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田長親 Kawada Nagachika

河田長親河田長親 Kawada Nagachika(1545年-1581年)

河田元親的長子、正室為北條高廣之女;幼名岩鶴丸,號禪忠。

據藤原氏河田系圖所載,河田氏份屬藤原鎌足的後裔,但歷經上百年的流傳,到父親元親的時代,河田家這一脈已相當沒落了。時值永祿二年(1559年),越後大名上杉謙信上洛參見將軍足利義輝時,中途前往近江日吉大社朝拜並與六角氏會面,當時僅十四歲的長親隨父親及鄰近其他小國人眾前往接風,謙信慧眼識英雄,認為年少的長親具有不錯的才能因而將他收為側近,在回轉越後時,河田一族便隨著上杉家遷往越後居住。

由於長親溫厚的性格和智略,使他很快受到上杉謙信的重用,負責對越中方面外交工作的奉行職,並在永祿四年(1561年)上杉謙信南下關東攻打北條家時出陣,擔任上野沼田城的城將,於翌年出兵至柏崎和上杉軍會合。永祿八年(1565年)上杉謙信出兵下總協助盟友里見家時,長親也和北條高廣擔任在沼田當地集結軍勢的準備工作,隔年再次出兵關東時,也與直江景綱、北條高廣一同被任命為維持軍紀的奉行。

永祿十年(1567年),長親負責調停了犬茂島一帶土地界線劃分的爭執,長親雖是上杉家的新進將領,但是短短數年間卻已立下不遜於許多元老宿將的功勳,因此贏得上杉謙信的高度信賴,所以在古志長尾氏的景信隨謙信改姓上杉進入春日山城奉公後,上杉謙信便讓長親繼承古志長尾氏的家名,成為栖吉城主,統率謙信的旗本軍團「栖吉眾」,但是長親為區分主從之別,雖繼入古志長尾氏,平時卻絕少使用,對外文書仍是自稱「河田長親」。

永祿十一年(1568年),長親和蘆名家的平田舜範交誼促進上杉、蘆名兩家的友好,以牽制叛將本庄繁長。同時謙信和越中一向一揆的矛盾也越加強化,又有武田信玄從中主導,雙方衝突日劇,原本臣屬上杉家的越中大名椎名康胤因不滿上杉謙信饒過宿敵神保家並且與之結盟以扶助畠山義綱回歸能登,令椎名氏始終無法獨大於越中,而接受武田信玄的策反,叛出上杉家,轉而和一向一揆合攻神保家。為了救援神保家,長親受命領栖吉眾擔任先鋒隨上杉謙信出兵越中攻打椎名氏,戰後謙信遂以長親擔綱越中魚津城主,和新庄城的鰺坂長實同為上杉家越中攻略的中心人物,和一向一揆展開拉鋸戰,同時長親也負責和能登大名畠山家的外交事宜,與畠山家重臣遊佐續光多有書信往來,也身任宮津八幡宮的社職,已穩定當地民心。

元龜三年(1572年),越中的上杉勢力跌到前所未有的低點,儘管長親與鰺坂長實始終奮戰不懈,但是在有地頭蛇椎名康胤之協助下,一向一揆的戰況越發有利,當年六月雙方更是合兵包圍了神保家的火宮城,其後鰺坂長實救援失利,火宮城失陷更一鼓作氣攻下了神保家的居城富山城,神保家投降一揆眾,一時越中反上杉的勢力大振。

同年八月,為此大怒的上杉謙信憤而以直江景綱為大將出兵,在鼬川擊破了神保、一揆聯軍,並於十月增兵魚津城,讓長親出戰尻垂同樣大破神保、一揆聯軍,並攻陷椎名康種的越中金山城。翌元龜四年(1573年),上杉軍攻下神保家的富山城,越中再度改幟。隔年武田信玄故於上洛之戰後,越中一向一揆失去了背後支持者,加賀的一向一揆也和織田家交戰無法長期增援越中,上杉謙信趁此大好形勢,再度加緊出兵,長親負責引領各路上杉軍猛攻各處反上杉勢力的城池,越中一向一揆、神保、椎名等先後於天正二年(1574年)戰敗臣服,神保家中親近武田家的神保長住遭到放逐,原來椎名氏的居城松倉城也交給長親。

至此,上杉謙信終於完全攻佔越中,有鑑長親在越中戰陣的功勞,獲加封越中太田下鄉的領地,同時父親元親擔任富山城主,輔佐長親統轄越中。戰後長親為了鞏固上杉家對越中的支配於今泉另築新城,並建制經營松倉金山為上杉的軍費開源。

翌天正五年(1577年),上杉謙信意圖讓畠山家送入上杉家的人質畠山義春,即謙信的養子上杉政繁繼承畠山家,藉以掌握能登一國,但是遭到了畠山家權臣長續連的反對,謙信便以此名義大舉出兵能登,攻打七尾城。是役之中,長親亦隨軍出征,為策反遊佐續光出有大力,因此在上杉謙信將主力轉往手取川迎戰來援長續連的織田軍時,長親便和鰺坂長實共同處理七尾城的接收事務。

天正六年(1578年)三月九日,上杉謙信於春日山城急死,長親悼念主恩出家入道,號禪忠。因為謙信生前未確立繼承人,兩名養子上杉景勝、上杉景虎各擁家臣對立,在這場被稱為御館之亂的繼承糾紛中,長親支援上杉景勝,但伯父河田重親及古志長尾氏的原當主上杉景信卻投向景虎方,使得古志眾一時分裂成兩方。在上杉家陷入內亂的同時,於手取川之戰中敗退的織田家大將柴田勝家也伺機捲土重來,在鎮壓加賀一向一揆後以長連龍為引導,攻奪能登,直逼越中而來。越中南方的飛驒也因謙信之死改幟,由織田信長的連襟姉小路賴綱帶頭服從織田家,並且讓降將神保長住對越中的神保家舊將進行游說,說動了齋藤信利兄弟、菊池武勝、屋代一族、神保長張等改投織田家。作為上杉家派駐越中的最高軍政指揮官,長親在家內生亂同時仍從容不迫以穩定局勢為先,未直接參與御館之亂的戰事,保住上杉家在越中的優勢。

同年九月,織田信忠為了響應神保長住的策反,派遣家臣齋藤長龍領兵穿越飛驒增援越中戰線,聯合叛出上杉家的蛇尾城主齋藤利信一同攻打今泉城,長親獲訊後隨即增兵今泉城以堅守對抗織田軍,齋藤長龍見攻城不力便趁夜退走,長親、椎名小四郎見機不可失遂啣尾追擊織田軍,不料反被齋藤長龍巧妙利用地形,借月岡野的由寬漸窄的扇狀地形,一舉反攻,今泉城淪陷。

長親乃是謙信信用多年的要將,儘管織田家在月岡野之戰一度佔了上風,但越中大部分城池仍是為長親所掌握,為了降低攻略越中的難度,在獲得織田信長首肯後,柴田勝家在天正八年(1580年)潤三月採用懷柔手段承諾劃割長親的家鄉近江一部份作為條件,試圖誘降長親,卻為長親嚴詞拒絕。

翌天正九年(1581年)三月,長親因急病於越中松倉城辭世,年三十七歲。

長親死去後,上杉家失去足以繼續拱衛的有力武將,在魚津城之戰失敗,越中一國大半落入織田家手中。而長親死後,其子河田岩鶴丸隨之夭折,改由三弟直親之子河田親詮繼任當主。雖然家名得以保持,但在上杉軍門中河田氏的兵權已大幅縮減,由長親一代構成的栖吉眾亦告瓦解,在上杉家改封會津後,河田親詮為改封至田村郡領三千石,後又關原之戰上杉家減封遷至米澤時,擔任信夫郡代,配屬御馬迴組存至幕末。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8823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