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義統 Takeda Yoshimune

武田義統武田義統 Takeda Yoshimune(1526年-1567年)

武田信豐的長子,母親為六角定賴之女,正室為足利義晴之女,幼名彥二郎,初名信統,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義」字,名為義統。

在父親信豐時,和越前國的朝倉氏敵對而讓自家走向衰敗。對父親作為不滿的義統,最終決定效法甲斐國的武田信玄從父親信虎手中奪取家督之位。但是固然無能的信豐卻不願意放棄家督也不願意讓宿敵朝倉氏進入若狹,在旁圖謀家督之位的武田重信也等待兄長信豐的沒落。

弘治二年(1556年),重信的筆頭重臣國吉城城主粟屋勝久的支持下向侄兒義統發起挑戰;至此,若狹開始了無休止的內戰。有朝倉氏做後台的義統在弟弟武田信方的幫助下很快就擊敗了重信與勝久的挑戰,但隨著義統勢力的強大使得義統與信豐的矛盾也進一步激化。

永祿元年(1558年)信豐與義統父子正式開始內戰,雖然內戰在近江六角氏的調停下以信豐隱居為條件而很快結束,但若狹武田本家對所領的支配力卻因為這兩次內戰大為下降,在義統繼任家督後所能實際控制的領土只限於小濱郡而已(逸見昌經控制大飯郡、武田信方控制遠敷郡、粟屋勝久控制三方郡)。

圖謀振興的義統在國內遭到了巨大的困難,拋開已是明顯下克上的粟屋氏與逸見氏不說,就連仍然留在身旁的親兄弟信方也已利用之前的內亂,以遠敷郡宮川為據點擴張勢力,建立了自己一套體系以求掌握家中實權。在國內一籌莫展的義統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希望寄託到了自己的妻弟征夷大將軍足利義輝身上,義統從日漸枯竭的財庫中儘可能地向幕府進貢以換取支持;同樣在謀求復興的足利義輝自然很樂意擁有義統這樣一位盟友,雙方因而變得非常親密。然而事與願違,義統進獻的金錢固然沒能使足利義輝復興室町幕府;而義輝發出的敕令亦未為義統帶來好處,下克上的家臣們把幕府的敕令當做廢紙,武田信方則因為兄長的居心和金錢的損失而與義統更加疏遠。義統為了振興國家而費盡心力,得到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更加衰弱。

永祿四年(1561年),若狹武田四天王(粟屋勝久、逸見昌經、熊谷直之和內藤重政)之一的碎導山城城主逸見昌經勾結丹波松永長賴發動叛亂,義統無力鎮壓,於是向越前朝倉氏請求援軍。朝倉氏當主朝倉義景派敦賀郡司朝倉景紀赴若狹幫助鎮壓,在武田、朝倉聯軍的攻擊下逸見昌經遭到了慘敗。內亂雖然稍微得到平息,但朝倉軍的進駐則更進一步的削弱了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

永祿六年(1563年),朝倉軍單獨對粟屋勝久的國吉城展開攻略,充分體現了朝倉氏已經無視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義統當然不滿朝倉氏對若狹的侵略行為,在雙方矛盾迅速激化的情況下朝倉義景放棄了以義統作為代理的若狹攻略計劃,改而培植武田信方和義統之子武田元明以求進一步控制若狹。

永祿八年(1565年)5月,13代將軍足利義輝被暗殺。一年後,足利義昭到達若狹小濱城要求姐夫義統助其上洛,雖然若狹武田氏此時已十分衰弱,但其與幕府長期的友好關係及其所處地理位置仍舊使得義昭對其寄予了希望。但義統對此有心無力,他一方面受困於領國的內亂,另一方面握有家中實權的武田信方也表示反對,根本無力支持足利義昭上洛;深感失望的義昭於9月前往投靠越前朝倉氏。

永祿十年(1567年)義統在失意中離開人世,享年42。

義統並沒有武田信玄那樣的才略,卻貿然模仿晴信的做法,結果使得本已十分衰弱的若狹武田氏徹底分崩離析,義統的失意是事所必然,但他留給元明的爛攤子卻使若狹武田氏的最終滅亡成為大勢,志大才疏的盲動所能帶來的災禍莫過於此。

出處#1 http://www.twwiki.com/wiki/%E8%8B%A5%E7%8B%B9%E6%AD%A6%E7%94%B0%E6%B0%8F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6%E7%94%B0%E7%BE%A9%E7%B5%B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