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氏邦 Hojo Ujikuni

北條氏邦北條氏邦 Hojo Ujikuni(1541年-1597年)

北條氏康的四男、母為今川氏親之女-瑞溪院、養父為藤田康邦、正室為藤田康邦之女-大福御前,幼名乙千代丸,繼承藤田氏,後復姓北條,名為北條氏邦

在父親氏康的外交戰術中於與武藏天神山城主藤田重利(藤田康邦)之女大福御前聯姻,成為藤田康邦的婿養子,易姓藤田並接受藤田氏的表字,元服名為氏吉,於永祿七年(1564年)正式繼承藤田氏的居城天神山城,統領藤田軍作為北條家進出北關東的先鋒部隊。為了完全掌握藤田氏並更進一步替北條家擴充勢力,在岳父康邦藉北條勢力入繼用土城改姓用土後,氏邦便在父親的命令下恢復本姓北條,改名氏邦。並且在康邦年老病故後不久,便狠下心來將康邦嫡子連重毒殺,將藤田、用土兩氏完全並入北條家。

永祿十一年(1568年),在北條家擊潰扇谷上杉家占據武藏並且於國府台之戰中大破里見、太田等軍後,氏邦從養父藤田氏讓與自己的天神山城中遷移至缽形城,從此便以缽形城為根據地。缽形城在戰略上是壓制上野與甲斐通路的重要地點,由於當時武田信玄侵略駿河,相甲駿三國同盟就此歸於歷史洪流,駐扎於缽形城的氏邦因為與甲斐國境相接,負責與侵入北條領的武田軍最前線的攻防戰。同時父親氏康為了支援今川家當主今川氏真而出兵駿河,一度將信玄逼退,為了有效對抗信玄,氏康決定與長年為關東霸權爭戰不休的上杉謙信和睦結盟,在氏邦跟兄長北條氏照的游走盡力下,於翌永祿十一年(1568年),氏邦與謙信順利和睦結成相越同盟。

為此,信玄命甲信、西上野的家臣出兵包圍小田原城,率大軍由武藏與部下合流進行攻勢,氏康看准信玄連年爭戰後勤疲乏無法久戰,便以不變應萬變固守小田原城,任憑信玄百般挑釁都不為所動,只待武田軍自滅。眼見氏康決定打長期戰的信玄也知自身缺點只好退兵回國。北條氏康見武田軍已退,命氏邦與氏照由後銜尾追擊,於武田軍在越過三卡岬之際,氏照與氏邦兄弟見山縣昌景所率的赤備騎兵隊已通過志田岬,只有內藤昌豐正在指揮運糧隊通過,於是北條軍主動出擊由北條綱成打先鋒發動突擊。不料,應該已經通過志田岬退去津久井的山縣昌景竟然來了一記回馬槍,急襲北條軍的左翼,使北條軍陷入混亂,氏邦與氏照無奈轉進半原山,然後再撤回小田原。

其後元龜二年(1571年)氏康病死,繼為當主的兄長北條氏政便立刻中止了相越同盟而再度與信玄締結相甲同盟,以統一關東八州為目標的氏政開始向歸屬上杉家的關東國人眾出兵。天正六年(1578年)三月,上杉謙信暴病身亡,當時身在上杉家為謙信養子的氏邦之弟北條三郎(上杉景虎)與謙信外甥上杉景勝同列繼承人,上杉家中也分為兩派,爆發有名的御館之亂。由於當時北條軍也在激戰中所以氏政先向盟友武田求助,請武田勝賴出兵救援景虎,但卻被上杉景勝以一萬兩黃金、割讓上野及娶其妹為妻的重利議和,因為勝賴退兵,北條方只好親自派遣氏邦和氏照帶兵前去援救三郎景虎,同時分兵攻打景勝派的支城,以轉移景勝的視線降低景虎的壓力,但當氏邦趕至上野沼田城時由於越後大雪一因而在一時半刻間並無法進入越後往援,也就在氏邦占領沼田城之後,接到了景虎在鮫尾城自刃的消息,所以最後氏邦便將沼田城交給當地國人眾藤田氏及金子氏管理,帶兵撤回缽形城。

天正十年(1582年),織田信長死後,為了對付信長所遣的關東管領瀧川一益,北條家火速動員領內兵力以奪回被瀧川所占的上野、武藏的領土。瀧川一益為獲得與北條軍交鋒的制高點,率領一萬三千兵馬自廄橋城出陣,於倉賀野布陣攻打金窪城,氏邦得報後也立即帶五千兵馬往援金窪城,但於途中被瀧川一益布陣以逸待勞以侄子瀧川益氏隊三千五百人將氏邦軍擊潰,翌日由北條當主北條氏直親率大軍達雉崗城,與新敗的氏邦會合,兩軍合流多達五萬人。雖然兵力四倍於敵,但瀧川軍在一益出色的指揮下仍保持了一個不敗不勝的僵持局面使北條軍大為頭痛,氏邦見久戰不利,覬准一益急於突出戰場的心理,詐敗讓引誘瀧川軍深入,然後猛力攻擊瀧川軍中由較弱的上州眾所組成的兩翼,使瀧川軍總崩潰,瀧川一益在侄兒瀧川益重的殿底掩護下倉卒敗逃至松井田。

但是北條家的霸業並不順遂,在昔日信長的部將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擊敗了反叛的明智光秀,並且接連平定了近畿、中國、九州等地,連一度在小牧、長久手之戰中占上風的德川家康都已投入秀吉麾下,儼然己具天下霸主之勢。天正十六年(1588年),秀吉在京都的聚樂第召集全國諸大名以誇耀自己的權威,但氏政、氏直父子不服從秀吉的上京命令。豐臣家中已漸成對北條家出兵的氛團,而在北條家中以氏政為首,氏邦、氏照都無視秀吉的關東總無事令全力備戰,家中只有北條氏規一人是上京臣服秀吉派,在氏直的支持下勉強地進行與秀吉親近的行動,最後終達成將上野的沼田領土從真田昌幸手中歸還給北條就臣從的條件。

在秀吉的裁斷下,因為沼田城是真田歷代墓地的所在,所以無法全部割讓給北條,最後決定是將三分之二交給北條,其餘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有真田家歷代墓地的土地仍然留給真田家。負責接收沼田領地的是就近鎮守在缽形城的氏邦,氏邦把此地交給屬下豬保邦憲,沒想到豬保邦憲竟然獨斷獨行自出兵攻打真田所保留的名胡桃城,此事引起秀吉的大怒,忿而發出對北條氏的宣戰布告,親率二十萬大軍出兵關東。

氏邦與兄長氏政、氏照等人均錯認為秀吉的徵召令不過是誇大其辭,各大名們也不可能會真心服從秀吉而出戰,因此都紛紛主張出戰,宿老松田憲秀則主張守城,認為應該憑藉小田原城的堅固來應擊,最後出城攻擊未沒被接受,因此決議用當年對付上杉武田的策略入城堅守。而氏邦也回到缽形城居城與秀吉的大軍對抗。

就在小田原城為豐臣軍包圍後,豐臣軍支隊四出攻打北條家在關東的各處支城,岩槻城在豐臣軍的猛攻攻陷後,以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為首的北國部隊聯合了本多忠勝真田昌幸軍共五萬大軍重重圍籠缽形城,雖然氏邦奮力抵抗,但本多忠勝在車山架設的大炮仍是讓北條軍傷亡慘重,最後氏邦以保全城兵為條件開城投降。

戰後,氏邦於城下的正龍寺剃發出家,降伏於前田利家,之後被邀往加賀擔任前田家的客卿,在前田家的本城金澤城渡過餘生,於慶長二年(1597年)八月辭世,享年五十七歲,法名青龍寺天室宗覺。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89859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