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元光 Takeda Motomitsu

武田元光武田元光 Takeda Motomitsu(1494年-1551年)

武田元信的次子,幼名彥次郎,官至伊豆守、大膳大夫。

若狹武田氏源自清和源氏義光流,是甲斐源氏武田氏的支流,武田信榮受將軍足利義教之命在永亨十二年(1440年)以討伐一色義貫的功績,代替一色氏獲得了若狹一國和若狹守護之職。自武田信榮起連續九代擔任若狹守護。

永正十六年(1519年),父親元信出家隱居,將家督讓予二十七歲的元光。

元光繼位後,於大永二年(1522年),將居城遷往新建築的後瀨山城,接著又對家臣的知行進行調整,在一定程度上扭轉家中枝強干弱的情況。但在元光還未來得及鞏固這種改變時,一場風暴又將元光的努力付諸流水。

大永六年(1526年)因內亂而變得十分虛弱的管領細川高國無力抵抗細川晴元與三好元長的進攻,於是遣使許以重利邀請元光上洛以對抗細川、三好勢。武田元光利令智昏,不顧自身實力弱小與領內隱藏的危機於大永六年(1526年)12月26日,輕率起兵上洛。然而,丹波國的波多野稙通和柳本賢治背叛高國,而擁立足利義維成為堺公方的細川晴元亦隨之舉兵。

大永七年(1527年)2月13日,兩軍戰於京都西七條川勝寺,高國、元光方面大敗。次日細川高國、武田元光奉將軍足利義晴逃往近江坂本。

此役失敗不但輸掉若狹武田氏自武田信賢起開始建立的武名,據『福井縣史年表』所載的一句「多くの家臣を失う」的慘況也注定元光鞏固領國的努力在瞬間崩塌,若狹很快開始了直至武田氏滅亡才平息的家臣叛亂。

此外,隨著界公方府的成立,若狹武田氏由幕府支柱變成亂臣的不利形勢也對若狹的安定產生消極影響。川勝寺合戰的慘敗也給粟屋氏帶來不亞於主家的嚴重打擊。作為若狹武田氏的首席重臣,粟屋氏出兵最多而損失也最大;此役中粟屋周防守家長和粟屋掃部助率兵500擔任先陣並一度擊敗敵軍,此外粟屋氏又出兵800—1000人跟隨元光上洛。

隨著合戰的失敗,不但粟屋周防守家長與眾多兵將戰死,粟屋軍那曾經令京都人都目瞪口呆的精良武具亦完全喪失,在這種情況下粟屋氏一族對武田元光產生強烈的不滿。另一方面,留守西若狹以防備丹後一色氏的逸見氏卻因為其他家臣的損失而使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得到相對提高。威信受到重創的武田元光在回到領國之後發現家臣都對自己產生懷疑,元光在做了一番無用的努力後終於失去信心。

天文元年(1532年),出家隱居,將自己完全沉溺於文化研究中以求忘記之前的慘痛失敗。

天文二十年(1551年)死去,年五十八歲。

出處#1 http://tw.hjwzw.com/Book/Read/33851,7089633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6%E7%94%B0%E5%85%83%E5%85%89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