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延秀綱 Sakenobe Hidetsuna

鮭延秀綱鮭延秀綱 Sakenobe Hidetsuna(1563年-1646年)

佐佐木貞綱之子,鮭延氏為近江源氏佐佐木氏的庶流,尊宇多天皇之子敦實親王為遠祖。

在二十代當主綱村時開始侍奉出羽仙北小野寺氏,於最上川畔岩花一帶構築居城擔當小野寺氏南進的先鋒。在秀綱之父貞綱身任家督時於永祿六年(1563年)配合上杉謙信溯最上川攻打與上杉家叛將本莊繁長聯合的莊內大寶寺氏。入侵莊內的貞綱被大寶寺氏當主義增殺得大敗不得已退入真室內町改鮭川左近的鮭延城為居城,並改地名鮭延為姓氏。在貞綱敗於大寶寺義增手中後為乞和,於是將秀綱當作人質送入大寶寺家。

年少時期都在敵人大寶寺家中待過的鮭延秀綱,在大寶寺氏改朝換代由義增長子義氏繼任當主之位時回到鮭延城並接替父親成為鮭延城主,總算回到家鄉鮭延秀綱的深知身處亂世唯有增強自己的實力才是自保之道,於是多次整頓城防。天正十九年(1591年),意圖一統羽州的最上義光派遣家臣氏家守棟攻打鮭延城,是役中鮭延秀綱充分發揮智謀武略與最上軍周旋,不過正所謂猛虎難敵猴群,更何況長年與各分家纏鬥擁有充足戰鬥經驗的最上軍對只能倚靠鮭延城等連城池都算不上的城寨的鮭延秀綱而言,說是一隻大馬猴被一群猛虎圍攻也不為過。因此在分家庭月城的庭月廣綱不敵稱降後,鮭延秀綱亦知勢不可逆而臣服最上家,鮭延秀綱在抵抗最上軍時的智勇雙全讓義光大為賞識,於是給予他本領安堵的寬大處理,鮭延秀綱也在歸入最上家後,也因領地位處仙北成為最上家抵御侵略仙北小野寺家的最前線,並因為曾在大寶寺家中擔任人質對大寶寺家內部情形多有了解而在日後義光發動莊內侵略時多有貢獻。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最上義光派遣重臣氏家守棟攻進莊內飽海郡時,鮭延秀綱寫信成功動搖對不看好大寶寺家的來次氏秀,使氏家守棟順利奪下飽海郡。翌年五月小野寺義道率六千兵馬南下攻入最上領,由義光親率一萬最上軍迎擊,兩軍在有屋卡遭遇,最上軍被小野寺軍伏擊折損了數千兵士。最後是義光長子最上義康率領八百精兵反擊,戰中鮭延秀綱楯岡滿茂大為活躍,將小野寺軍擊退。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出兵小田原北條氏,最上義光應邀出兵正式從屬豐臣家,不但得到本領安堵,更獲得了屬於小野寺家領地增田、湯澤的代官任命權,使義光得到謀奪小野寺家上浦郡的藉口,暗中密令鮭延秀綱楯岡滿茂積極部屬上浦攻略。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起朝鮮侵略同時最上義光也擁有增田、湯澤檢地代官任命權之名派鮭延秀綱楯岡滿茂出兵上浦郡,率先攻打八口內。途中最上軍先鋒的鮭延秀綱雖然成功擊破八口內的領主八口內定冬,但是也因為八口內定冬的死命奇襲換得了小野寺援軍聯合的時間,使鮭延秀綱再難討好而退兵。

慶長五年(1600年),石田三成舉兵正式引發關原合戰,正在與上杉軍交戰的德川家康迅速迴轉西上迎戰。此時上杉家重臣直江兼續亦率領二萬四千大軍攻打最上家領有的村山郡。直江兼續在火速攻下畑谷城後,一口氣長驅直入包圍了作為山形城重要防衛據點的長谷堂城,在城將志村光安懷有必死決心的防備下長谷堂城仍不動如山,為了救援志村光安,鮭延秀綱與清水義親、楯岡光直在最上義光的命令下率領援軍出陣。

在這場後世稱為長谷堂合戰的戰役之中鮭延秀綱大出風頭,擔任援軍的鮭延秀綱勇猛突進、來回縱橫多次威脇到敵軍大將直江兼續的本陣,其英姿不但被紀錄在「奧羽永慶軍記」之中,連後來被稱譽為天下第一陪臣的名將直江兼續也留下「鮭延之武勇、令人想起信玄、謙信」的誇讚之詞。

不久後,在義光的請求下伊達政宗派遣的援軍來到,同時也傳來了關原戰場上西軍大敗的消息,最上義光領兵追擊撤退的直江兼續,並進一步攻入莊內。擔任最上軍先鋒的鮭延秀綱引領最上軍攻下酒田城,更在其後圍攻投效西軍的小野寺家橫手城時立功。戰後,最上義光加封田川、櫛引、飽海、由利四郡,最上家從此擁有總計五十七萬石的領地,依照日後「最上義光分限帳」的記載,鮭延秀綱也在之後領真室城一萬一千五百石的領地。

義光死後,由次男家親繼位,鮭延秀綱與新關久正、楯岡光直等重臣身為家中主流派活躍,但是家親卻又在元和三年(1617年)英年早逝,繼承人是嫡子義俊,但義俊無人望又無才無能,於是以楯岡光直為首的鮭延秀綱、新關久正等重臣派支持改立義光四男山野邊義忠為新當主,最上氏頓時分裂並引發騷動。

元和八年(1622年)將軍德川秀忠以內亂不休之名義把最上家改易至近江大森一萬石,鮭延秀綱下野。失去領地的鮭延秀綱頓失經濟來源,一度要依靠家臣出外乞食供養。翌元和九年(1623年),鮭延秀綱在幕府老中土井利勝的招攬下帶同十四名家臣遠赴下總佐倉出仕土井家,並在寬永十年(1633年)四月隨利勝的轉封遷移至古河。之後在正保三年(1647年)病逝於古河,享壽八十四歲,鮭延氏從此絕矣,其舊臣也在下總古河城下修建一所鮭延寺以紀念秀綱。

鮭延秀綱早年做為人質被送入大寶寺家,之後在最上義光麾下綻放出一生最精彩的光芒,在戰場充分發揮所長,尤其在長谷堂一役中達到巔峰,但是義光死後身為重臣的秀綱也難身免於家中的騷亂而失去半生戎馬換來的城池與榮耀,甚至跟立花宗茂一般落到要靠家臣乞討為生。所幸最後仍有願意賞識其昔日威名的土井利勝願意招攬他為客將,而秀綱也以感激之心將所領均分給與他共患難的十四名家臣,有人說他是幸運的,因他還得到了可以安享的晚年,但是反過來想,自己辛苦征戰多年的領地遭到沒收,最後只能依靠一個連仗都沒打過幾場的後輩文官供養,幸與不幸各人自知。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6015606/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