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島滿安 Yajima Mitsuyasu

矢島滿安矢島滿安 Yajima Mitsuyasu(生年不詳-1592年)

矢島義滿的嫡長子,妻為小野寺茂道之女;通稱五郎。

矢島氏與並為由利十二頭國人眾中的仁賀保氏同出一族,乃是甲斐源氏小笠原氏流的大井朝光後裔,因此矢島氏又稱為大井氏。矢島氏和仁賀保氏雖然同出一源,但是經過多年的傳承,兩家在戰國時代已演變成爭奪由利主導權的兩家死敵,但是在父親義滿因仁賀保氏與瀧澤氏的聯軍擊敗,於永祿元年(1558年)因戰傷而死後,矢島氏勢力大退,當時年少的滿安被迫雌伏以積蓄實力。

當時由利一地由十二家國人眾分佔割據,周邊四方卻各有虎視眈眈的一地強豪各自懷抱心思意圖攻略由利,北為安東愛季,東方的小野寺氏、南方庄內大寶寺氏以及山形的最上氏皆非易與,其中滿安選擇與小野寺家合作,迎娶了小野寺一門中西馬音內城主小野寺茂道之女為妻,結成姻親以做後盾。

永祿二年(1559年),矢島氏與瀧澤氏領下的百姓因草場劃分的問題產生爭執,同時在兩家糾紛之際矢島氏家臣沓澤受到瀧澤氏策反,引起滿安的憤怒,派遣麾下將領大河原普玄坊及佐藤筑前攻入瀧澤氏領地,瀧澤氏在連戰失利下請來仁賀保氏的援軍,仁賀保氏當主明重在永祿三年(1560年)領軍往援,兩軍在釜淵發生激戰,而滿安也親自領軍應戰,戰陣中滿安仗著六尺九寸的身材優勢,手握四尺八寸的大太刀,腳跨名馬八升栗毛,採用一騎打的戰術於沙場中來回縱橫,硬生生殺敗瀧澤、仁賀保兩家聯軍。發現滿安的強橫戰力,令仁賀保明重生出避免雙方繼續直接對戰的想法,以外交手段向矢島家示弱,達成兩家和議。

矢島、仁賀保兩氏的爭端至此安穩渡至天正年間,期間滿安和北鄰的玉米氏也因為領地地界劃分問題對立日深。天正二年(1574年),矢島氏與瀧澤氏之間的領地糾紛再起,滿安旋即於翌年親自發兵瀧澤氏居城,將之擊潰,並討取瀧澤氏當主瀧澤政家,其子政忠逃向最上家。同年,仁賀保明重為遏止矢島家發展,再度出兵矢島。但是滿安除了武勇過人之外,其謀略亦非俗,在領地中早布有情報網,因此仁賀保明重出兵的情況很快便被滿安探知,趁子吉川洪水渡河不便,仁賀保軍行至中流時親身領兵截擊,打了仁賀保明重一個措手不及而大敗慘虧。翌天正四年(1576年),仁賀保明重為彌補之前失敗的損失,串連玉米氏向矢島氏領地攻擊,滿安再度行使一騎打的戰術,強力切入敵軍陣勢,當場討取了仁賀保明重,擊潰敵軍。

隔年,仁賀保氏舉明重次男安重繼為當主,為替父報仇,仁賀保安重力整軍備出擊矢島氏,為應付這股哀兵,滿安一方面充實防備體制,一方面緊急向小野寺家求援,雙方整頓兵馬後於八月交鋒發生激戰,當主仁賀保安重於混戰中遭到矢島軍討取,仁賀保軍因而大敗且二度喪主於滿安之手。

這番二度戰敗,仁賀保氏的嫡流自此斷絕,遂由分家的治重繼為當主,仁賀保氏被迫隱忍重蓄戰力資源。為阻斷仁賀保氏的復仇希望,滿安用計誘降土門、小川等仁賀保氏家臣為內應,但是因為滿安負責計略的重臣突發疾病身亡,因此拖延了反攻時間,但是在仁賀保氏卻也發生了意外事變,受滿安策反的土門、小川等家臣卻突然暗殺了仁賀保治重,隨後仁賀保氏其他家臣也成功反擊叛將把他們殲滅,由於親族先後陣亡,仁賀保氏迎入鄰近子吉氏一子娶了治重之女為妻,以婿養子的身份入繼。治重之死,截至如今還沒有確切史料可以證明,是肇因於滿安的計略還是仁賀保氏的內部爭端,但是此事與滿安間的關係,總是引人聯想,可說仁賀保氏連三代當主都是因為滿安而亡,兩家仇怨也越結越深。

天正十年(1582年)八月,滿安的後盾小野寺義道與由利眾因為人質問題發生爭端,由利眾素與安東家交好,不甘為小野寺氏壓制,其中有五名被送往小野寺家的人質為保障本家而自刃,由利眾深受感動因此決定背離小野寺家起兵五千人反擊,雙方於平鹿、由利邊境大澤山交戰,小野寺義道憤而動員西馬音內、河連、稻庭氏等共八千兵馬,由利眾中僅有滿安與分家小介川氏跟隨,最後因為小野寺義道指揮不力,大敗在由利眾聯軍之手,戰死者高達四百八十人,同時也讓滿安在由利遭到孤立,形成滿安代表小野寺家獨自與仁賀保氏結合最上家、安東家領導的由利眾對抗的不利局面。但是對,天正十二年(1584年),滿安將本據由根城館移往新庄館。

天正十四年(1586年),仁賀保氏對矢島家燃起復仇之火再度出征其領地,儘管當時滿安臥病在床,卻仍勉力領軍應戰,並且仗著自身豪勇三度以一騎打的方式討取了仁賀保氏當主重勝,這也是仁賀保氏亡於矢島家的第四位家督,但是大將之亡卻反常地激起了仁賀保軍的高亢憤怒,雙方力戰至疲方告退卻。之後,在最上義光出面斡旋下,仁賀保氏迎入和小介川氏有親戚關係的赤尾津氏當主道俊的次男勝俊當養子繼任,同時雙方宣告和睦。

天正十六年(1588年),安東家爆發內訌,湊系的安東道季在南部信直戶澤盛安挑撥下反叛,攻奪湊城,將當主實季逼入檜山城,並迅速得到了土崎湊周邊的豐島、大平、八柳、新城等原湊系的國人眾支持,壓制小鹿島、湖東、河北,發動十倍兵力直逼檜山城。由利十二頭遂作為安東實季的援軍出兵助實季奪回湊城,滿安也因為與安東實季的家臣大平氏份為親族而參加援戰,並在反攻湊城時擔任先鋒,攻破大門引領友軍入城,助安東實季順利撥亂反正,壓制湊系的叛變。

天正十七年(1589年),滿安遣人進入仁賀保氏領內盜伐杉木,雙方情勢劍拔弩張,各派出兵馬激戰,最後因為仁賀保家的菩提寺禪林寺及矢島家的菩提寺高建寺中的僧人出面來回進行和平勸說,滿安也在老臣建議下同意和睦。同年七月,仁賀保勝俊破棄合約出兵矢島氏,結果反被驍勇善戰的滿安所敗,滿安更一鼓作氣於八月反攻仁賀保家,直逼居館左近,卻反而在釜淵一帶遭到仁賀保軍的包圍,側近金丸帶刀戰死,滿安力戰不懈先後就出相庭市左衛門、小番喜兵衛、金子尾張等家臣,並突擊仁賀保軍,讓矢島軍順利撤走。

此戰之後,仁賀保氏與岩屋氏聯合上書向最上義光指責滿安的惡行,最上義光也早對滿安傾向小野寺家的態度不滿,意圖斷去小野寺家在由利的旗子,承諾將暗殺滿安,並隨即邀滿安前往山形城,滿安對情報的掌握他早知最上義光心懷不軌,因此稱病不去。不料,最上義光於天正十九年(1591年)竟搬出了太閣的名頭,表示要安排滿安前往京都拜見,第二次強邀他前往山形城令滿安不敢落人口實被迫前去。滿安深知最上義光宴無好宴,在安排親弟與兵衛和根井右兵衛尉、小介川攝津等重臣留守後才前往,並且滯留山形期間對飲食、守衛之事完全不敢鬆懈,讓義光一時尋無下手之機。

但素以智計聞名的最上義光又豈是易與之輩,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將手伸入矢島家中引誘對連年征戰不滿的矢島家臣,受到滿安倚重的居留守役親弟矢島與兵衛竟與根井右兵衛尉聯手謀叛,並與仁賀保家臣成田忠左衛門串通,謀害了滿安嫡子,聞得此事的滿安岳父西馬音內茂道遂快馬加鞭派人通知滿安。滿安遂在心腹金子安陪的協助下脫出山形城,潛行至家臣猿倉平七的領地,在十二月風雪正大時反攻,鎮壓家中叛變,矢島與兵衛戰死。而這番同室操戈,也讓原本由利眾中戰力最強的矢島家頓時實力減半。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對朝鮮的戰爭,由利諸將也都收到調令,滿安鑑於本家在前年的叛亂後實力損傷不少,讓分家小介川氏代理出兵,同時小野寺家受到最上家牽制,仁賀保勝俊觀矢島家已失去所有奧援,不由見獵心喜,與岩屋氏同謀,聯合早對滿安蠻橫態度不滿的其他由利眾,於當年七月強勢壓境包圍矢島家,滿安見態勢不力將居館移往難攻不落的荒倉館。但是在兵力相差太多的劣勢中,矢島家留守家臣不看好滿安,一一接受仁賀保氏的策反,滿安無奈下只能接受家老矢島三右衛門的建議,憑一身武勇帶著家小殺出血路奔向仙北投靠岳父西馬音內茂道。

但是正逢最上義光對小野寺家施使離間計,仁賀保勝俊也擔心小野寺義道藉恢復矢島家的名目侵入由利,因此採用以投向最上家的瀧澤又五郎之計,於文祿二年(1593年)讓與小野寺家有交情的下村藏人和玉米信濃守遣使謊報滿安和西馬音內茂道意圖謀叛,小野寺義道聞訊大怒便派親弟大森康道領兵八百直撲西馬音內城,長年忠心侍奉小野寺家的西馬音內茂道因此大怒,認為這都是滿安才引起義道的疑心,因而主動斷絕與滿安的關係,將他押給大森康道,任憑其處斷,滿安被迫於同年十二月自盡,矢島家就此滅亡。論武略、智計,滿安都是由利十二頭中的佼佼者,但是橫霸的性格及長年不顧領內民生的好戰,也斷去了他的人和,導致他不為臣下所仰亦不為盟友所信,雖然武勇過人,叱吒戰場,終究不免敗亡的命運。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8275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