人」

「當然不是。你看,那孩子又沒有罪。而我的雙手都握的是飯團,沒有武器」

從昨日起,已經整日未進一粒糧食的浪人難忍腹中饑餓,終於有點相信信綱的話,但架在孩子脖子上的刀並沒有松下。

「好了,你站在那裏把飯團拋過來。但如果上前我就取人質的性命」

「沒問題。不過你必須答應我,給你的兩個飯團,必須有一個是給人質吃」

信綱看准了浪人空腹的破綻用計,浪人的態度終於軟化,轉而抱住人質胸口,以為人盾,遂叫道

「你拋過來,我這樣接」

信綱向浪人拋出第一個飯團,未等浪人反映過來又緊接著拋出第二個。浪人用左手抱住人質,用右手持刀指人質咽喉。當見飯團飛來,不假思索伸出抱人質的左手去接,然而當第二個飯團被拋來時,情不自禁丟下右手長刀,伸出右手想接住飯團。結果正中信綱之計算。‍

在浪人放刀的一剎那,信綱飛身上前一把將其手扣住,再一個翻轉,歹徒便渾身無法動彈,束手就擒。

村人自然是非常之喜悅,當信綱將袈裟還與僧侶時,僧侶深為感動收藏之,這就是所謂的信綱所贈袈裟。而那浪人在之後才知道捉住他的人是誰。

進入伊勢的信綱一行,很快找到了有「太ノ御所」之稱的北畠具教的居館。在這裏開始了雙方的初次交談。本來具教在天文二十三(1554)年已取得了從三位權中納言的職位,以信綱一介棄國武士的身份因此是不可能聚在一起交談的。但同樣身為「劍術」之武者,使得原本地位懸殊的二人會發生拜師這樣的事情。

二人互談劍術談義。然後,當時信綱所表現出來的驚人劍技,使比他年輕20歲的具教自認劍術遠遠弱於對方。而當時的具教已是劍道界中數一數二的高手。信綱劍術表面尋常但卻無法看穿,使得具教心悅誠服,感歎「幸得此會」,並介紹了大和的二人與信綱,正是寶藏院胤榮與柳生宗嚴

寶藏院胤榮乃奈良興福寺的塔頭(住持?),也是寶藏院中有著覺禪坊之稱的槍術高手,日後的寶藏院流槍術之祖。而另外一人,柳生宗嚴是中條流.新當流的高手,在當時「畿內隨一」(畿內首屈一指)評判的劍豪武將。也正是因為他的加入,最後將新陰流發揚光大,得以飛翔般的成就。而這,卻是當時的信綱所無法預料的。

清興曰:「這裏我要談的是心理學在劍術方面的作用。無奈和老友龍吟月比起來。我在這方面幾乎沒什麼研究。只能泛泛而談。信綱計捉浪人的這場表演,無疑是心理學運用的一目。人,無論是何等高級動物,始終無法擺脫某些動物本能,在特定環境下,這些深藏心底的本能會背外界環境引發出來。浪人的餓,信綱手裏食物的引誘,特別的手法,最後結果是浪人解決饑餓的本能代替了他的警覺性,以至為接飯團而放開了保命的刀。這就是心理戰術被運用到實戰終的表現。還有一幕,在信綱之後,宮本武藏VS佐佐木小次郎的嚴流島之戰,武藏合適地運用了心理戰,引出了小次郎不成熟的一面:容易暴躁,而最後獲得勝利。心理優勢何心理戰法,該是劍術大師級人物必備的條件吧。」

一代劍豪柳生宗嚴
信綱一行在大和與寶藏院胤榮。柳生宗嚴碰面,而宗嚴的人品學識令信綱認定了他日將新陰流道統繼承並發揚光大者,非宗嚴不可。

離開伊勢後的信綱一行,來到大和首先拜訪的是寶藏院胤榮。胤榮隆重地接待了這批來賓。不久,兩人閑談之後開始了試合。胤榮使用的是慣用的長槍,而信綱則是手持袋韜(用皮包著的短竹枝,最後演化,成為了……下面有介紹)相對。​‍

信綱所持的「袋韜」,在這時的作用不過是令脆弱而極易碎裂的竹枝在毛皮包裹下變得比較牢固而已。雖然在那個時間裏,木刀的使用已經相當普及,但是依舊有不小的危險性,最壞的場合下很有可能至人於死地。在信綱的門人中,也存在著試合時被誤殺的事件。於是乎信綱對制劍的材料進行了一定的研究,最後發明了「袋韜」這種東西。可以說,信綱正是現代劍道所采用的竹刀的發明者。

勝負很快揭曉。後之寶藏院流之祖,獨立發明了十文字鎌槍而揚名世間的荒法師胤榮,幾乎在沒有任何抵抗下被信綱以袋韜所敗。胤榮事後拜服於信綱精湛的劍術之下,請信綱指導他做了新陰流劍道的入門。被派出使者以信箋通知劍友柳生宗嚴趕來。接到他信件的柳生宗嚴,立即趕至「運命の立ち會い」(命運將發生巨變)的寶藏院道場。

趕到寶藏院道場的宗嚴急切希望與信綱比試劍術。然而,他所得到的答複卻是。「ではまずこの疋田文五郎と立ち會いなされ」(請先與我的弟子疋田文五郎比劍)。一瞬間,宗嚴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畿內隨一」的實力評價,居然只配與其弟子比試.極度不滿的宗嚴認為這不過是小菜一碟,然而誰知道……

勝負揭曉時,一度對疋田文五郎揚言要在一合內取勝的宗嚴,連續三次被三招完敗。在當時,被徒弟擊敗的人按道理是沒理由再向師傅挑戰的。但宗嚴卻這麼做了。更不可思議的是,信綱竟然愉快地答應了對方請求。

以寶藏院胤榮在旁為證,信綱與宗嚴間持續三晝夜的比劍展開。比試結束後,心悅誠服的宗嚴拜信綱為師,並邀請眾人到柳生之鄉讓自己好好招待。信綱接受邀請來到了柳生之鄉。美麗的鄉村讓信綱十分喜歡,更何況還有宗嚴的父親家嚴帶領柳生家所有族人熱情歡迎。

在柳生之鄉住下的信綱,珍惜這個難得的機會,向柳生一族傳授他的技藝。特別是對宗嚴進行了嚴格的訓練。戰國世事無常,在柳生之鄉迎來永祿七(1564)年正月的信綱,突然得到噩耗。

正月七日,北條氏康所統治的下總國府台被里見義弘太田資正連合軍擊破,信綱之子秀胤在此役英勇戰死。得到消息的信綱悲痛萬分,又見在柳生一族的傳業基本完成,於是留下給宗嚴的劍術研究課題,離開了柳生之地。而這個課題,正是柳生新陰流的精髓「無刀取り」,即身無寸鐵而如何壓倒對方得到最後勝利的方法。宗嚴領受。

而疋田文五郎則繼續留在了柳生之鄉。

信綱回到關東,料理完秀胤後事。緊接著上京,訪問山科言繼。就在他滯留京都這段時間裏,上泉信綱的名聲傳到了將軍足利義輝耳裏,並請信綱至官邸一敘。這也成為了信綱登上他人生顛峰的基點。雖然有人中傷說,這個邊遠地區的劍客的武藝不可能背將軍看中。然而以弘流為人生目標的信綱對虛名根本不重視。

北畠具教與山科言繼相繼推薦下,終於,永祿七(1564)年6月18日,信綱將一生最大的舞台搬到了京都二條御所。

在其上覽演武之際,信綱將打太刀任務交給了神後伊豆,這個25歲的青年劍士。而此時,已經聞名天下的丸目藏人佐長惠得知了信綱演武得消息。丸目藏人佐長惠,肥後相良家家臣。是當時九州島一之兵法者天草伊豆守弟子,且劍術駕淩師傅之上的麒麟兒。在上洛時已得聞信綱之名,故見面即要求比試,這與宗嚴的做法但很相似。經過簡單的切磋,藏人佐長惠也拜在了信綱門下。信綱為了青年的發展,遂安排弟子神後伊豆守當場演練劍法,結果神後伊豆大獲成功。義輝感服,賜予信綱「兵法新陰、軍法軍配天下一」的稱號,並經信綱推薦,任命神後伊豆為將軍家的指南役(武術教練)。信綱就此迎來了他人生的顛峰。

劍聖上泉信綱之終
當「無刀取り」這個難題被解決,授予柳生宗嚴流派之印可狀。告別眾弟子,萬般感慨的信綱心懷故土,回到家鄉度過了他人生最後的日子。

永祿八(1565)年4月,信綱再次來到大和柳生之鄉。想見見許久為碰面的得意弟子宗嚴的進度。

而宗嚴一見師傅,立即請信綱至道場,將己最近研習劍術所領悟的在信綱面前展示。信綱見之無限感慨,因為自己一生的夢想「無刀取り」,已經由這名得意弟子最終完成了。於是說出了「もはや我らの及ぶところではない」(我之技不及你)的贊揚,並當場授予宗嚴新陰流的印可狀。

翌年五月,悲報傳來。將軍義輝被松永久秀等暗殺。信綱想及義輝之恩德,再次起程趕往京都祭奠。而趕往京都期間,其記錄卻不知什麼原因沒記錄在任何的史書中。元龜元(1570)年6月27日,京都,信綱得到了在正親町天皇御前演武的榮譽,並因此獲得從四位下武藏守的官位。

元龜二(1571)年七月,信綱離京返回了故鄉上州。當時信綱64歲。其後足跡不明,有在天正五(1577)年上泉領地為下總國府台合戰戰死的秀胤的13回忌做法事的記載。之後又有他與後妻(北條綱成之女)所生二子有綱.行綱成為了兵法師範,入仕小田原北條家的說法。

天正十(1582)年。不世出之劍聖.新陰流祖上泉武藏守信綱,前半生身陷戰亂紛爭的上州小領主;後半生偉大的劍客,在相模小田原結束了他的生涯。享年七十五歲。

在信綱逝世後,新陰流中劍豪輩出,更多的流派從其衍生。其道統一直傳到今日。

在這戰國的亂世,劍法至為興隆的時代,天下到處充斥著武藝高強的劍客,而信綱卻以更上乘的武技技壓群雄,故推崇為當世的劍聖。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716.htm?fromtitle=%E4%B8%8A%E6%B3%89%E4%BC%8A%E5%8A%BF%E5%AE%88&fromid=8189269&type=syn#4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