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保相茂 Jinbo Sukeshige(1582年-1615年)神保春茂之子、妻為杉若無心之女;通稱長三郎,官至出羽守。越中神保氏的同族,父親春茂一系是從神保長誠處分家而來,家族代代作為紀伊國有田郡石垣鳥屋城居住的畠山氏尾州家的家臣。後來畠山氏沒落後,春茂仕奉豐臣秀長、豐臣秀吉,被授予大和國6000石的俸祿。其後春茂病死,相茂繼承家督之位。慶長五年(1600年),相茂在關原之戰中追隨東軍討伐上杉景勝,大敗上杉軍,戰後因此功績,俸祿獲得1000石的加增。慶長二十年(1615年),大阪之陣時,相茂率領300的小隊在水野勝成隊屬下勇敢作戰,豐臣軍一時恐慌異常。5月7日,水野勝成隊在船場口受到明石全登部隊攻擊而陷入混亂,激戰中相茂部隊的32名騎兵和293名雜兵全部被殲滅,相茂本人也在此戰中戰死。江戶幕府的公式記錄『德川實紀』(『台德院殿御實紀』)中記載神保主從在5月7日與明石隊的激戰中全滅。(此の戰に大和組の神保長三郎は、主從共に三十六騎馬同枕に討ち死にす)相茂之死是因為突然受到己方的伊達政宗鐵炮部隊射擊而潰滅。島津氏的『薩藩舊記』就有伊達政宗因討伐己方而受到其他大名嘲笑的記錄。據『大阪夏陣推察記』記載因相茂部隊受攻擊後潰敗,沖擊伊達軍本隊,伊達軍按照軍法不分敵我進行射擊,使得相茂部隊潰滅,相茂本人戰死。相茂死後,神保家遺臣曾就此事通過水野氏和本多正純向幕府告狀,要求對伊達政宗做出處罰。但僅僅7千石的外樣旗本神保氏不能與60萬石的大大名伊達氏相爭,最終幕府沒有對伊達政宗作出任何懲罰。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10292864.htm
色部長實 Irobe Nagazane(1553年-1592年)色部勝長的次子、母不詳、妻為新發田重家之妹;通稱惣七郎,初名長實,後改名為長真。父親勝長仕於長尾為景、長尾晴景、長尾景虎(上杉謙信),為三代宿老;永祿十二年(1569年)在本庄繁長謀反時,於進攻繁長居城本庄城中遭繁長夜襲戰死,一說病死。長兄顯長繼承家督之位,但顯長體弱多病,遂於天正四年(1576年)隱居,將家督之位讓與弟弟長實。天正六年(1578年)上杉謙信去世,上杉家爆發御館之亂。長實加入支持上杉景勝的一方與上杉景虎作戰,立下戰功,戰後成為上杉景勝的家臣。天正九年(1581年)爆發新發田重家叛亂,盡管正室為重家之妹,但長實仍領命討伐重家。天正十六年(1588年)隨上杉景勝上洛,與直江兼續、須田滿親一同被豐臣秀吉授予豐臣姓。天正十八年(1590年)仙北一揆發生暴動,受豐臣秀吉之命,長實居出羽大森城與大谷吉繼共同負責鎮壓,立有功勳。天正二十年(1592年)豐臣秀吉開始對朝鮮用兵,長實跟隨上杉景勝趕赴肥前名護屋城,但中途突然生病,被准許返回國內。歸國後,在伏見養傷,但病情一直沒有好轉。同年9月10日病死,年四十歲。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3043281.htm
遊佐續光 Yusa Tsugumitsu(生年不詳-1581年)遊佐總光之子(一說遊佐秀賴),妻為平信光の娘;受畠山義續偏諱「續」字,名為續光,能登畠山七人眾之一。天文二十二年(1553年),與同是七人眾的溫井總貞爭奪能登畠山家中的主導權,但在大槻一宮之戰中敗北,逃往加賀國。弘治元年(1555年),在溫井總貞遭到畠山義綱的誅殺之後才回來再當重臣,之後掌握畠山家中實權。永祿九年(1566年),將畠山義續、義綱父子放逐到國外,並擁立義綱之子畠山義慶為魁儡。天正二年(1574年),畠山義慶突然死亡,有遭到續光暗殺的一說。當織田信長的勢力延伸到能登地區時,親織田派的重臣代表長續連勢力抬頭。因此親上杉派的續光一時失去主導權。天正五年(1577年),當越後的上杉謙信進攻能登時成為內應,並殺害長續連一族,降伏上杉後完全掌握能登的支配權。但是在上杉謙信死後,織田軍再次攻入能登地區,續光之子遊佐盛光為保命而投降信長,織田信長以殺害長續連一族之罪,將續光父子處極刑(信長公記)。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1%8A%E4%BD%90%E7%BA%8C%E5%85%89
長尾為景 Nagao Tamekage(1489年-1542年)長尾能景的長子、母為高梨政高之女.法往院?、正室為高梨政盛之女?、繼室為上條氏之女.春圓慶芳、虎御前.青岩院;幼名六郎、別名彈正左衛門尉。越後長尾家,祖先為桓武平氏出身,在源平爭霸時代,成為敗戰之一方,但後來利用婚姻關係,而攀上關東管領上杉氏,成為上杉氏的筆頭重臣,子孫散佈關東及越後各地,其中越後長尾家,主要分為「三條長尾家」(世居府中,故又稱為府中長尾家)、「上田長尾家」、「古志長尾家」等三家,為景屬於守護代家系的「三條長尾家」。父親長尾能景出征越中時戰死,為景於永正三年(1506年)繼承父親的地位成為越後守護代,據說為景對於主君越後守護上杉房能未能派出援軍協助能景而耿耿於懷,且房能為關東管領上杉顯定之弟,經常為援助兄長在關東的戰事而頻繁動員越後國人眾出征,身為越後國人眾之首的為景,亦對此頗多不滿,永正四年(1507年),房能認為為景心生叛意,有意討伐,卻遭為景先行下手為強,房能遭到為景追殺而自刃,為景為確定大義名分,擁立房能女婿上杉定實擔任越後守護,以定實為魁儡,一手掌握越後實權。但房能的兄長關東管領上杉顯定決心報仇,永正六年(1509年)從關東地區動員軍隊,協同部分不滿為景專政的越後國人眾進攻,為景不敵,逃至佐渡(一說逃至越中),並發文關東地區號召顯定的敵手共同對抗,獲得已入主伊豆的北條早雲的響應,早雲開始趁隙進攻上杉家領地,而為景亦籌畫反攻之機會。永正七年(1510年),因早雲在關東地區節節進逼,而越後國人眾對於顯定施政亦多有不滿,顯定準備撤離越後返回關東,遭到為景率軍追擊,顯定在「長森原之戰」敗亡,為景重新取回越後執政權。事後並獻上大量金錢,定實的守護地位及為景實質上越後國主的地位,均獲得室町幕府的正式承認。為景以軍事實力君臨越後,但其先後殺害越後守護上杉房能、關東管領上杉顯定,在時人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奸雄人物,統治基礎並不穩固,而其與名義上的主君上杉定實關係緊張,和戰不定,加上以上條定憲為首的越後「揚北眾」等國人勢力起兵對抗,而同族的上田長尾家態度曖昧不明,一時之間,越後有三分之二的國人眾都與為景為敵,另外,為景又常介入鄰國越中的戰事,為景可以說是在征戰當中度過其人生歲月。越後局勢一直動盪不已,據說為景為了專心平亂,而且心力交瘁,乃將家督傳給長子道一(長尾晴景),當時為景已是六十幾歲的老頭子了,另有次子虎千代(上杉謙信),則安排進入林泉寺為僧,隱居後的為景,於天文十一年(1542年)病逝,年53歲。為景死後,晴景無能,敵對勢力再度興亂,包括年幼的謙信在內,都是穿著盔甲參加為景的喪禮行列,以備不測。越後的動亂,直到後來謙信逼退兄長晴景而繼承家督之後,靠著謙信的強力統治才獲得安定的局面。作者 Thbobo 出處#1 http://thbobo.pixnet.net/blog/post/31401635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5%B7%E5%B0%BE%E7%82%BA%E6%99%AF(沒年參考)
長續連 Cho Tsugutsura(生年不詳-1577年)平信光之子、母為松波常重之女、妻為長英連之女;歷仕畠山氏四代的重臣。初名平勝光,後成為伯父長英連的婿養子,獲賜最初的主君畠山義續的偏諱起名長續連。又稱新九郎、九郎左衛門尉、對馬守。能登國鳳至郡穴水城主。畠山七人眾之一,多次放逐舊主另立新主。織田信長的勢力伸張制能登之後與其接近構築了親密的關係,與同屬畠山家中的對抗勢力遊佐氏,溫井氏在話語權上拉開差距,成了家中說一不二的重臣。天正四年(1576年)後受到越後上杉謙信的攻擊,續連堅守七尾城一度將其擊退。然而次年與上杉軍交戰時,城內瘟疫蔓延,形勢漸漸不利。畠山重臣、親上杉派的遊佐續光(妻為平信光之女,和續連是義兄弟)和溫井景隆等人做了上杉謙信的內應,七尾城落城。續連為首的長氏一族於城內被屠戮殆盡,而屠殺就發生在被秘密派遣求援的長連龍(續連次子)帶領織田家援軍到達的幾天之前。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4#postid-159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9%95%B7%E7%B6%9A%E9%80%A3
長連龍 Cho Tsuratatsu(1546年-1619年)長續連的次子、正室為神保氏張妹.新、繼室為長綱連之女.玉;幼名萬松、初戒名為宗先、還俗改名為好連,後改為連龍、別名九郎左衛門、戒名如庵。連龍出家成為臨濟宗的僧人,並且以宗先之名擔任孝恩寺的住持。天正五年(1577年),上杉謙信發動七尾城之戰將畠山氏的居城七尾城重重包圍,連龍奉其父之命,暗中向織田信長請求支援。然而,由於畠山氏家臣遊佐續光和溫井景隆等人的背叛,在織田的援軍到達之前,城內的長氏一族已被殺,城池也陷落。畠山家滅亡後,連龍出仕於信長,並且還俗改名為好連,自行召集500名士兵攻下穴水城。連龍與上杉氏家臣當時的七尾城主鰺阪長實和織田氏家臣神保氏張等人聯手對抗遊佐氏。在與仇敵遊佐等人屢次交戰,也曾在能登和越中交手。後來續光和景隆被鰺阪長實放逐,連龍便與柴田勝家、前田利家和佐久間盛政追擊迅速逃亡的兩人,最終成功殺死兩人替一族報仇。後來,前田利家獲得能登,連龍與土肥親真成為其與力。天正八年(1580年)1月10日,由好連改為連龍,並且在同年獲信長所領安堵。天正十年(1582年),勝家領軍發動魚津城之戰,連龍亦有參戰,並且擊敗同族上杉家的長景連。同年6月2日,本能寺之變爆發後,連龍成為利家的家臣,並且在石動山之戰中出陣,最終憑其戰功獲封3萬1000石。天正十一年(1583年),連龍在賤岳之戰中擔任前田軍的殿軍,最終連龍約30名家臣戰死。天正十二年(1584年)末森城之戰爆發,佐佐成政進攻末森城期間,連龍作為援軍的表現耀眼,利家形容其為「鶴立雞群無人能及,非常值得信賴」(拔群の活躍比類なし、真實賴もしく候)。然而,連龍實際上未有參與末森城的合戰,利家讚賞的是連龍在合戰後不顧危險趕至這一點。其後在小田原征伐、萬曆朝鮮之役、伏見城築城和宇治川的土木工事等各方面的事情均有參與,並立下功績。慶長四年(1599年)前田利家死去,連龍便仕於其子前田利長,並且在翌年爆發的關原之戰中於北陸地方與丹羽長重交戰,但是在淺井畷之戰戰敗。慶長十一年(1606年),連龍將家督之位讓給長子長好連而隱居,但是在慶長十六年(1611年)好連死去的情況下復歸,再次就任家督,並且出戰大阪之戰。通過連番的功績,長家最終總共獲賞賜3萬3000石。元和五年(1619年)2月3日,於能登田鶴濱死去,年74歲。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5%B7%E9%80%A3%E9%BE%8D
阿船 O Sen(1557年-1637年)直江景綱之女、母為山吉政久之女、直江信綱正室,信綱死後,成為直江兼續正室;戒名寶林院殿月桂貞心大姊。父親景綱為長尾景虎(上杉謙信)重臣,越後國與板城主。因景綱無男嗣之故,令總社長尾氏長尾藤久郎娶阿船為妻,改名直江信綱作為婿養子繼承直江家。天正五年(1577年)景綱死去,信綱繼承家督。然而天正九年(1581年)直江信綱與毛利秀廣圍繞恩賞問題起了糾紛,與春日山城內與山崎秀仙一同為秀廣所殺。之後,奉上杉景勝之命與樋口兼續(直江兼續)成婚,由兼續繼承直江家。兩人育有1男2女(長男直江景明,長女於松,次女之名不詳)。慶長九年(1604年)本多政重(本多正信次子)與兼續長女於松成婚,政重成為直江家婿養子。翌年,於松早逝。長男景明也早逝於慶長二十年(1615年)。兼續一生未納側室。文祿四年(1595年),與豐臣秀吉處做人質的上杉景勝正室菊姬一同移往京都伏見之上杉邸,慶長五年(1600年),景勝正室進入妙心寺內龜血庵,阿船則回到米澤。慶長九年(1604年)5月,上杉景勝側室四辻氏生下景勝獨子.上杉定勝。同年二月,菊姬死去,不久後的八月四辻氏也撒手人寰。直江夫妻因而負責起定勝的養育。元和五年(1619年)直江兼續死去,阿船剃髮改稱貞心尼。自上杉景勝處獲得3000石化粧料,此後居住於直江家江戶鱗屋敷。寬永二年(1625年),將兼續生前出版的《直江版文選》進行再版。《米澤雜事記》載,「自山城守之往生,大小事皆問計於後室(阿船)。(中略)昔賴朝公(源賴朝)之逝,禦台所(北條政子)落飾為尼,天下事皆如右大將(源賴朝)之尚在。(中略)時人呼為尼將軍。今直江後室亦似。」,書中指出阿船與北條政子頗為類似。可見兼續死後阿船在上杉家持有絕大的影響力。因代行上杉定勝之母職責因而與其交流頗深。上杉景勝於元和九年(1623年)死去,定勝繼任米澤藩主後,阿船在化粧料3000石基礎上獲賜手明組(米澤藩下級藩士)40人。寬永十三年(1636年)阿船病倒,上杉定勝命茂田左京前往伊勢兩宮演奏大神樂祈求阿船疾病得愈,同日親自探望阿船。然而定勝的祈願沒有奏效,翌年1月4日,阿船死去,年八十一歲。直江兼續死後,未亡人阿船沒有收養養子之故,其死後直江宗家斷絕。作者 江蛤蟆 譯文出處 https://www.nobuwiki.org/forum?view=thread&id=20&part=3#postid-141 日文出處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3%81%8A%E8%88%B9%E3%81%AE%E6%96%B9
齋藤朝信 Saito Tomonobu(1527年?-1592年?)齋藤定信之子,因為武勇而被稱為「越後之鍾馗」。根據殘存的文獻表明越後齋藤氏第一次出現在史料中的是,寬正3年(1462年)「齋藤定信」這四個字出現於記載刈羽郡竹町的文書裡。而後在京都發生「應仁之亂」,也就是應仁元年(1467年)。從那年起到翌年,定信將所領刈羽郡竹町、天神堂的田地全部賣給善照寺,由此可以想象,自應仁元年(1467年)開始的戰亂時期,戰費的調集是很必要的,甚至出現武士將其依賴的田地賣掉,以聚集資金的情況。明應二年(1493年),揚北眾的實力派本庄房長背叛了守護上杉房定,謀反起兵。房定與中條、發智、平子、齋藤氏等一起鎮壓叛亂。兩軍在中條河原發生激戰,守護方的中條定資甚至戰死,然而戰役最終卻是本庄軍敗北。這一時期齋藤氏出兵作戰的主將就是定信。而這時越後國內戰亂仍在繼續,定信卻不得已將對武士來說賴以生存的土地賣給善照寺。房定這一代強化了守護的權力,卻只求一時的平穩,其子房能成為守護後,實行檢地等一系列的措施,開始步入戰國大名化的道路。永正三年(1506年),守護代為景擁立房能的養子定實,反叛起兵。赤田城主齋藤昌信從屬於為景、定實一方與守護軍作戰,實質上就是參加了為景的下克上行為。永正六年(1509年),房能的兄長關東管領上杉顯定攻入越後,敗北的為景和定實逃亡到越中。這個時候齋藤氏仍從屬於為景方同關東軍作戰。而後為景坐船到佐渡,重整軍勢,攻進越後討取顯定。而齋藤氏在這場戰役裡在為景軍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自此以後,越後國內分為守護代長尾氏與守護方這兩派,戰亂仍在繼續。直到長尾景虎(上杉謙信)登場,越後戰亂才能最終結束。齋藤朝信出仕上杉謙信,活躍於戰場上。永祿二年(1559年)朝信與長尾藤景、柿崎景家、北條高廣聯合署名執行謙信的命令。朝信等四人在謙信政權下擔任政務奉行,在軍事上又是七手組的隊員。七手組的隊員另外幾名就是直江景綱、本庄慶秀、中條藤資,都是傑出的武將。而後,七手組成員是上條政繁、北條景廣、柿崎景家、齋藤朝信、山本寺定景、竹俁慶綱、本庄繁長,同時上條、北條、柿崎、以及齋藤朝信等四人兼任奉行一職。朝信在謙信的二次進攻越中以及進攻下總佐野城時也隨後出兵。不用說作為武將的勇猛一面,朝信在內政的方面也非常的有才能,這就是雖然手下武將很多的上杉謙信對其卻非常的信賴的原因。攻奪敵人的城池後,謙信很多次任命朝信為那個城主,這對於能夠沒有漏洞的處理政治軍事兩方面事務的朝信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情。身為謙信麾下的勇將、能吏而揚名天下的朝信,在謙信死後而發生的上杉氏的家督爭奪的「御館之亂」中從屬於上杉景勝方很是活躍,因而能夠從景勝那裡得到和謙信時期同樣的信賴。之後,與入侵越中的織田軍對抗,以及為了實現和武田家的同盟而四處奔走,在越中魚津城迎擊從天正九年(1581年)開始入侵越後的織田家柴田勝家軍,戰勝,柴田軍被迫撤退。天正十年(1582年),景勝為了阻止織田軍的進攻,對魚津城守將們的工作大大的獎賞了一番,上條五郎、齋藤朝信作為能州眾的援軍而出兵。自此,齋藤朝信的動向在記錄裡就絕跡了。恐怕是在那一年就去世了。朝信之後,其嫡子乘松丸繼任家督。天正十二年(1584年)從景勝那拜領一字,改名為景信。從這件事情也可以看出景勝對齋藤氏非常的信賴。慶長三年(1598年),景勝被轉封到會津。但是景信並沒有隨從仍留在越後。而後出仕於越後的領主堀家。據說從將景信留在越後這一事情中,就可以得知景勝對之後的關原合戰,很有深謀遠慮的。這種說法是真是假直到現在也無從得知。景信的孩子移往米澤,上杉定勝賜予三百石,其子孫都是米澤藩士,一直到明治維新時期。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9%BD%8B%E8%97%A4%E6%9C%9D%E4%BF%A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