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田長繁 Tomita Nagashige

富田長繁 Tomita Nagashige富田長繁 Tomita Nagashige(1551年-1574年)

富田吉順之子,通稱彌六郎,別名長秀,戒名中道院現住秀運法院;一說長繁出自出雲尼子氏支流富田氏,後來到越前國,出仕於朝倉義景,作為朝倉家的年輕家臣。

元龜元年(1570年)4月,織田信長進攻越前國,長繁率領1,000騎出陣。但是,元龜三年(1572年)8月、與近江國小谷城的織田軍暗通,之後,與前波吉繼,毛屋豬介,戶田與次郎等人一起反叛,投降織田軍。同年11月3日,淺井氏的家臣淺井井規試圖破壞虎御前山通往宮部的道路,與長繁交戰。守將木下秀吉豐臣秀吉)趕來支援,與毛屋豬介共同立下戰功。

天正元年(1573年)8月,朝倉氏滅亡,前波吉繼桂田長俊)成為越前國守護代,長繁成為越前國府中領主,居城在府中龍門寺城。同年9月、10月,兩次進攻長島一向一揆,立下戰功。但是,對於在織田家中自己與桂田長俊的待遇差距抱有不滿,還聽聞桂田長俊跟隨信長上洛時對信長說「富田.毛屋.增井等人的知行過多」「富田的能力還不足以擔任府中城主」等話,兩人之間的關系愈發險惡,長繁有謀殺桂田長俊的企圖。

之後,長繁開始策劃軍事行動,煽動越前國內的一揆,與對桂田長俊在越前實行的惡政不滿的人士進行秘密會談。天正二年(1574年)1月18日,長繁煽動起遭受桂田長俊嚴酷暴政的民眾,引起大規模的土一揆。

1月19日,起義軍總勢膨脹到3萬3000人,長繁乘機起兵響應,兩股軍勢對一乘谷城形成南北夾擊的態勢,率領手勢七百,引府中一揆勢五千,在齊腰深的大雪中率先進攻,搶占上城戶;而志比勢一揆一萬三千余人也攻破下城戶,當時桂田長俊的兵力僅有五百。

1月20日晨,桂田長俊城落時除一部分越過山嶺逃往美山町外,其余全部被殲滅,桂田長俊一家被殺。一揆軍乘勢襲擊北之庄的代官木下祐久.津田元嘉.三澤秀次等人的舊朝倉土佐守館,最後由安居景健、朝倉景胤議和,一揆軍停止進攻,3人被追放,由毛屋豬介擔任該館的守備。之後,警惕同為朝倉家臣的魚住景固。

1月24日,長繁假意邀請魚住景固及其次子彦四郎共進早餐,於席間殺死魚住父子。次日率軍攻打魚住景固的鳥羽野城,殺死魚住的長子彦三郎,魚住氏一族被滅;但是,與魚住氏的敵對也招來民眾的反彈。其他的舊朝倉家臣在與長繁會面時都加強警備,開始被孤立,而織田家無力顧及當時的越前國,長繁一時成為越前的支配者。

1月29日,長繁在領內發布3條禁制,試圖確立這種支配權。這些法條禁止國中屋錢賦課,允許土民直訴,試圖得到民眾的支持。但是,長繁同時把弟弟送到岐阜信長那裡做人質以尋求支持,信長也順水推舟給越前守護的朱印狀。這件事使得一揆眾與長繁反目,一向一揆的總大將,本願寺加賀代官下間賴照和主戰派軍師七里賴周於二月自加賀金澤來到越前,一向宗開始對朝倉舊臣的攻擊,參加討伐長繁的一揆勢到達越前國時聚集14萬。

2月13日,舊朝倉土佐守館的毛屋豬介、片山館的增井甚內助被殺。2月14日,在府中的長繁開始被一揆勢包圍。府中城南方聚集一揆勢2萬在今庄湯尾卡布陣。西方一揆勢3萬5,000在鯖江布陣。北方的一揆勢5萬在淺水北之庄集結,東方的一揆勢先鋒3萬3,000人,推進到府中城東面日野川帆山河原。

被逼至絕境的長繁下達突擊命令。2月16日晨,長繁軍渡過日野川。對距離府中最近位置.帆山河原布陣的一揆勢2萬人進行襲擊。長繁的軍勢700多人,抱著必死的覺悟,士氣高昂,勢如破竹,頑強地追擊敵人2、3里。帆山河原的一揆勢被殺得潰敗,長繁軍回到府中城時取得2000-3000余首級。憑借著這場勝利,長繁重新恢復勢頭,同一天承諾「永代3000石」的賞賜、動員府中町眾和一向宗三門徒派(與本願寺派對立的一向宗門派)總計6500人加入己軍,在2月17日出陣,目標是奪取北之庄城,北上推進到鯖江,與七里賴周的南下的門徒,兩軍在淺水附近激戰。增員後的富田軍在數量上仍然是壓倒性的劣勢,但憑借豐富的經驗,長繁親率勇猛善戰的部隊突擊,人數占優的一揆勢被長繁的氣勢所壓倒,再次敗北。一揆勢的先鋒崩潰,軍隊的烏合之眾開始逃跑,一揆軍混亂四散,富田軍再次取得勝利。

奇跡般的勝利使得長繁不肯回軍罷休,17日黃昏,又領兵進攻在長泉寺山旁觀合戰的朝倉景健、朝倉景胤軍,殺死砦守將荒木兄弟後,由於軍隊疲憊而撤兵。

次日早晨,再度開始攻擊,但軍中的小林吉隆對這場不合理戰鬥抱有不滿而背叛,從背後用火槍射殺長繁,年二十四歲。

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5660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