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田重政 Toda Shigemasa

富田重政富田重政 Toda Shigemasa(1554年-1625年)

山崎景邦之子,妻為富田景政之女,以婿養子身份,繼承富田氏。

父親景邦乃是越前朝倉氏家臣,且為中條流劍術達人富田勢源的弟子。富田家世代為越前朝倉家的臣下,從勢源的祖父在大橋勘解由左衛門習得中條流後,中條流劍法遂成為富田家的鎮家秘技,待傳到富田勢源手中時改使用規格較正式的長刀要短一半的小太刀,以其「短」的優勢從中條流改良出靈活、快速,利於近戰的富田流劍法。

重政在父親的薰陶下亦十分喜愛劍術,本來他也想跟父親一樣拜開創富田流的勢源為師,可惜當時勢源已因為眼疾將家督讓給其弟景政,以僧侶之姿出遊諸國,進行武者的修練,更把姓氏也改為戶田,所以富田流的名稱後來也被改為戶田流。於是重政便改投在富田景政門下。

時至織田家興起,在姉川會戰後頻頻與織田家交戰的越前朝倉氏實已元氣大傷,在武田信玄於三方原之戰後旋即逝世的消息一傳開,不必在顧慮東方戰線壓力的織田信長火速出兵近江,先包圍淺井家的小谷城,再一舉攻入越前,曾經霸視越前的朝倉家末代家主義景在居城一乘谷失陷後,最末在已倒戈織田家的一門眾朝倉義鏡的相逼下揮刀自刃。

在歷代仕奉的朝倉家覆滅後,重政與師父富田景政改投在織田家臣前田利家的麾下擔當兵法指南役,在前田家中傳授富田流劍法。之後重政的軍事才能受到主君前田利家的賞識,戰時常被任為先鋒,在轉戰各地一向一揆勢力時大為活躍,立下不凡的汗馬功勞。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爆發後,翌年為了爭奪信長所留下的江山,羽柴秀吉柴田勝家在賤岳發動合戰,是役之中與秀吉有著深厚友誼,跟柴田勝家也有戰地交情的前田利家為參戰傷透腦筋,之後在賤岳的戰場見到奇襲失敗的勝家之甥佐久間盛政敗回後,利家便決定撤退離開沙場,他的動作引發一連串的反應,秀吉趁勢擊潰兵敗如山倒的柴田勝家,而前田軍也因為最早撤退而死傷較輕,不過在僅有的死亡人數中竟包含了重政之師富田景政的獨子景勝,失去嫡子的景政遂挑上一眾弟子中最為傑出的重政為繼承人,將女兒嫁給他,以婿養子的身份讓重政繼承了富田家的姓氏,重政的本家山崎氏則改由重政的弟弟山崎左近將監繼承。

之後富田重政在前田利家與越中佐佐成政的末森城合戰中立下一番槍的首功,並且以前田家兵法指南役的身份參加對北條氏的小田原征伐,做為前田軍的先鋒屢建武勳,戰後得到一萬三千石的領地,官拜越後守,因其劍術之高妙而獲得「名人越後」的稱號。

在前田利家於慶長四年(1599年)過世後,富田重政始終不改其忠勤仕於利長、利常兩代。在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前田利長以救援伏見城的名義率兵 兩萬五千由金澤城出發南下,結果中了大谷吉繼的謠言之計以為大谷軍將由海路奇襲本據金澤城,當時已行軍至越前金津一帶的富田重政被緊急調回,待回到金澤城後方知中了大谷吉繼的計策,而且同僚長連龍所率的殿後軍更被小松城的丹羽長重截擊於淺井畷損失不小。

氣忿的前田利長再次出兵,以富田重政為先鋒一口氣直撲小松城,由於丹羽長重在淺井畷之戰亦元氣大傷,所以在富田重政發動第一輪的猛攻後不久,便開城投降了。

在長年對劍藝的悉心鑽研中富田重政領會了以徒手奪敵之兵刃的武技「無刀取」,當時已經繼為前田家家督的前田利常向重政詢問:「據聞富田流之中有徒手奪刀之技,我想見識一下」,言畢便拔刀相對,重政就回答:「無刀取乃是秘傳奧義,不欲為他人所窺故,請囑退隱於襖(厚紙門)後之人」,利常依言回頭摒退左右,忽然重政乘隙奪下利常手中之刀,謂:「此即富田流之無刀取也」,利常啞然嘆服,並深佩其機敏。

慶長十八年(1613年),富田重政宣告隱居,但隨即在隔年便發生了德川家與豐臣家的大坂冬之陣,在利常的邀請下重政再次以部隊長的身份披掛上陣,隨後在夏之陣中馳騁沙場以六十高齡之身接連討取了19顆首級。富田重政歿於寬永二年(1625年),享壽七十一歲葬於加賀慈雲寺。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585025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