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多政重 Honda Masashige(1580年—1647年)本多正信的次子、養父倉橋長右衛門、直江兼續、正室為直江兼續之女・於松、繼室為大國實賴之女・阿虎;初名倉橋長五郎,後改名正木左兵衛、直江勝吉,後復姓本多,名政重,號大夢。天正十九年(1591年)成為德川氏的家臣倉橋長右衛門的養子。不過在慶長二年(1597年)與德川秀忠的乳母大姥局的兒子川村庄八(岡部庄八)爭執,最後將其斬殺並出奔,之後成為大谷吉繼的家臣。此後成為宇喜多秀家的家臣,被賜予2萬石並改名為正木左兵衛。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擔任宇喜多軍的一翼,以西軍的身份奮戰,不過因為西軍戰敗而逃走並在近江堅田隱居。雖然是屬於西軍方,不過只是臣下的立場,加上是本多正信的兒子,於是沒有被問罪。此後仕於福島正則,不過不久後就離去,接著被前田利長以3萬石登用。不過在慶長八年(1603年)得知舊主秀家被家康流放後,離開宇喜多氏的親戚前田家。上杉景勝的重臣直江兼續打算接近父親正信,而希望迎政重為婿養子,慶長九年(1604年)8月,政重娶兼續之女.於松,並接受景勝的偏諱而改名為直江大和守勝吉。慶長十年(1605年)於松病死,不過因為兼續的懇求而繼續養子關係。慶長十四年(1609年),兼續收弟弟大國實賴的女兒阿虎為養女並將其嫁給政重(實賴反對兼續把政重迎為養子,在斬殺迎接政重的兼續家臣後出奔)。在此時改名為本多安房守政重。慶長十六年(1611年)離開上杉氏。在慶長十七年(1612年)因為藤堂高虎的仲介而返回前田家並拜領3萬石,以家老身份輔助年幼的前田利常(前田利長的弟弟)。妻子阿虎被允許前往跟從在加賀的政重,而此時本庄長房(政重之前兼續的養子)等許多人都前往仕於政重,加賀本多家中有半數人以上是舊上杉、直江家臣出身都是因為這個原因,雖然這樣令上杉家在人員整理上不太方便,不過以後政重亦與上杉、直江家持續親交。此後都仕於加賀藩,慶長十八年(1613年),前田氏被江戶幕府命令交出越中國,不過政重成功令幕府撤回命令,於是加增2萬石而領有5萬石。在加賀藩被幕府懷疑反逆之際前往江戶並作出解釋,成為令前田家迴避懲罰,因為這次功績而加增2萬石。慶長十九年(1614年)冬天開始的大阪之陣中亦有從軍,不過被真田信繁誘導進入真田丸並戰敗,令信繁一戰成名。慶長二十年(1615年)閏6月3日,敘任從五位下安房守。寬永四年(1627年)4月20日,嫡男政次以18歲之齡死去,正室阿虎亦在6月10日死去。在同年與西洞院時直的女兒再婚。此後在前田光高、前田綱紀時代亦一直以家老的身份輔佐前田家。正保四年(1647年)3月,以生病為理由隱居並改名為大夢,把家督讓予五男政長,同年6月3日死去,年六十八歲。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AC%E5%A4%9A%E6%94%BF%E9%87%8D
本庄充長 Honjo Mitsunaga(1573年-1623年)本庄繁長的次子、養父大寶寺義興、妻為島津利忠之女;別名本庄義勝、大寶寺義勝(武藤義勝)。父親繁長為上杉氏重臣,當主上杉景勝想獲得庄內平野這塊肥沃之地的統治權,因此與大寶寺義氏聯手,敵對最上義光。天正十一年(1583年),大寶寺義氏遭到內通最上氏的家臣前森蔵人(東禪寺義長)殺害,後來繼承家督的大寶寺義興為強化與上杉家之間的關係,便收充長作為養子,充長改名為大寶寺義勝。此項舉動惹怒親最上反上杉派的國人眾,開始攻擊大寶寺義興,最後義興居城陷落自殺,充長亦逃回實父繁長的身邊。天正十六年(1588年),與父親繁長共同攻擊最上義光,發動十五里原之戰,成功取回庄內地方的統治權。之後充長與上杉景勝一同臣從於豐臣秀吉。天正十九年(1591年),和父親繁長有煽動藤島一揆的嫌疑,被流放至大和國。後參加文祿之役才獲得赦免,重回上杉氏陣營。慶長十九年(1614年),父親繁長去世後,改回本姓本庄,繼承本庄氏家督,死後由末弟本庄重長繼承家督。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C%AC%E5%BA%84%E5%85%85%E9%95%B7
本庄繁長 Honjo Shigenaga(1540年-1614年)本庄房長之子、母不明、正室為上杉景信之女、繼室為須田滿親之女、側室為大川忠秀之女;幼名千代豬丸、通稱彌次郎、法號雨順齋全長。天文十一年(1542年),越後守護上杉定實欲收伊達晴宗之子伊達實元作為養子,父親房長與同族的色部氏極力反對,因此與支持派的中條藤資對立。受到伊達氏支援的中條藤資便對本庄房長進行攻擊,房長聽從弟弟小川長資與同族的小川清長之建議逃往出羽國庄內地方的盟友大寶寺氏(武藤氏)處。但這卻是小川長資的陷阱,小川長資趁機奪走房長的居城,房長聽到此消息後悲憤交加,不久病死。之後本庄氏的家臣團就推擁尚年幼的繁長繼承家督,但此時實權卻落入小川長資手中。年紀還不大的繁長被周遭的人譽為「幼少時期個性就剛強勇猛」。天文二十年(1551年),在房長的第13回忌時繁長強迫小川長資切腹,重新奪回本庄家的實權。繁長後來跟隨上杉謙信參加川中島之戰、關東出兵等等戰役。但本庄氏自立性比較強,因此於永祿十一年(1568年)受到武田信玄的挑撥從上杉家中與大寶寺氏獨立出來,謙信先進攻大寶寺義增使其降伏,繁長因此被孤立,後來在蘆名盛氏的仲介之下投降謙信,但繁長必須送出長子本庄顯長作為人質,繁長此時在上杉家中的地位一落千丈,直到謙信死去。天正六年(1578年),謙信死後發生御館之亂,繁長本人加入上杉景勝方與上杉景虎方的川氏交戰,另一方面繁長的長子顯長與大寶寺義氏加入景虎方,御館之亂景勝勝利後便廢除顯長的家督繼承權。後來討伐新發田重家也立下許多功勞。天正十一年(1583年),最上義光欲進攻庄內地方因此想謀殺大寶寺義氏,繁長為阻止義光便去支援大寶寺氏,大寶寺義氏為強化本庄氏與大寶寺氏之間的關係便令其弟大寶寺義興收繁長的次子本庄充長作為養子,並改名為大寶寺義勝。此項舉動激怒反大寶寺親最上派的國人們,這時的繁長還在對付新發田重家,最上義光趁隙進攻。天正十五年(1587年),大寶寺義興的居城陷落並自殺,義勝則是逃回實父繁長的身邊。天正十六年(1588年),這次換繁長趁義光在對付伊達政宗的時候進攻庄內,發動十五裡原之戰大破最上軍,後追擊最上軍遭到奇襲才撤退。但已經成功幫義勝奪回庄內地方,並於天正十七年(1589年)參見豐臣秀吉,秀吉則承認大寶寺氏正式成為上杉景勝的與力大名。天正十八年(1590年),秀吉命景勝進行檢地工作,繁長與同僚色部長真(色部長實)起爭執,之後奧羽地區發生反豐臣一揆。一揆平定後,由於繁長、義勝父子有煽動藤島一揆的嫌疑被流放到大和國,之後參加文祿之役才獲得赦免,並領1萬石高回歸上杉家。慶長三年(1598年),景勝轉封到東北的會津,繁長則擔任田村郡的守山城主。慶長五年(1600年)爆發關原之戰,景勝命繁長改任信夫郡的福島城主,並與梁川城主須田長義一同防範伊達氏的侵攻。關原之戰東軍勝利,此時在攻擊最上義光的直江兼續不得不撤退(長谷堂城之戰)。10月6日,伊達家的片倉景綱、茂庭綱元、屋代景賴等人便開始攻擊福島城,義勝出城迎擊但遭伊達軍擊退。後來進行守城戰,成功擊殺片倉景綱的數名家臣,伊達政宗停止攻擊並退往國見山的陣地,這時須田長義則從信夫山的後方出陣攻擊伊達軍的運輸隊,繁長也趁機進攻伊達軍,成功擊敗伊達,此乃松川之戰。但關於這場戰役有許多說法,此乃其中一種,但繁長成功守住福島城並使伊達軍撤退是千真萬確的。戰後上杉家為對付德川家康,家中分為抗戰派與講和派,直江兼續堅持抗戰到底,繁長則是支持講和,最後景勝同意講和,繁長與千景親為上杉家的存續到處奔波,景勝與兼續也上京向家康請罪,才從原本可能領地全部沒收的情況轉成會津120萬石減封為米澤30萬石。由於上杉家不因此事裁員,為支付全員的薪資,多數家臣全部減薪,繁長也僅剩3300石與上杉家共渡難關。也因此事繁長繼續擔任福島城主,日後本庄氏在米澤藩也一直是家中的首席重臣。慶長十九年(1614年)辭世,年74歲,法名憲德院殿傑伝長勝大居士。出處 http://www.twwiki.com/wiki/%E6%9C%AC%E5%BA%84%E7%B9%81%E9%95%B7
柿崎景家 Kakizaki Kageie(1513年-1574年)柿崎利家之子,別名彌次郎。柿崎氏自稱為清和源氏新田氏之後裔,遠祖乃是南北朝名將新田義貞之子義宗,在義宗於應安元年擊敗越後守護上杉憲顯後,作為南朝在越後的柱石,世代居於柿崎而稱柿崎氏。然而另一方面,根據江戶時代米澤柿崎氏的系譜,柿崎氏其實應該是桓武平氏大見氏的後代,始祖應為城兵衛太郎維繁之子,擔任柿崎地頭一職的城家信,後來在南北朝內亂中一度沒落流於伊豆大見鄉,遂稱大見氏,其後隨上杉氏重回越後柿崎,恢復柿崎地頭職,遂自稱柿崎氏。天文年間上條上杉氏的上條定憲為了從守護代長尾為景中奪回政權聯合大熊朝秀、宇佐美定滿、平子彌三郎、新發田綱貞、中條藤資、黑川清實、色部清長、本莊房長等國人眾興兵與之會戰,是役中當時仍名喚柿崎彌次郎的柿崎景家卻率領一族投入為景派,並立下戰功,因此得到了和泉守的官銜,除了本領猿毛城之外在接通下越及上越的扼要處柿崎木崎山上建城。在長尾為景將家督之位傳給長子晴景後,家中重臣黑瀧城主黑田秀忠於天文十四年(1545年)起兵謀叛,柿崎景家一度響應,但隨即被為景幼子長尾景虎寢反,黑田秀忠也在翌年再次起兵時被討平,一族悉數自刃。柿崎景家也在臣服長尾景虎後受其贈與「景」字將名字由「彌次郎」改為「景家」。柿崎景家也在自己的領地柿崎修建了楞嚴寺,並力邀名僧天室光育擔任住持,楞嚴寺中也還保有景家在天文八年(1539年)時講述知識的抄本,足可見柿崎景家對學術文化建設的重視。之後長尾景虎與兄長晴景爭位,直到天文十七年(1548年)在守護上杉定實的調停下晴景將家督讓與景虎,兄弟爭位期間柿崎景家在戰場上的驍勇表現也為景虎所讚,稱之為:「越後七郡無人能敵」的家中首席猛將,和宇佐美定行、本莊繁長、中條藤資、加地春綱、直江景綱、齋藤朝信並列為越後七手組,並與直江景綱共同擔任手判奉行。天文二十三年(1554年),由於當時長尾景虎為了防範武田家的信濃攻略過於逼近越後,同意協助被武田信玄逼出信濃的村上義清、高梨政賴的要求出兵北信州,所以武田信玄先發制人煽動北條高廣謀叛。但是翌弘治元年(1555年),景虎便在一月十四日讓柿崎景家與安田景元、琵琶島彌七郎率領琵琶島眾兵壓北條高廣,迫其投降。在後世以猛將之姿留名青史的柿崎景家實際上於其活躍之處並不限於沙場,景家於永祿元年(1558年)被上杉謙信任命為春日山城的留守居役,且在春日山城中賜有屋敷,並且擔綱與伊達家的外交工作。隔年,謙信上洛歸來後,柿崎景家聯合其他將領代表奉上太刀祝賀,之後在謙信麾下歷任奉行之職,在永祿三年(1560年)時於居多神社協助謙信和齋藤朝信對領內欠收發佈免除府內地區五年諸役的法令穩定民心,同年還明令禁止禁止在境內殺生狩獵、採伐山林竹木以及發炮炸山的濫狩、濫伐對領國長遠經營有相當貢獻。同年上杉謙信以柿崎景家為先鋒進軍關東,在上野廄橋城過年,隔年在北條家居城小田原城久攻不下後,於當年閏三月轉往鐮倉的鶴岡八幡宮參拜,接受關東管領上杉家的家名時柿崎景家也和直江景綱、齋藤朝信的重臣一同列席社前觀禮。永祿四年(1561年),進攻信濃的武田家與由越後來援助北信濃諸豪恢復領地的上杉謙信開戰,爆發著名的第四次川中島會戰,當役中信玄採用馬場信房等家臣所建議的啄木鳥戰術,暗中命馬場信房率軍趁夜繞路遠襲景虎本陣,不料此計卻被景虎識破更將計就計,趁朝霧之時以柿崎景家為先陣率一千五百兵馬一鼓作氣從妻女山向下對武田軍在八幡原的信玄本陣發動猛攻,不但擊潰武田信繁隊,更將信繁討取,同時將來援的山縣昌景打退,最後是武田軍馬場信房、高阪昌信支隊回援才堪堪擋住柿崎景家的進襲,也因為馬場信房、高阪昌信的回援讓上杉軍在人數上再落下風,於是謙信下令撤軍。戰後,雖然上杉、武田兩家勝敗難算,但是作為上杉軍先鋒、作戰勇猛駭人的柿崎景家武名大振,甚至響到西國一帶。川中島會戰中,柿崎景家所採用的戰術乃是所謂的「一騎打」,也就是憑藉主將個人的武藝,率領親兵部曲於交戰時率先殺入敵陣,攻破其陣形再由步兵掩上衝殺,在主將領先衝鋒的帶領下,這樣的方式可以激起部隊奮勇作戰的士氣。但是在戰術逐漸演變成團體戰、組織戰的時代裡這種倚仗個人勇力的「一騎打」戰術本來是應該被逐漸淘汰的,但是由於柿崎景家本身超群的體格及武藝使得這套過時的戰術仍然在各處戰場上取得相當的成效,建立起柿崎景家的赫赫勇名。元龜元年(1570年),上杉謙信與在關東纏鬥多年的北條氏康和議締結相越同盟,當時由上杉方以柿崎景家為主要的交涉人員和北條氏邦、氏照進行相關的談判,最後達成了謙信收氏康七子氏秀為養子,上杉方也以柿崎景家之子晴家為人質送往小田原城的協議。天正元年(1573年)時椎名康胤再度背叛,上杉謙信以柿崎景家為先鋒攻入越中,終徹底討平椎名康胤、神保長職將越中平定,遂揮軍逼向能登、加賀,同時柿崎景家的地位也再度提升,不但可以裝備三百騎的親兵,在保倉川以北一帶也擁有三萬貫的領地。一般來說,柿崎景家的死因流傳最廣的自當是在天正三年(1575年)時至京都負責出售上杉家的三百匹馬,並交涉青苧的貿易事項時織田信長高價購入還送了一套精美和服給他,最後引起謙信懷疑其與織田家內通,遂在越後水島將柿崎景家父子誅殺。甚至還有後來上杉謙信之死便是因為他見到了被他冤殺的柿崎景家亡靈的閒話。但是經過近年的考證,柿崎景家應該是在天正二年(1574年)至三年期間病故,後來是其子晴家於天正五年(1577年)與織田信長內通被殺,後世穿鑿附會,結果變成柿崎景家也被牽連在內。至今新潟縣柿崎町的楞嚴寺中仍供奉著柿崎景家夫妻肖像,其在柿崎町流傳的名聲與海音寺潮五郎的小說《天與地》中替柿崎景家塑造的好色形象是截然不同的,所以當《天與地》改拍成電影後柿崎町民都抵制觀看。這可歸因是江戶時代類似小說的軍記、物語大量興起,加上講說藝人的渲染,使得柿崎景家在文政方面的能力遭到貶抑,甚至跟呂布、張飛一樣完全被改變成大老粗,智謀、文藝的表現完全被抹煞。出處 http://m.gamer.com.tw/forum/C.php?bsn=60238&snA=289
武田信豐 Takeda Nobutoyo(1514年-沒年不詳)武田元光之子、妻為六角定賴之女;幼名彥二郎。天文元年(1532年)元光出家隱居,18歲的信豐在困境中繼承家督,一心想要通過戰爭恢復武田氏昔日的輝煌。天文四年(1535年)10月至次年5月,信豐不顧家老粟屋元隆的勸阻,一意發動對丹後田邊城的進攻。由於將帥不合以及大永七年(1527年)川勝寺合戰的慘敗,創傷尚未撫平。信豐兩度對田邊城的攻略都遭到失敗,粟屋親榮之子粟屋勝春於該役戰死。信豐將挫敗的原因歸疚於粟屋元隆的不盡心力,元隆則因發動戰爭所產生的沉重負擔而怨恨信豐,雙方的矛盾在戰役結束後迅速激化。天文七年(1538年),雙方的矛盾達到頂點,粟屋元隆出奔至丹後田邊城,開始對若狹武田氏的武裝反抗。由於元隆的行動得到若狹一部分家臣的同情,使得信豐在很長時間裡未能對元隆的反叛采取有力措施進行鎮壓。同年,7月17日,由於元隆的反亂已對信豐在若狹的統治造成相當大的不利影響,信豐強行組織討伐軍出陣遠敷郡谷田寺。7月27日,粟屋元隆在被擊敗後逃往遠敷郡名田庄;9月8日,元隆又離開若狹前往丹波尋求細川晴元勢的支持以重新進攻若狹。借著元隆反亂造成家中局勢不穩的機會,叔父武田信孝也乘機掀起爭奪家督的叛亂。天文七年(1538年)9月20日,受武田信孝邀請的朝倉孝景借幕府命令平定若狹亂局的名義攻入若狹。信豐在嚴峻的局面下表現自己一生最傑出的行動,信豐一方面聯接加賀的本願寺證如,以加賀本願寺軍攻入越前來牽制朝倉氏,另一方面迅速擊破信孝勢力。而朝倉孝景也被迫撤回越前。接下來信豐以得勝之軍再次擊敗粟屋元隆,元隆失敗後再次逃亡。作為粟屋氏本家家督的元隆雖然這次內亂的始作俑者,但樹大根深的粟屋氏分為幾家,而幾個分家在此次亂局中都站在信豐一方並立下功勛,內亂之後由幾個分家的家督牽頭組織若狹一部分重臣為粟屋氏對內亂應負的責任進行開脫。信豐雖然對粟屋元隆遺恨未消,但一方面不能不給重臣們面子;更重要的一方面則在於,粟屋氏最初封在東若狹三方郡就是為防備朝倉氏,在與朝倉氏再次交惡的時候嚴懲粟屋氏的話,輕則造成戰力下降、邊防不穩;重則導致粟屋氏背離投靠朝倉。處在信豐的立場,有朝倉氏做後臺的武田信孝比其他任何人都更加危險。在權衡利弊之後信豐把謀反歸咎於粟屋元隆一人,對粟屋氏只做象征性的處罰,而三方郡與國吉城仍舊牢牢握在粟屋氏手中。雖然流亡的武田信孝在越前向信豐提議和談,但信豐對其在朝倉氏的支持下所擁有的競爭力感到疑忌。在得到岳父六角定賴支持後,信豐斷然拒絕讓信孝再次返回若狹。心有不甘的武田信孝開始借朝倉軍對若狹進行不間斷的騷擾,而粟屋氏所領的的三方郡深受其害,領內產生強烈的反朝倉情緒。由於朝倉氏積極介入若狹的內政,在力量對比中處於劣勢的信豐不得不進一步依靠六角氏的支援。很快一部分不勝朝倉氏騷擾的家臣提出與朝倉氏和睦的建議,所持理由是反正都要依靠別家,那與其依靠隔著淺井、朽木而緩不濟急的的六角氏還不如就近依靠朝倉氏。信豐對此十分惱怒,若狹君臣間又開始新一輪對抗。與敦賀郡司朝倉宗滴為鄰的粟屋氏因為領國處於隨時可能被宗滴吞並的危險中,出於保衛領國的原因而站在信豐一方,從而重新得到信豐的信任並迅速恢復筆頭重臣的地位。此後信豐雖然沒有被朝倉氏在戰場上擊敗,但在和越前的國力對比上,若狹卻處於絕對的劣勢。隨著長期的征伐,許多不堪重負的家臣為自身的利益放棄追隨信豐,若狹國內形成旗幟鮮明的親六角派與親朝倉派並產生尖銳對立;而親朝倉派的首領正是信豐的嫡子-武田義統。天文二十一年(1552年),長期作為信豐後臺的六角定賴去世;失去明主的近江六角氏迅速衰弱下來,六角氏對若狹的影響也隨之減小。若狹國內親六角派與親朝倉派的對抗失去平衡,武田義統獲得壓倒性的優勢;有鑒於此,朝倉氏放棄對武田信孝的支持,改而全力支持武田義統。弘治二年(1556年),信豐之弟-武田重信為親六角派,無法坐視親朝倉派上臺執政,在反朝倉派中的粟屋勝久支持下向親朝倉的義統發起挑戰。雖然粟屋勝久在若狹國擁有舉足輕重的軍力,但其在敦賀郡朝倉軍的壓迫下根本無法離開三方郡國吉城去小濱支援重信,於是重信很快被占優勢的義統擊敗。擊敗重信後,義統把矛頭指向作為親六角派總大將的父親信豐。從永祿元年(1558年)7月至次年6月,若狹爆發內戰,在近江六角氏的調停下以信豐隱居為條件而很快結束。永祿元年(1558年)信豐與義統父子正式開始內戰,但內戰在近江六角氏的調停下以信豐隱居為條件很快結束。出處 http://tw.hjwzw.com/Book/Read/33851,7089633
武田元光 Takeda Motomitsu(1494年-1551年)武田元信的次子,幼名彥次郎,官至伊豆守、大膳大夫。若狹武田氏源自清和源氏義光流,是甲斐源氏武田氏的支流,武田信榮受將軍足利義教之命在永亨十二年(1440年)以討伐一色義貫的功績,代替一色氏獲得了若狹一國和若狹守護之職。自武田信榮起連續九代擔任若狹守護。永正十六年(1519年),父親元信出家隱居,將家督讓予二十七歲的元光。元光繼位後,於大永二年(1522年),將居城遷往新建築的後瀨山城,接著又對家臣的知行進行調整,在一定程度上扭轉家中枝強干弱的情況。但在元光還未來得及鞏固這種改變時,一場風暴又將元光的努力付諸流水。大永六年(1526年)因內亂而變得十分虛弱的管領細川高國無力抵抗細川晴元與三好元長的進攻,於是遣使許以重利邀請元光上洛以對抗細川、三好勢。武田元光利令智昏,不顧自身實力弱小與領內隱藏的危機於大永六年(1526年)12月26日,輕率起兵上洛。然而,丹波國的波多野稙通和柳本賢治背叛高國,而擁立足利義維成為堺公方的細川晴元亦隨之舉兵。大永七年(1527年)2月13日,兩軍戰於京都西七條川勝寺,高國、元光方面大敗。次日細川高國、武田元光奉將軍足利義晴逃往近江阪本。此役失敗不但輸掉若狹武田氏自武田信賢起開始建立的武名,據『福井縣史年表』所載的一句「多くの家臣を失う」的慘況也注定元光鞏固領國的努力在瞬間崩塌,若狹很快開始了直至武田氏滅亡才平息的家臣叛亂。此外,隨著界公方府的成立,若狹武田氏由幕府支柱變成亂臣的不利形勢也對若狹的安定產生消極影響。川勝寺合戰的慘敗也給粟屋氏帶來不亞於主家的嚴重打擊。作為若狹武田氏的首席重臣,粟屋氏出兵最多而損失也最大;此役中粟屋周防守家長和粟屋掃部助率兵500擔任先陣並一度擊敗敵軍,此外粟屋氏又出兵800—1000人跟隨元光上洛。隨著合戰的失敗,不但粟屋周防守家長與眾多兵將戰死,粟屋軍那曾經令京都人都目瞪口呆的精良武具亦完全喪失,在這種情況下粟屋氏一族對武田元光產生強烈的不滿。另一方面,留守西若狹以防備丹後一色氏的逸見氏卻因為其他家臣的損失而使自己在家中的地位得到相對提高。威信受到重創的武田元光在回到領國之後發現家臣都對自己產生懷疑,元光在做了一番無用的努力後終於失去信心。天文元年(1532年),出家隱居,將自己完全沉溺於文化研究中以求忘記之前的慘痛失敗。天文二十年(1551年)死去,年58歲。出處#1 http://tw.hjwzw.com/Book/Read/33851,7089633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6%E7%94%B0%E5%85%83%E5%85%89
武田元明 Takeda Motoaki(1552年-1582年)武田義統的長子,母親為將軍足利義晴之女,幼名孫八郎。若狹武田氏本是甲斐武田氏的庶流,最初甲斐武田氏同時擔任甲斐、安芸兩國守護,後於蒙古襲來之際甲斐武田氏當主信成將安芸守護一職讓與其弟氏信,後來氏信的曾孫信榮討伐一色義貫有功,得到義貫舊職若狹守護的官位,遂創建了若狹武田氏的基礎。之後若狹武田氏在應仁之亂中從屬於東軍在對丹後的侵攻中十分活躍,獲得幕府厚信並熱心於文化一度威振丹後、若狹兩國,但是在祖父信豐的時代,先是有丹後的海賊入侵,同時在河內、丹波與三好家的爭鬥中區居下風,後來又出現祖父信豐與父親義統父子爭位的紛亂,促使家臣團分裂,因而在義統繼為當主後,於永祿四年(1561年)家中有力國人眾國吉城主栗屋勝久及碎導山城主逸見昌經掀起叛亂,雖然最後若狹武田氏藉著盟友越前朝倉家的兵力勉強壓下,但昔日的威名已一去難返。然而在武田元明日益成年後,與父親義統也產生了強烈的爭端,而且叔父信方也武田家內亂中以遠敷郡為據點擴張勢力,武田元明與盟國越前朝倉家聯合,父親義統則聯合了重臣逸見氏、栗屋氏。永祿九年(1566年),武田元明迎娶近江名家京極高吉的次女龍子為妻,同年武田元明的舅父足利義昭往依若狹武田氏希冀其幫助幕府復興,但是眼見若狹武田氏君臣不睦、父子相爭的情況義昭一行人很快便放棄對若狹武田氏的指望,改道投靠了越前朝倉家。翌永祿十年(1567年),元明之父武田義統辭世,繼承了家督之位的武田元明這才知道當家的困難,在《朝倉文書》中與朝倉家來往的書信裡表示「斷絕眼前」深深傳達了對家中紛亂的無力感。然而回應著元明之無奈的,卻是永祿十一年(1568年)越前朝倉義景的攻略。是年八月,越前朝倉家以對義統的盟約要展開對「元明的保護」為名義出兵若狹,其併吞若狹之心昭然若揭,由於無法團結家臣抗敵,朝倉軍輕而易舉地直逼武田元明的居館,為此元明求得丹後一色家的援兵以誓願寺一帶為防御線抗戰,但是在朝倉家的大舉進犯下這無濟於事的抵擋遭到摧毀,居館轉眼被攻克,武田元明轉而投向後瀨山城再度組織防衛戰,但仍不果而被朝倉軍生擒。同時家臣栗屋勝久倚國吉城力抗朝倉軍、而逸見昌經亦結合了西若狹的水軍勢 力以大島丸山城為本據自立。由於此役朝倉家所高舉的是大義名分是「保護」武田元明,因此在攻下若狹後武田元明夫妻及一子一女也被妥善保護送往朝倉家本城一乘谷城,同時未順從朝倉家的武田家家臣則紛紛投向新近上洛的織田家,若狹完全淪為越前朝倉家的屬國。元龜元年(1570年),織田信長正式和越前朝倉家征戰,武田元明也趁此時派遣侍臣與舊臣協商,意圖假借織田信長之力脫出越前,以栗屋勝久、逸見昌經為首的若狹眾加入了織田信長的若狹平定軍。天正元年(1573年)八月,織田軍攻入越前,朝倉義景滅亡,武田元明遂得到回到若狹的機會蟄居於神宮寺,然而舊日的領地已全被信長劃歸其重臣丹羽長秀。武田元明隨同昔日的家臣若狹眾投入了織田家,於天正三年(1575年)在栗屋勝久和逸見昌經的陪同下上京晉見信長,在這場會面中織田信長意思性地給了武田元明三千石的領地,和舊日家臣同樣列為丹羽長秀的屬下。但是這並不代表織田家對元明的重視,只是如同羽柴秀吉起用京極家、信長以三子信孝繼承神戶家一般,用於安撫久為名門武田家臣屬的若狹領民,武田元明不過是被織田信長、丹羽長秀當作是招牌來使用的傀儡。天正九年(1581年),信長發起了由正親町天皇觀閱下的大軍事演習中,並欽點丹羽長秀擔任一番手,丹羽長秀也統領以往昔名門出身的武田元明連同本為其麾下家臣的內藤、熊谷、栗屋、逸見、山縣等若狹眾並列前進,這對出身高第的元明來說,無疑是一種嚴重的尊嚴傷害,加上在織田家中長年遭到的壓抑使武田元明對丹羽長秀多有不滿。天正十年(1582年),丹羽長秀受命出征四國,武田元明負責留守,同年六月明智光秀發動叛亂,織田信長於本能寺之變中故世,留守若狹的武田元明意圖恢復舊領遂響應明智光秀的號召,並且加入明智軍參與了對丹羽長秀居城佐和山城的攻擊,但是武田元明復興本家的意圖很快便隨羽柴秀吉的反攻破碎,在明智光秀於山崎之戰中陣亡後,丹羽長秀即在六月十六日親率大軍攻打佐和山城驅逐了武田元明的部隊,同年七月十九日武田元明在丹羽長秀的追擊下於近江海津法雲寺自害,葬於海津寶幢院,法名法雲寺殿文甫紹昌。在武田元明死後,其妻京極龍子被秀吉納為側室,稱松丸殿。留下的二子一女中女兒早夭,兩個兒子被過繼為秀吉妻兄木下家定的養子,長子木下勝俊於文祿三年(1594年)領有若狹小濱八萬石,之後勝俊成為著名歌人「長嘯子」,二男利房領若狹高濱三萬石在關原合戰時因從屬於西軍,戰後失去領地,後於元和元年(1615年)大阪夏之陣中從屬於德川方,所以戰後獲得了備中足守二萬五千石的領地,利房的子孫皆為足守籓籓主。觀武田元明一生,足可以「志大才疏」形容,但其生涯也是可悲,武田元明作為若狹武田氏的末代當主,祖父、父親留下了千瘡百孔的家業,繼位之後內有重臣不安於室、外有強敵虎視眈眈,使他真正在若狹當家作主的日子居然連三年都不到,甫繼位便遭到朝倉家攻打,後半生就先後在朝倉、織田兩家強豪的的擺弄中渡過,高傲的家世讓他備受軟禁,連模仿一般國人眾當個牆頭草也沒機會;也使他傾向支持維護舊秩序、擁有高度文化內涵的明智光秀而在信長死後的大亂中站錯位置遭到淘汰,其禍雖是自取,但也是人之不運。出處 http://baike.baidu.com/view/901809.htm
武田義統 Takeda Yoshimune(1526年-1567年)武田信豐的長子,母親為六角定賴之女,正室為足利義晴之女,幼名彥二郎,初名信統,受將軍足利義晴偏諱「義」字,名為義統。在父親信豐時,和越前國的朝倉氏敵對而讓自家走向衰敗。對父親作為不滿的義統,最終決定效法甲斐國的武田信玄從父親信虎手中奪取家督之位。但是固然無能的信豐卻不願意放棄家督也不願意讓宿敵朝倉氏進入若狹,在旁圖謀家督之位的武田重信也等待兄長信豐的沒落。弘治二年(1556年),重信的筆頭重臣國吉城城主粟屋勝久的支持下向侄兒義統發起挑戰;至此,若狹開始了無休止的內戰。有朝倉氏做後台的義統在弟弟武田信方的幫助下很快就擊敗了重信與勝久的挑戰,但隨著義統勢力的強大使得義統與信豐的矛盾也進一步激化。永祿元年(1558年)信豐與義統父子正式開始內戰,雖然內戰在近江六角氏的調停下以信豐隱居為條件而很快結束,但若狹武田本家對所領的支配力卻因為這兩次內戰大為下降,在義統繼任家督後所能實際控制的領土只限於小濱郡而已(逸見昌經控制大飯郡、武田信方控制遠敷郡、粟屋勝久控制三方郡)。圖謀振興的義統在國內遭到了巨大的困難,拋開已是明顯下克上的粟屋氏與逸見氏不說,就連仍然留在身旁的親兄弟信方也已利用之前的內亂,以遠敷郡宮川為據點擴張勢力,建立了自己一套體系以求掌握家中實權。在國內一籌莫展的義統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把希望寄託到了自己的妻弟征夷大將軍足利義輝身上,義統從日漸枯竭的財庫中儘可能地向幕府進貢以換取支持;同樣在謀求復興的足利義輝自然很樂意擁有義統這樣一位盟友,雙方因而變得非常親密。然而事與願違,義統進獻的金錢固然沒能使足利義輝復興室町幕府;而義輝發出的敕令亦未為義統帶來好處,下克上的家臣們把幕府的敕令當做廢紙,武田信方則因為兄長的居心和金錢的損失而與義統更加疏遠。義統為了振興國家而費盡心力,得到結果卻是令人失望的更加衰弱。永祿四年(1561年),若狹武田四天王(粟屋勝久、逸見昌經、熊谷直之和內藤重政)之一的碎導山城城主逸見昌經勾結丹波松永長賴發動叛亂,義統無力鎮壓,於是向越前朝倉氏請求援軍。朝倉氏當主朝倉義景派敦賀郡司朝倉景紀赴若狹幫助鎮壓,在武田、朝倉聯軍的攻擊下逸見昌經遭到了慘敗。內亂雖然稍微得到平息,但朝倉軍的進駐則更進一步的削弱了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永祿六年(1563年),朝倉軍單獨對粟屋勝久的國吉城展開攻略,充分體現了朝倉氏已經無視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義統當然不滿朝倉氏對若狹的侵略行為,在雙方矛盾迅速激化的情況下朝倉義景放棄了以義統作為代理的若狹攻略計劃,改而培植武田信方和義統之子武田元明以求進一步控制若狹。永祿八年(1565年)5月,13代將軍足利義輝被暗殺。一年後,足利義昭到達若狹小濱城要求姐夫義統助其上洛,雖然若狹武田氏此時已十分衰弱,但其與幕府長期的友好關係及其所處地理位置仍舊使得義昭對其寄予了希望。但義統對此有心無力,他一方面受困於領國的內亂,另一方面握有家中實權的武田信方也表示反對,根本無力支持足利義昭上洛;深感失望的義昭於9月前往投靠越前朝倉氏。永祿十年(1567年)義統在失意中離開人世,享年42。義統並沒有武田信玄那樣的才略,卻貿然模仿晴信的做法,結果使得本已十分衰弱的若狹武田氏徹底分崩離析,義統的失意是事所必然,但他留給元明的爛攤子卻使若狹武田氏的最終滅亡成為大勢,志大才疏的盲動所能帶來的災禍莫過於此。出處#1 http://www.twwiki.com/wiki/%E8%8B%A5%E7%8B%B9%E6%AD%A6%E7%94%B0%E6%B0%8F 出處#2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AD%A6%E7%94%B0%E7%BE%A9%E7%B5%B1
河田長親 Kawada Nagachika(1545年-1581年)河田元親的長子、正室為北條高廣之女;幼名岩鶴丸,號禪忠。據藤原氏河田系圖所載,河田氏份屬藤原鎌足的後裔,但歷經上百年的流傳,到父親元親的時代,河田家這一脈已相當沒落了。時值永祿二年(1559年),越後大名上杉謙信上洛參見將軍足利義輝時,中途前往近江日吉大社朝拜並與六角氏會面,當時僅十四歲的長親隨父親及鄰近其他小國人眾前往接風,謙信慧眼識英雄,認為年少的長親具有不錯的才能因而將他收為側近,在回轉越後時,河田一族便隨著上杉家遷往越後居住。由於長親溫厚的性格和智略,使他很快受到上杉謙信的重用,負責對越中方面外交工作的奉行職,並在永祿四年(1561年)上杉謙信南下關東攻打北條家時出陣,擔任上野沼田城的城將,於翌年出兵至柏崎和上杉軍會合。永祿八年(1565年)上杉謙信出兵下總協助盟友里見家時,長親也和北條高廣擔任在沼田當地集結軍勢的準備工作,隔年再次出兵關東時,也與直江景綱、北條高廣一同被任命為維持軍紀的奉行。永祿十年(1567年),長親負責調停了犬茂島一帶土地界線劃分的爭執,長親雖是上杉家的新進將領,但是短短數年間卻已立下不遜於許多元老宿將的功勳,因此贏得上杉謙信的高度信賴,所以在古志長尾氏的景信隨謙信改姓上杉進入春日山城奉公後,上杉謙信便讓長親繼承古志長尾氏的家名,成為栖吉城主,統率謙信的旗本軍團「栖吉眾」,但是長親為區分主從之別,雖繼入古志長尾氏,平時卻絕少使用,對外文書仍是自稱「河田長親」。永祿十一年(1568年),長親和蘆名家的平田舜範交誼促進上杉、蘆名兩家的友好,以牽制叛將本庄繁長。同時謙信和越中一向一揆的矛盾也越加強化,又有武田信玄從中主導,雙方衝突日劇,原本臣屬上杉家的越中大名椎名康胤因不滿上杉謙信饒過宿敵神保家並且與之結盟以扶助畠山義綱回歸能登,令椎名氏始終無法獨大於越中,而接受武田信玄的策反,叛出上杉家,轉而和一向一揆合攻神保家。為了救援神保家,長親受命領栖吉眾擔任先鋒隨上杉謙信出兵越中攻打椎名氏,戰後謙信遂以長親擔綱越中魚津城主,和新庄城的鰺坂長實同為上杉家越中攻略的中心人物,和一向一揆展開拉鋸戰,同時長親也負責和能登大名畠山家的外交事宜,與畠山家重臣遊佐續光多有書信往來,也身任宮津八幡宮的社職,已穩定當地民心。元龜三年(1572年),越中的上杉勢力跌到前所未有的低點,儘管長親與鰺坂長實始終奮戰不懈,但是在有地頭蛇椎名康胤之協助下,一向一揆的戰況越發有利,當年六月雙方更是合兵包圍了神保家的火宮城,其後鰺坂長實救援失利,火宮城失陷更一鼓作氣攻下了神保家的居城富山城,神保家投降一揆眾,一時越中反上杉的勢力大振。同年八月,為此大怒的上杉謙信憤而以直江景綱為大將出兵,在鼬川擊破了神保、一揆聯軍,並於十月增兵魚津城,讓長親出戰尻垂同樣大破神保、一揆聯軍,並攻陷椎名康種的越中金山城。翌元龜四年(1573年),上杉軍攻下神保家的富山城,越中再度改幟。隔年武田信玄故於上洛之戰後,越中一向一揆失去了背後支持者,加賀的一向一揆也和織田家交戰無法長期增援越中,上杉謙信趁此大好形勢,再度加緊出兵,長親負責引領各路上杉軍猛攻各處反上杉勢力的城池,越中一向一揆、神保、椎名等先後於天正二年(1574年)戰敗臣服,神保家中親近武田家的神保長住遭到放逐,原來椎名氏的居城松倉城也交給長親。至此,上杉謙信終於完全攻佔越中,有鑑長親在越中戰陣的功勞,獲加封越中太田下鄉的領地,同時父親元親擔任富山城主,輔佐長親統轄越中。戰後長親為了鞏固上杉家對越中的支配於今泉另築新城,並建制經營松倉金山為上杉的軍費開源。翌天正五年(1577年),上杉謙信意圖讓畠山家送入上杉家的人質畠山義春,即謙信的養子上杉政繁繼承畠山家,藉以掌握能登一國,但是遭到了畠山家權臣長續連的反對,謙信便以此名義大舉出兵能登,攻打七尾城。是役之中,長親亦隨軍出征,為策反遊佐續光出有大力,因此在上杉謙信將主力轉往手取川迎戰來援長續連的織田軍時,長親便和鰺坂長實共同處理七尾城的接收事務。天正六年(1578年)三月九日,上杉謙信於春日山城急死,長親悼念主恩出家入道,號禪忠。因為謙信生前未確立繼承人,兩名養子上杉景勝、上杉景虎各擁家臣對立,在這場被稱為御館之亂的繼承糾紛中,長親支援上杉景勝,但伯父河田重親及古志長尾氏的原當主上杉景信卻投向景虎方,使得古志眾一時分裂成兩方。在上杉家陷入內亂的同時,於手取川之戰中敗退的織田家大將柴田勝家也伺機捲土重來,在鎮壓加賀一向一揆後以長連龍為引導,攻奪能登,直逼越中而來。越中南方的飛驒也因謙信之死改幟,由織田信長的連襟姉小路賴綱帶頭服從織田家,並且讓降將神保長住對越中的神保家舊將進行游說,說動了齋藤信利兄弟、菊池武勝、屋代一族、神保長張等改投織田家。作為上杉家派駐越中的最高軍政指揮官,長親在家內生亂同時仍從容不迫以穩定局勢為先,未直接參與御館之亂的戰事,保住上杉家在越中的優勢。同年九月,織田信忠為了響應神保長住的策反,派遣家臣齋藤長龍領兵穿越飛驒增援越中戰線,聯合叛出上杉家的蛇尾城主齋藤利信一同攻打今泉城,長親獲訊後隨即增兵今泉城以堅守對抗織田軍,齋藤長龍見攻城不力便趁夜退走,長親、椎名小四郎見機不可失遂啣尾追擊織田軍,不料反被齋藤長龍巧妙利用地形,借月岡野的由寬漸窄的扇狀地形,一舉反攻,今泉城淪陷。長親乃是謙信信用多年的要將,儘管織田家在月岡野之戰一度佔了上風,但越中大部分城池仍是為長親所掌握,為了降低攻略越中的難度,在獲得織田信長首肯後,柴田勝家在天正八年(1580年)潤三月採用懷柔手段承諾劃割長親的家鄉近江一部份作為條件,試圖誘降長親,卻為長親嚴詞拒絕。翌天正九年(1581年)三月,長親因急病於越中松倉城辭世,年37歲。長親死去後,上杉家失去足以繼續拱衛的有力武將,在魚津城之戰失敗,越中一國大半落入織田家手中。而長親死後,其子河田岩鶴丸隨之夭折,改由三弟直親之子河田親詮繼任當主。雖然家名得以保持,但在上杉軍門中河田氏的兵權已大幅縮減,由長親一代構成的栖吉眾亦告瓦解,在上杉家改封會津後,河田親詮為改封至田村郡領三千石,後又關原之戰上杉家減封遷至米澤時,擔任信夫郡代,配屬御馬迴組存至幕末。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8823155/
畠山義綱 Hatakeyama Yoshituna(生年不詳-1594年)畠山義續的長子、母不明、正室為六角義賢之女;幼名次郎,別名義則、義胤,戒名德榮。義綱出身於能登畠山氏,畠山氏本出自桓武平氏,鐮倉時代被北條氏消滅,當主畠山重忠之妻(一說重忠之女)改嫁足利義純,足利義純改姓畠山,並繼承畠山家的舊領。畠山氏的血統從「平氏」變成「源氏」。源氏畠山家後分為二本松畠山家、河內畠山家和能登畠山家等。河內畠山家躋身室町幕府三管領氏之一,該族的家督之爭是「應仁之亂」的起因之一。二本松畠山氏後為伊達政宗所滅,河內、能登畠山氏家督逐漸淪為家臣的傀儡,先後退出曆史舞台。天文二十一年(1551年),父親義續為前年發生的「能登天文之內亂」負責而隱居,於是把家督之位讓予義綱。但是在義綱政權初期,因為義續是後見人,義綱在弘治元年(1555年)之前都沒有主體行動。弘治元年(1555年),因為「畠山七人眾」(重臣們為把大名傀儡化而建立的政治合議組織)崩壞,中心人物溫井總貞被義續・義綱父子等人暗殺。在這次暗殺事件後,溫井氏與和溫井氏相當親密的三宅氏以加賀一向一揆為己方發動大規模的反亂,一時間外浦被佔領(弘治之內亂)。但是這次內亂亦在永祿三年(1560年)期間被義綱方鎮壓。在這次內亂的過程中,義綱方的士氣高昂,於是大名專制支配被確立。這次內亂終息的永祿三年(1560年)至永祿九年(1566年)時期是末期能登畠山家比較安定的時期。在能登國內沒有家臣謀反或內亂發生。還有向將軍家的贈答在永祿四年(1561年)再度開始,氣多社的興建亦得到朝廷許可而得以實行。後來在永祿五年(1562年)被上杉謙信攻擊的神保長職向義綱請求仲介並調停成功等,開始在外交活動上活躍。同年接受正親町天皇的敕許而再度興建能登一宮,自身亦通過朝廷和幕府來寄進7千疋錢。但是反抗以義綱為中心的大名專制支配的長續連、遊佐續光、八代俊盛等重臣在永祿九年(1566年)發動政變並把義續・義綱父子追放(永祿九年之政變)。因此義綱等人逃往有親戚關係的六角氏領地近江阪本。以奪回能登為目標的義綱等人在六角氏的支援以及與上杉謙信和神保長職等人的合作,在永祿十一年(1568年)侵攻能登,但是失敗並敗退。之後復權的策劃亦沒能成功。有史料指義綱後來成為豐臣秀吉的家臣,但是不能確定。文祿二年(1593年)於近江伊香郡(余吳町)的余吾浦死去。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5%A0%E5%B1%B1%E7%BE%A9%E7%B6%B1
直江兼續 Naoe Kanetsugu(1560年-1620年)樋口兼豐的長子、母為藤もしくは蘭子、妻為直江景綱之女.阿船;幼名與六、初名樋口兼續,繼承直江氏,名為直江兼續。先祖據説是平安時代源義仲的忠臣義仲四天王之一的樋口兼光,對於其父兼豐的身份有所爭議,根據米澤藩的記録《古代士籍》和《上田士籍》樋口兼豐是長尾政景家老、上田執事,而根據《藩翰譜》兼豊只不過是管理薪炭的小吏。少年時代 生於越後國阪戶城(現新潟縣南魚沼市),湯澤町姓樋口的很多也有說他生在越後湯澤。五歲開始在仙桃院(上杉謙信的姐姐同時也是上杉景勝的母親)的推薦下成為長尾顯景(上杉景勝)的侍童.近侍。永祿七年(1564年)因為上田長尾家當主長尾政景去世,於是跟隨作為上杉謙信養子的上杉景勝進駐春日山城。目前無任何史料紀錄兼續跟隨過謙信,倒是孩童時代就早早侍奉景勝。直江家繼承 上杉謙信暴卒的天正六年(1578年),上杉家爆發御館之亂,年僅18歲的兼續和父親兼豐協助上杉景勝擊敗上杉景虎,幫助景勝快速佔領春日山城,成為平定亂事的功臣之一。天正九年(1581年),景勝的親信直江信綱被毛利秀廣殺害。為免直江氏斷後,兼續奉景勝之命入贅直江家,娶直江景綱的女兒、信綱之妻阿船,繼承直江氏,正式改名為直江兼續,並且成為與板城城主。之後,與狩野秀治共同執政,輔助景勝治理越後。豐臣政權時代 天正十一年(1583年)成為山城守。天正十二年(1584年)狩野秀治病倒,基本由兼續負責內政外交。秀治死後就完全由對外文相當擅長的兼續一人擔當。家臣們稱上杉景勝為「御屋形」(主公),稱兼續為「旦那」(主人)。天正十四年6月22日(1586年8月7日),兼續陪同景勝上洛,天皇冊封主君景勝為從四位下左近衛權少將,兼續為從五位下。在新發田之亂中為爭奪戰略要地新潟與新發田重家展開激烈的戰鬥。天正十一年(1583年)因為大雨上杉家敗北。兼續於是整治主流不定的信濃川,開鑿支流中之口川奠定現在新潟平原的基礎,然後逐漸擠壓新發田家的空間。天正十三年11月20日(1586年1月9日),佔領新潟城和沼垂城,取得新潟港的控制權。失去經濟來源的新發田重家很快衰敗。天正十五年10月13日(1587年11月13日),兼續和藤田信吉一起攻陷新發田城的支城五十公野城,之後立刻攻佔新發田城,結束戰爭。天正十六年(1588年10月7日)豐臣秀吉賜姓豐臣,以豐臣兼續的名字成為山城守。天正十七年(1589年)和上杉景勝一起出兵佐渡。佔領之後被委派管理佐渡。天正十八年(1590年)跟隨景勝參加小田原征伐,和松山城城代山田直安以及其部下金子家基,難波田憲次收降若林氏,然後作為先鋒佔領八王子城等關東多處城池。文祿元年(1592年)又和景勝一起出兵朝鮮參加文祿慶長之役取得戰功。此外還修整庄內地方的大寶寺城,以及平定領內的農民起義。兼續為恢復戰亂後的越後經濟也施行很多政策。他鼓勵農民開墾新田。越後平原現在也是日本的稻穀主要產地。他還支持手工業和商業的發展。越後農民種植一種叫苧麻的植物,在木綿沒有普及的時代苧麻被當作衣用纖維重要材料。青薴做成的布在京都能賣很高的價錢,取得很大的收益。在兼續的領導下越後變得和謙信統治時代一樣繁榮。文祿四年(1595年)1月,豐臣秀吉命令上杉景勝管理越後,佐渡的金銀礦山,兼續任代官。慶長三年(1598年)豐臣秀吉改封上杉景勝到會津成為一百二十萬石的大名,其中出羽國米澤六萬石(加上寄騎有三十萬石)賜予兼續,幾乎等同於大名的待遇,時人乃稱兼續是「天下第一陪臣」。這次改封上杉家領地被最上家領地分隔為會津,置賜地方和庄內地方兩個部分。為聯絡兩地兼續修築朝日軍道。朝日軍道是沿朝日山地山脊的險道,關原之戰後廢棄。關原之戰 慶長三年8月18日(1598年9月18日)豐臣秀吉逝世,德川家康勢力抬頭。在好友石田三成的請求下,兼續決定跟家康對立,放逐主張與德川家和睦的上杉家重臣藤田信吉。同時拒絕家康的上洛要求,執筆著名的「直江狀」。這封令德川家康大怒而招致會津遠征的直江狀後世認為是偽作,改竄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在勸阻家康上杉征伐的舊豐臣奉行的書信中所寫「這次的直江所作所行,是在有無禮之處,令您生氣也是情有可原」,「您不必和鄉下人一般見識」,兼續的信是存在的,也的確因此激怒家康。上杉景勝、兼續一面修築新城神指城來取代難以防守的若松城,一面在白河練兵準備迎擊德川軍。由於石田三成的舉兵,德川家康率領的東軍主力不得不停止對上杉的攻擊。兼續率領3萬精銳部隊入侵東軍最上義光的領地山形。最上義光和上杉家一直為庄內地方而戰事不斷。從上杉家來看領土被最上家隔開,從最上家來看領土被上杉家包圍。當初東北方面的東軍集結在最上家領地,家康撤退以後其他大名也跟著一起撤離,因此最上領地內東軍兵力驟減。義光感到危機一邊派出使者和上杉家講和,一邊向東軍諸侯求援企圖先發制人。察覺到義光動向的兼續拒絕和議。最上義光為集中兵力命令部下放棄一部分外城。畑谷城江口光清拒絕服從據城頑守,在上杉軍猛烈攻擊下失守。隨進攻志村光安守衛的長谷堂城和里見民部守衛的上山城。上山城只有500名士兵守衛,兼續派4000人的分隊,里見民部出城迎戰。上杉軍以8倍的兵力仍然久攻不下,反而損失數名武將,分隊直到最後也沒有和兼續的本隊會合。進攻長谷堂城的是兼續親自率領的1萬8000人。志村光安,鮭延秀綱帶領1千名守軍奮力抵抗,上杉軍上泉泰綱戰死。本來想速戰速決結果演變成持久戰,9月29日關原之戰失敗的消息傳來,上杉軍經過20天的戰鬥連攻不下只能撤退。詳細參照長谷堂城之戰。最上軍和前來救援的伊達政宗部隊乘勝追擊,在水原親憲、前田利益等上杉諸將的奮戰下終於撤回米澤。這次撤退非常經典,受到兼續敵人最上義光和德川家康的稱讚,後來還作為日本陸軍參謀本部的戰例。結果上杉軍進攻最上侵佔山形的行動以失敗告終,最上軍奪回庄內地方,並且發生伊達進攻上杉領地的松川之戰,但本庄繁長有成功擊退伊達。上杉景勝、兼續打算殲滅最上、伊達的構想就此破碎。江戶時代 返回本領地後,兼續原本是堅持要與德川家抗戰到底,後被上杉景勝與本庄繁長說服而作罷。慶長六年(1601年)7月,兼續隨同景勝上洛向德川家康請罪,景勝減封至米澤三十萬石,兼續六萬石。但兼續只自取五千石,其他分給其他大臣。家康知悉後讚嘆道:「能得如此之能臣,取天下可無難矣!」自此上杉家向德川家宣示忠誠。慶長十三年(1608年)兼續改名為重光,輔助上杉景勝治理米澤藩。和在越後一樣致力於新田開發和治水,在流經米澤的最上川上游修築3公里長的石堤防止氾濫,後來被稱為「直江石堤」。米澤藩表面石高只有三十萬石,實際達到五十一萬石。此外還擴大城鎮面積,振興手工業,開發礦山,只用十年就把米澤發展成擁有繁榮城下町的豐城。為和德川家搞好關係通過德川家近臣本多正信開展外交,慶長十四年(1609年)在正信幫助下免除10萬石的賦稅。兼續還把正信的兒子本多政重認作養子。儘管後來中斷養子關係仍然和本多家保持親密的友情。慶長十九年(1614年)作為東軍參加大阪之役,在鴫野之戰中立下戰功。元和五年(1619年),病逝於江戶鱗屋敷,年六十歲。據說兼續去世時,一向面無表情的上杉景勝放聲痛哭,可見兩人之間的情誼。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9B%B4%E6%B1%9F%E5%85%BC%E7%BA%8C
直江景綱 Naoe Kagetsuna(1507年-1577年)直江親綱的長子;別名與兵衛尉、初名實綱,受長尾景虎「景」字,改名為景綱。在父親親綱於永正十一年(1514年)滅越後三島郡與板城飯沼氏後以與板城為居城,直江氏成為越後國中一股強大的國人眾,直江氏在長尾為景的時代便已成為長尾家的家臣,之後景綱接連仕於長尾晴景、上杉謙信兩代,景綱原來是晴景麾下的國人眾之一,但是由於晴景無才又病弱,而且對諸國人眾極盡嚴苛,毫無統領一國之強者的風範,所以當越後諸將暗中擁立晴景幼弟櫪尾城主長尾景虎時,身為晴景家臣的直江與兵衛實綱立即領先支持景虎,最後在當時的越後守護上杉定實從中斡旋下,晴景讓出長尾家家督隱居,由景虎以繼承的名義接任家督之職及越後守護代的名份。在景虎上任後景綱由於是父親為景以來的三代老臣,並且擁護有功,成為譜代中最具影響力的重臣,與河田長親、本莊實乃、大熊朝秀等人負責擔任景虎初期行政機構的中樞及兼任奉行,而景綱主要是負責統率景虎的直屬旗本及管理諸家臣的軍役動員,後來在永祿五年(1562年)於主公長尾景虎的名諱中拜領「景」字,將名字由實綱改作景綱。除了在內政方面十分活躍外,直江景綱在外交工作上也有不俗的表現,永祿二年(1559年)景虎初次上洛時,景綱和神余親綱便是做為使者及先頭部隊先行一步至京都打點各項事務並與將軍和朝臣進行聯絡事宜,後來關白近衛前嗣因再無法忍受三好、松永等人的壓迫於永祿三年(1560年)遠走越後時,也是由景綱代替率軍出征的謙信接待,到後來永祿十二年(1569年)上杉家與關東北條家合睦締盟時,亦是景綱主要負責接待北條氏使者團的工作。在謙信旗本譜代軍役帳中兵力僅次於山吉孫次郎豐守的景綱,於軍事活動中謙信給的任務卻多是守備和支援,像是在永祿四年(1561年)的第四次川中島合戰時,景綱所率領的2000補給部隊是到最後關鍵時刻才投入戰場支援撤退的上杉本隊,將追擊而來的武田義信部隊擊退,在第四次川中島合戰這一戰國中最慘烈的戰爭中直江景綱直到最後一刻才被派上沙場,但卻發揮了最重要的功用,使上杉軍完整撤退得以與武田軍保持不分勝敗的局勢。天正四年(1576年),上杉謙信在將軍足利義昭的請求下出兵與織田家開戰,首要目標就是新降於織田家的能登田山家,上杉謙信以閃電之速兵臨城下,轉眼間便已席捲能登一國,景綱隨軍出征擔任守備能登石動山城的城主職務,亦年四月景綱年老病故,享年七十歲,因為膝下無子由女婿信綱入贅繼承家業,但是後來天正十年(1582年)時直江信綱因口角被毛利秀廣所殺,由主公景勝命通口重光續娶景綱之女-阿船,入贅直江家,是為直江兼續。之後直江兼續親子景明早逝,養子政重回復本姓本多,改侍加賀前田家,從此直江氏斷後。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archive/topic/316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