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鳥長久 Shirotori Nagahisa

白鳥長久白鳥長久 Shirotori Nagahisa(生年不詳-1584年)

白鳥義久之子,妻為吉川政時之女,別名十郎、義國、武則。

白鳥家的源流有著許多說法,最為流傳的是其先祖為安倍賴時的八男行任之子則任,屬於奧州安倍氏的末流,這是也受到白鳥家正式承認的版本,不過根據白鳥氏家臣茂木彈正文書中所留下的系譜白鳥家應該是與寒河江氏同為大江氏的後代,所以兩家才會長期地結盟約。但是卻又有白鳥氏跟中條氏份屬同族一說,所以後來白鳥長久才能繼承中條氏的領地,繁多錯綜的系譜在近代白鳥鄉土史研究會員重重考究下,認為白鳥氏的家名應是因世居膽澤郡白鳥村而來,實為出身當地的國人眾,只是如同淺井氏附會公卿三條家、松平氏依附源氏德川家一般,冠上個名家出身後裔的名義美化自己的出身。

白鳥家歷代都是伊達、最上兩家之間求存,繼為家督的白鳥長久擁有著遠比先祖更大的志願,他不斷增強本家的勢力,同時谷地城的中條氏六代家督中條長昌因為無嗣讓位迎白鳥長久為後繼者,使長久一舉得到瞭望村山平野的谷地城,長久在繼承中條氏後便將居城遷往谷地城並且著手進行大規模的改修,將城池規模提升到足以跟中央地方的名城比肩,而非是以往徒有城名,實際上只是山寨的居館。

白鳥長久擴建城池之時,他也著力整頓日後新城的城下町,訂立了農工業生產的保護獎勵,另於松橋銅屋口引各類職人工匠居住,讓他們的鍛造屋集中發展,並採取保護育成的措施。此外他還模仿織田信長要求家臣遷往城下居住,讓他們對食物跟生活必需品的採購成為市場的主要經濟收入,使本來商業並不發達的谷地城城下町逐漸成長為每月日期尾數二、六開市的六齋市。

在日益鞏固根基後,意圖對外發展的白鳥長久交上了難逢的好運,羽州的最大勢力最上家因為家督繼承之事發生內訌,意圖強化宗家權力的長子最上義光與分家最上八楯支持的次子中野義時展開鬥爭。雖然義光在老臣氏家定直出面調解後正式坐上家督的寶座,但是在天正二年(1574年)五月,中野義時聯合妹婿伊達輝宗及天童、高箭、東根、藏增、寒河江、左澤、白岩組成反義光包圍網,伊達輝宗也以救援岳父義守為藉口意圖干預最上家內政。

當時由於白鳥氏自南北朝以來便跟最上八楯之中的寒河江氏締有長期同盟,而且長久的叔父義廣之女還嫁入了八楯之首的天童氏,所以白鳥長久選擇與寒河江氏、天童氏聯手對抗最上義光伊達輝宗最上義守要求出兵最上領後,而白鳥長久也自認還不到真正該動手之時,所以主動出面調停斡旋,與伊達家重臣遠藤基信多次魚雁往返,終促成這次和議,長久也在這次調停後威望日重,逐步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勇名遠播。

白鳥長久的動作非僅於此,雖然他遠居東北邊境,但是對中央政局的變動有著精密的情蒐跟判斷,在眼見織田信長力據中央,漸有席捲天下之勢後,立刻在天正五年(1577年)派出家臣根清光上洛向織田信長獻上名馬白雲雀,表達臣服從屬之意。自東北遠道而來的使者送上了貢品與盟約,讓信長十分滿意,對白鳥氏希望能取代最上家獲得羽州支配權表示理解,也回贈了段子三十局、縮羅三十端、紅五十斤、虎革三枚、豹革二枚及名鷹鶴取、鴻取的厚禮。

白鳥長久搶先從屬織田信長的舉動讓最上義光十分不安,儘管當時他已經擊破反義光包圍網之中最強的天童氏,誅殺了中野義時,但是白鳥氏居館谷地城在增筑後防御力大幅提昇,再加上有驍將之譽的白鳥長久親自鎮守,依然是固若金湯的態勢,而且義光也還要面對莊內的武藤家,所以除了進行軍事警戒外也以聯姻的方式讓長子義康迎娶白鳥長久之女,意圖懷柔安撫白鳥長久,然而白鳥長久也非蠢人,因此這段婚姻可說根本就是結親雙方的暫時妥協,以表面的和諧掩飾台面下的爾虞我詐。

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白鳥長久與之結盟的織田信長故於本能寺之變後,而最上義光也買通武藤家臣刺殺了武藤義氏讓武藤家陷入混亂之時,突然謊稱身染重病、時日無多,再三派人往招白鳥長久前去山形城,要將身後事與長久相商,並委託他輔佐義康。正是三人成虎,本來認為必是義光陰謀的白鳥長久在一直收到義光將故的情報後,再想到義光應該不會放棄趁武藤家混亂出兵的好時機突然轉向對付自己,於是決定赴山形城一見義光。

白鳥長久的決定被家臣一致反對,認為這是最上義光要使出暗殺手段的陰謀,但是自認心思細密且已被控制最上家之巨利迷心的白鳥長久宣稱:「沒有恐懼的必要。」依舊堅持前去山形城。來到山形城後,白鳥長久就在最上義光的枕邊被義光抽出手上書卷中的利刃刺擊,一直小心堤防的沒白鳥長久想到義光竟是親自動手當場重傷,之後負傷的白鳥長久就在山形城中遭到最上武士的追擊討取,據說在追殺白鳥長久時因為長久力逞剛勇之氣欲反擊逃離而血戰多時,白鳥長久受創多處,血花飛濺到染上城內的櫻花,因此日後山形城內的櫻花也被稱為「血染的櫻花。」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5660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