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禪寺義長 Tozenji Yoshinaga

東禪寺義長 Tozenji Yoshinaga東禪寺義長 Tozenji Yoshinaga(1544年-1588年)

大寶寺義氏的妹婿,原名前森藏人,以東禪寺城自立,改名為東禪寺義長

義長與弟弟一同擔當義氏的近臣侍奉大寶寺家。大寶寺義氏武勇過人並與越後上杉家、仙北小野寺家締盟以和最上、安東抗爭,同時也和制霸近畿的織田信長有外交往來而被信長許以「屋形」的稱號。但是也因為義氏性情粗暴、肆意出兵使軍民兩疲,時有「義氏繁昌、土民陣勞」的說法,義氏更被稱做是「惡屋形」,其不得軍民之心的缺點也因此為死敵最上義光所乘,誘使義長叛變。

天正十一年(1583年),早與最上義光內通的義長突然襲擊當主大寶寺義氏,義氏在匆促間不及應變兵敗自刃,在大寶寺重臣協議後決定由大寶寺義氏之弟義興繼任當主,然而義氏的橫死讓原本被壓制在其武威之下的一揆勢力蜂起叛亂,莊內頓時陷入混亂局勢,本來隸屬於大寶寺家的國人眾紛紛為了自家的利益汲汲營營而紛亂不休,義長也乘此時機奪下大寶寺家的東禪寺城自立,由前森藏人改名為東禪寺義長,其弟也改稱東禪寺勝正。

弒主並奪取東禪寺城獨立的義長和欲為兄復仇奪回城池的大寶寺義興兩方爭端不止,義長雖然有最上義光作為後盾,但是大寶寺義興也和越後本莊繁長結合引上杉勢力為援。但是隨著兩方衝突的升溫,早已準備進軍莊內的最上義光置義長所佔據的東禪寺城為最上軍的橋頭堡隨時有出兵的圖謀,大寶寺義興為了確保上杉家的後援決定增強和本莊繁長之間的關係,收繁長的二男千勝丸為養子,強化雙邊的交誼,但是這番等同對最上家示弱的舉動卻使莊內國人眾對義興投去了不信任的眼光。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大寶寺義興攻打最上家的清水城正式拉開最上義光莊內侵略的序幕,翌年,義長在飽海郡掀起叛亂呼應最上軍侵略莊內的軍事舉動,最上家重臣氏家尾張守親率大軍擊潰來次氏房奪下飽海郡,心怕不敵的大寶寺義興在請來上杉景勝援軍鞏固田川郡的同時也向伊達政宗求助,得到政宗允諾,最後在伊達政宗中介協調雙方和議。

這次和議維持的並不久於天正十四年(1586年)便被打破,當年十月,義長舉兵擔當嚮導,最上義光親率大軍來攻莊內,時值伊達政宗與蘆名氏、佐竹氏對立且上杉家重臣新發田重家叛亂,自顧不暇之餘,一時間大寶寺家難得援軍,被最上義光直逼居城尾浦城。所幸伊達政宗也顧慮到若讓最上義光取得莊內,實力再增必對本家不利而再次促使雙方和談。

翌年四月,最上義光再度發起攻勢,這次則是以足從新發田之亂中騰出手腳的本莊繁長派出援軍才及時挽救大寶寺家。但是大寶寺家是不該總是依賴他人的保護的。同年九月,最上和義長再次大舉進攻莊內,義長倚城出戰,最上義光派出的援軍則由六十裡越街道進擊殺退大寶寺義興,隨後義光帶領著山形的本隊與義長合流攻下尾浦城,大寶寺義興兵敗自盡,養子義勝避難於越後國境左近的小國城並向生父本莊繁長求援。

併吞了莊內後,義長因為身為引領最上軍進入莊內的大功者被最上義光任命為莊內的目付負起掃蕩莊內殘餘越後勢力的任務,然後留下心腹中山朝正鎮守尾浦城,一方面是要加強最上家對莊內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是讓中山朝正擔起監視督導義長之責。

天正十六年(1588年),回到越後的大寶寺義勝與親父本莊繁長同率大軍攻入莊內,迅速攻下了國境邊屬於最上方的兩座城堡,當時莊內領中國人眾對於最上義光讓弒主投敵的義長一類的不義徒成為莊內之主早有不滿之聲,而義長兄弟在入封後橫征暴歛的惡政更是讓人民怨聲載道,因此一傳來義勝復辟消息城中城下一時被越後勢寢反者眾。雖然聲勢大振但是本莊繁長深知若要強攻尾浦城犧牲必然不小,因此撿中大寶寺城和尾浦城中間尚未開墾且有三川並流天險的十五裡原作為野戰戰場。

得知本莊繁長做出野戰扎營準備的義長決定發動夜襲,但是卻被內應將情報洩漏給本莊繁長,結果奇襲者反被奇襲,雖然義長仍欲力圖振作奮戰但麾下兵士在混亂之中急急欲脫出倚川為陣的敵營卻反而多溺死於千安川。義長兄弟無力再戰,中山朝正敗走山形城,義長與弟勝正雙雙戰死。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58356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