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氏直 Hojo Ujinao

北條氏直 Hojo Ujinao北條氏直 Hojo Ujinao(1562年-1591年)

北條氏政的次子、母為武田信玄之女.黃梅院、養父今川氏真、正室為德川家康之女.督姬;幼名國王丸、通稱新九郎、別名見性齋。

戰國大名間經由互相通婚以確保同盟的例子很多,但父系與母系的祖父,都是第一流的軍略家者,極為罕見。氏直身上同時流有北條氏康武田信玄的血液,是因為氏康、信玄與今川義元當年締結「善照寺會盟」時,條件之一就是信玄將女兒黃梅院嫁給父親氏政,鞏固武田、北條的情誼。

永祿十一年(1568年),武田信玄展開駿河侵略後,祖父氏康下命父母離異,母親黃梅院返回甲斐抑鬱而終,當時氏直只有八歲。天正八年(1580年),氏直十八歲時,父親氏政將家督傳給氏直而隱居幕後,軍政大權仍掌握在氏政手中。

天正十年(1582年),氏直展露其獨當一面能力的契機,是織田信長死於「本能寺之變」之後,首先,武田舊臣及民眾擊殺信長派駐鎮守甲斐的武將,甲信地區情勢大亂,北條家見機不可失,由氏直擔任總大將,進攻信長派駐在上野的瀧川一益,在「神流川之戰」中,以優勢軍力擊敗一益,一益逃回原領地伊勢長島。在該戰初戰中曾一度失利的北條軍,因氏直冷靜地坐鎮指揮,下命逆襲而獲得勝利。該戰的結果,讓氏直得以回復自父祖時代以來實質上的關東領導地位,變得更有自信,在父親氏政及叔父北條氏照的支持下,氏直進一步進攻信濃,並曾降服真田昌幸

德川家康大軍進軍甲斐,要搶「無主之國」,雙方在甲斐若神子一帶對陣,二十一歲的氏直,面對沙場老將的家康,毫無懼色。但昌幸背棄北條轉投德川,並開始襲擊北條軍,加上家康順利編組武田舊臣納為己方勢力,北條軍的補給線遠離關東而不易維持,氏直評估久戰無益,遂與家康締結合約,家康將女兒督姬嫁給氏直,氏直則自甲信撤軍。氏直在軍事及外交行動上,都保有極高的敏銳度,可見其具有將才之資質。

氏直雖然在外交策略上與德川家康伊達政宗保有緊密的互動聯繫,伺機在關東擴大勢力,但豐臣秀吉已經成為日本第一軍政強人,天下大勢已經改變,秀吉下命氏政、氏直父子上京,雙方關係持續緊張。氏政與氏照屬於強硬派,打從心底瞧不起快速崛起的秀吉,但氏直並未完全被彼等主戰派的觀念所蒙蔽,同時其岳父家康亦透過氏直的叔父北條氏規轉告氏直,盡快選擇:上京而降服秀吉,或與督姬離婚而與秀吉決一死戰。

氏直乃命叔父北條氏規擔任與豐臣家的交涉使者,但在交涉期間,因父親氏政及叔父北條氏照的堅持,北條家統領的各城強化警備防務工作,導致豐臣秀吉的不滿,又因為天正十七年(1589年)真田昌幸刻意導演的「名胡桃城事件」讓秀吉有興兵的藉口,動員包括德川家康蒲生氏鄉石田三成宇喜多秀家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真田昌幸等諸侯大名的軍隊,及九鬼嘉隆長宗我部元親等人組成的水軍,圍攻關東,連伊達政宗都被迫前往秀吉陣中降服,北條家諸城一一降服,小田原城被包圍的密不通風,

氏直無奈,前往敵軍陣營投降,希望以己身切腹謝罪,來換取城中將兵的生命,但豐臣秀吉下命父親氏政、叔父氏照負起責任切腹,而讓氏直流放至高野山,北條家在關東百年的經營成為泡影。氏直自幼年時期與母親分離後,再次被迫與妻子督姬離異,二十九歲在高野山過著隱居生活,

天正十九年(1591年),豐臣秀吉原本打算重新讓氏直擔任諸侯而轉封,氏直卻不幸染上不治之症於大坂病歿,年三十歲。

作者 Thbobo
出處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