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禪寺義長 Tozenji Yoshinaga(1544年-1588年) 大寶寺義氏的妹婿,原名前森藏人,以東禪寺城自立,改名為東禪寺義長。 義長與弟弟一同擔當義氏的近臣侍奉大寶寺家。大寶寺義氏武勇過人並與越後上杉家、仙北小野寺家締盟以和最上、安東抗爭,同時也和制霸近畿的織田信長有外交往來而被信長許以「屋形」的稱號。但是也因為義氏性情粗暴、肆意出兵使軍民兩疲,時有「義氏繁昌、土民陣勞」的說法,義氏更被稱做是「惡屋形」,其不得軍民之心的缺點也因此為死敵最上義光所乘,誘使義長叛變。 天正十一年(1583年),早與最上義光內通的義長突然襲擊當主大寶寺義氏,義氏在匆促間不及應變兵敗自刃,在大寶寺重臣協議後決定由大寶寺義氏之弟義興繼任當主,然而義氏的橫死讓原本被壓制在其武威之下的一揆勢力蜂起叛亂,莊內頓時陷入混亂局勢,本來隸屬於大寶寺家的國人眾紛紛為了自家的利益汲汲營營而紛亂不休,義長也乘此時機奪下大寶寺家的東禪寺城自立,由前森藏人改名為東禪寺義長,其弟也改稱東禪寺勝正。 弒主並奪取東禪寺城獨立的義長和欲為兄復仇奪回城池的大寶寺義興兩方爭端不止,義長雖然有最上義光作為後盾,但是大寶寺義興也和越後本莊繁長結合引上杉勢力為援。但是隨著兩方衝突的升溫,早已準備進軍莊內的最上義光置義長所佔據的東禪寺城為最上軍的橋頭堡隨時有出兵的圖謀,大寶寺義興為了確保上杉家的後援決定增強和本莊繁長之間的關係,收繁長的二男千勝丸為養子,強化雙邊的交誼,但是這番等同對最上家示弱的舉動卻使莊內國人眾對義興投去了不信任的眼光。 天正十三年(1585年)六月,大寶寺義興攻打最上家的清水城正式拉開最上義光莊內侵略的序幕,翌年,義長在飽海郡掀起叛亂呼應最上軍侵略莊內的軍事舉動,最上家重臣氏家尾張守親率大軍擊潰來次氏房奪下飽海郡,心怕不敵的大寶寺義興在請來上杉景勝援軍鞏固田川郡的同時也向伊達政宗求助,得到政宗允諾,最後在伊達政宗中介協調雙方和議。 這次和議維持的並不久於天正十四年(1586年)便被打破,當年十月,義長舉兵擔當嚮導,最上義光親率大軍來攻莊內,時值伊達政宗與蘆名氏、佐竹氏對立且上杉家重臣新發田重家叛亂,自顧不暇之餘,一時間大寶寺家難得援軍,被最上義光直逼居城尾浦城。所幸伊達政宗也顧慮到若讓最上義光取得莊內,實力再增必對本家不利而再次促使雙方和談。 翌年四月,最上義光再度發起攻勢,這次則是以足從新發田之亂中騰出手腳的本莊繁長派出援軍才及時挽救大寶寺家。但是大寶寺家是不該總是依賴他人的保護的。同年九月,最上和義長再次大舉進攻莊內,義長倚城出戰,最上義光派出的援軍則由六十裡越街道進擊殺退大寶寺義興,隨後義光帶領著山形的本隊與義長合流攻下尾浦城,大寶寺義興兵敗自盡,養子義勝避難於越後國境左近的小國城並向生父本莊繁長求援。 併吞了莊內後,義長因為身為引領最上軍進入莊內的大功者被最上義光任命為莊內的目付負起掃蕩莊內殘餘越後勢力的任務,然後留下心腹中山朝正鎮守尾浦城,一方面是要加強最上家對莊內的控制,另一方面也是讓中山朝正擔起監視督導義長之責。 天正十六年(1588年),回到越後的大寶寺義勝與親父本莊繁長同率大軍攻入莊內,迅速攻下了國境邊屬於最上方的兩座城堡,當時莊內領中國人眾對於最上義光讓弒主投敵的義長一類的不義徒成為莊內之主早有不滿之聲,而義長兄弟在入封後橫征暴歛的惡政更是讓人民怨聲載道,因此一傳來義勝復辟消息城中城下一時被越後勢寢反者眾。雖然聲勢大振但是本莊繁長深知若要強攻尾浦城犧牲必然不小,因此撿中大寶寺城和尾浦城中間尚未開墾且有三川並流天險的十五裡原作為野戰戰場。 得知本莊繁長做出野戰扎營準備的義長決定發動夜襲,但是卻被內應將情報洩漏給本莊繁長,結果奇襲者反被奇襲,雖然義長仍欲力圖振作奮戰但麾下兵士在混亂之中急急欲脫出倚川為陣的敵營卻反而多溺死於千安川。義長兄弟無力再戰,中山朝正敗走山形城,義長與弟勝正雙雙戰死。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5835683/1
楯岡滿茂 Tateoka Mitsushige(1547年-卒年不詳) 楯岡滿英之子,楯岡氏為最上八楯之一,在應永十三年,最上氏三代家主滿直將四男伊予守滿國分封至楯岡城時始稱楯岡氏。 在繼承父親滿英為楯岡氏七代家督時,正逢最上八楯之首天童氏因不滿主家最上氏新當主義光的強勢集權政策於是連同其他七家力拱義光之弟中野義時奪位。然而在最上義光的反擊下中野義時、天童氏接連戰敗滅亡後,楯岡滿茂也看看清了大勢,改投入義光麾下,之後在最上家的各場合戰中大為活躍。 天正十四年(1586年),小野寺義道率領六千餘均勢南下越過國境八口內侵入最上領,由義光親率一萬最上軍迎擊,兩軍在有屋卡遭遇,最上軍在小野寺方軍師八柏道為設計的伏擊下折損了數千兵馬。最後是義光長子最上義康率領八百精兵反擊,戰中楯岡滿茂跟鮭延秀綱不懈奮戰,方將小野寺軍擊退,本想趁機追擊的最上軍被擔任殿軍的八柏道為橫阻,只好引回山形城。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出兵小田原北條氏,最上義光見勢不可逆於是正式從屬豐臣家,不但得到本領安堵,更獲得了屬於小野寺家領地增田、湯澤的代官任命權,這給了義光入侵小野寺家的口實,當時在義光命令下負責小野寺攻略的中心人物便是楯岡滿茂跟鮭延秀綱。文祿元年(1592年),秀吉發起朝鮮侵略,最上義光與秋田實季、小野寺義道皆領兵至肥前名護屋參陣,最上義光趁機楯岡滿茂讓以擁有增田、湯澤檢地代官任命權之名義出兵小野寺領,從有屋卡越入攻打八口內,雖然楯岡滿茂成功在野戰討死小野寺方的八口內領主八口內定冬,但是小野寺家的軍師八柏道為順利集合草井崎、御返事等援軍來阻後楯岡滿茂也只好收兵撤退。 戰後最上家和小野寺家兩邊的抗爭越加白熱化,屬於最上家的楯岡滿茂和小野寺家的八柏道為雙方各自領兵在國境爭奪上保持一進一退的均勢。最後打破此一形勢的人正是最上義光,最上義光於文祿三年(1594年)施行反間計,楯岡滿茂奉命偽造一封八柏道為和最上內通的書信,然後故意被小野寺義道的妻弟吉田孫市得到,小野寺義道見信後不分青紅皂白,在八柏道為前來橫手城經過中之橋時派遣刺客將道為暗殺。 八柏道為死後,楯岡滿茂身任總大將出兵小野寺方的湯澤城,當時鎮守湯澤城的是八柏道為一族的孫七郎、孫作兄弟。楯岡滿茂領最上軍包圍了湯澤城的三面,獨開一方讓城兵有可以逃亡的道路以打擊城兵的士氣。當時孫七郎兄弟所剩下的兵員僅餘五百人,弟弟孫作獨領三百人出城突擊,但是在楯岡滿茂的早有準備下孫作奮戰之後遭到討取。之後義光又命令由利眾前來援助攻城,孫七郎刺殺妻子、抱必死覺悟統領殘餘的三百城兵再次出城與楯岡滿茂一戰,敗後回城進行十字形切腹自刃。在湯澤城遭到楯岡滿茂攻打時小野寺義道本有從橫手城派出援軍。在打下湯澤城後,楯岡滿茂改封為湯澤城主,負責監看秋田家並繼續和小野寺家對峙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爆發,最上義光支持德川家康,小野寺家因為和最上家的敵對關係倒向石田三成一方,最上義光在長谷堂之戰後重新奪回莊內並攻下酒田城,同時躍馬攻入仙北,討伐無視家康邀請並於橫手城籠城的宿敵小野寺義道。巖谷、瀧澤、仁賀保等由利國人先後投降最上家,時任湯澤城主的楯岡滿茂也領兵平定不投降的赤尾津氏。 戰後,最上義光加封田川、櫛引、飽海、由利四郡,最上家成為擁有五十七萬石的大名,後在慶長八年(1603年)最上義光以雄勝郡的部分領地和佐竹義宣交換他在由利郡的部分領地,取得完整的由利郡,同時楯岡滿茂也因多年之功受命統領由利地方,帶五百騎入龜田赤尾津城。由利郡的五萬五千石領地除了瀧澤氏一萬石、巖谷氏三千石、二千石為最上氏直領外,其餘四萬石全為楯岡滿茂所有,位列最上氏分別帳中的首位,所領的四萬石為最上家中祿高最高的一人。入封由利的楯岡滿茂為了方便對新領地的統治,改在本莊一帶建立本莊城。楯岡滿茂也在領地遷移之際多次隨封地改姓歷經湯澤滿茂、赤尾津滿茂、本莊滿茂等名字,舊領地楯岡由義光之子光直領有。 元和八年(1622年),最上氏家中因為當主繼承問題發生騷動,被將軍德川秀忠以內亂不休之名義改易,楯岡滿茂在由利郡的領地也遭沒收,楯岡滿茂與弟弟滿廣寄居於前橋藩主酒井忠世處,此後生平不詳。 出處 http://forum.gamer.com.tw/G2.php?bsn=03183&sn=375
池田盛周 Ikeda Morichika(生年不詳-卒年不詳) 池田盛國之子,通稱讚岐守,別名惡次郎;出羽朝日山城城主,曾是大寶寺氏(武藤氏)、上杉氏、最上氏的家臣。 關於以出羽朝日山城為據點的池田氏之祖,據說為平安時代中期藤原秀鄉的嫡流藤原仲光在成為攝津國池田一地的土著而改姓池田氏。平安時代末期仕於平家的池田快光的後裔池田秀盛在治承・壽永之亂(源平合戰)中戰敗,與兄弟五人一同逃到鳥海山山麓,在後來得以延續的子孫在建武年間(1334年-1338年)築起山城.朝日山城,家紋為「丸中揚羽蝶」。 父親盛國時仕於武藤氏(大寶寺氏),盛周仕於大寶寺氏的時期,領有由50騎地侍跟從的3千町步,作為年輕的武將已經嶄露頭角,在許多戰事中從軍並立下戰功。 天正十一年(1583年),主君大寶寺義氏因家臣謀反兵敗自刃,與最上義光串通,因為抵抗繼承義氏的大寶寺義興(義氏的弟弟)而被義興改易,後來被原諒而保著所領。天正十六年(1588年),在十五裡原之戰中以最上勢身份參加,與擁立大寶寺義勝的越後上杉家本庄繁長戰鬥,在朝日山城籠城並抵抗到最後,最終池城被攻陷(朝日山城之戰),但在降伏後並沒有被大寶寺義勝處罰。 天正十八年(1590年),反對豐臣秀吉的太閤檢地,於是加入地元農民的土一揆。與擔任庄內檢地奉行的上杉景勝對立,居城朝日山城成為一揆軍的據點。同年12月戰敗,逃到最上領地鮭延城的城主鮭延秀綱之下。由此時開始改名為「惡次郎」(以自己要與天下惡役對抗為由),立下治水的功績。 慶長五年(1600年),慶長出羽合戰中與兒子池田盛邦、弟弟池田忠內一同再度在朝日山城籠城。在與上杉家臣志馱義秀的戰鬥時失敗,但是關原之戰以德川方的勝利告終,於是加入東軍的最上勢亦獲得勝利。 慶長六年(1601年),志馱義秀在酒田東禪寺城開城,庄內地方成為最上氏的領地。盛周以往的功績被認同,於是被賜予舊領荒瀨鄉古川村百多石,仕於進入酒田的最上義光重臣志村光安。 逝世時不詳,傳說最後被葬在荒瀨川的南蓬田原。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1%A0%E7%94%B0%E7%9B%9B%E5%91%A8
片倉喜多 Katakura Kita(1538年-1610年) 鬼庭良直之女、母為本澤真直之女・直子、繼父為片倉景重、伊達政宗的乳母;別名喜多子、少納言,法號圓同院月鄰妙華大姊。 母親直子在鬼庭家只誕下女兒喜多一人;天文十八年(1549年),父親良直的側室(牧野刑部之女)誕下兒子・鬼庭綱元。良直立綱元為嫡男,立側室為正室,並與直子離婚。 此後,母親直子帶同喜多再嫁片倉景重,弘治三年(1557年),直子為繼父景重誕下兒子・片倉景綱;喜多與異父弟景綱年紀相差約20歲,喜多精通文武兩道,好兵書,景綱亦受到喜多的教化。 永祿十年(1567年),伊達政宗誕生,君主伊達輝宗任命喜多為政宗乳母。喜多為獨身,然而雙方被認為是養育關係。記錄上被記為保姆,負責政宗的養育,對其人格形成有很大影響。 天正三年(1575年),異父弟片倉景綱成為伊達政宗近侍;天正七年(1579年),政宗迎娶正室愛姬。 文祿三年(1594年),喜多與成為豐臣秀吉的人質的愛姬一同往京上洛,在伏見的伊達屋敷奉公。此時喜多已經超過50歲,在謁見豐臣秀吉後,秀吉愛惜喜多的才能而賞揚其為「少納言」(大概是將其比喻為日本才女清少納言)。 此後,喜多觸怒伊達政宗,被命令在國許蟄居(在逸話中,豐臣秀吉愛慕政宗的愛妾,逼迫將其獻上。政宗雖然不情願,但喜多為伊達家的存續,未得許可下,於政宗留守時獻上該女子,防止政宗為一名愛妾而遭秀吉憎恨;但政宗對喜多的獨斷感到憤怒,於是命喜多蟄居)。之後,一時籠居在片倉景綱為城代的佐沼城城外,接著移到亙理城城外, 慶長七年(1602年),片倉景綱被任命為白石城城主,一同移居白石城,於刈田郡藏本邑勝阪建喜多庵,在此度過餘生。 慶長十五年(1610年)7月,逝世,年七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9%87%E5%80%89%E5%96%9C%E5%A4%9A
片倉景綱 Katakura Kagetsuna(1557年-1615年) 片倉景重的次子、母為本澤真直之女、正室為矢內重定之女、側室為上原五兵衛之女;通稱小十郎,別名備中守,戒名傑山常英大禪定門。 年幼時,兩親相繼死去,因為與異父姐片倉喜多(鬼庭良直之女)相差近20歲,因此喜多更像母親的身份,景綱亦受喜多養育,不久後,以養子身份被送到親戚藤田家中,不過因為藤田家中誕下男子,於是返回喜多之下,再次一起生活。喜多被認為精通文武兩道,喜好兵書,因此自小受喜多教育。 永祿十年(1567年),主君伊達輝宗誕下嫡子伊達政宗後,姐片倉喜多被任命為政宗的乳母。天正初年期間,伊達家城下的米澤發生大火,此時景綱的活躍得到承認,於是以小姓身份仕於輝宗。 天正三年(1575年),因為遠藤基信推舉,成為伊達政宗的近侍,後來成為重臣得到重用。 此後,參與天正十三年(1585年)的人取橋之戰、天正十六年(1588年)的郡山合戰、天正十七年(1589年)的摺上原之戰、天正十八年(1590年)的小田原征伐、文祿二年(1593年)的文祿慶長之役、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等大部份伊達政宗的主要戰役,數度化解伊達氏的危機。其中,在小田原征伐之際,進言應加入豐臣秀吉一方參戰,令政宗決定前往小田原參戰。 還被任命為城代,曾擔任安達郡二本松城的在番、信夫郡大森城城主,在奧州仕置後,被任命為佐沼城城主、亙理城城主等。亦擔當伊達氏對外交涉的取次(類似代理人的角色),伊達政宗發出的外交文書中,多數會附上景綱的副狀。 慶長七年(1602年),伊達政宗成為仙台藩主後,雖然德川幕府頒布一國一城令,但片倉家被允許破例成為白石城1萬3千石的城主,不過因為生病,於是在亙理領內的神宮寺村療養。 慶長十年(1605年),春天,移至白石。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之陣開始時發病,沒能隨伊達政宗參戰,由兒子片倉重長參戰。 元和元年(1615年),於白石城病逝,年五十九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9%87%E5%80%89%E6%99%AF%E7%B6%B1
片倉重長 Katakura Shigenaga(1585年-1659年) 片倉景綱之子、母為矢內重定之女、正室為針生盛直之女.指月院、繼室為真田幸村之女.阿梅;初名重綱,後避諱德川四代將軍家綱「綱」字,改名為重長,別名小十郎、渾名「鬼の小十郎」。 天正十九年(1591年)元服,烏帽子親是伊達成實。此年,與主君伊達政宗以及父親景綱一同前往京都伏見,滯留到慶長四年(1599年),其間仕奉太閤殿下而被賜御羽織。 慶長五年(1600年)7月,在關原之戰中的白石城之戰被任命為亙理城的留守居役,但是與父親景綱一起從軍,為重長的初陣。翌年9月,主君伊達政宗前往京都伏見御登獻上供物,重長與父親景綱一起同行。慶長七年(1602年)1月,主君政宗前往大坂城謁見豐臣秀賴。此年7月,於京都伏見謁見小早川秀秋。慶長八年(1603年),與主君政宗一同歸城。 慶長十九年(1614年)的大坂之陣中,代替生病中的父親景綱,跟隨伊達政宗參戰,討取敵將後藤基次而立下功績,大大地增加名聲。但是因為代替父親參戰等行為而受到嚴厲斥責。不過被世間稱為不亞於父親,智勇兼備的名將,而有「鬼之小十郎」之名。 元和元年(1615年)10月14日,父親景綱死去。元和六年(1620年),重長的正室作為人質而滯留在江戶,迎娶真田氏的阿梅為繼室。阿梅當初在大坂城陷落時被誤以為是侍女,但是舊真田家家臣因為仰慕而到訪片倉家,後來才知道她是真田信繁之女。這個訪問的舊真田家家臣自稱三井,以後成為片倉家的家臣。此時阿梅17歲。 寬永三年(1626年)7月,重長的正室在江戶屋敷死去。寬永十三年(1636年)4月,因為主君伊達政宗前往江戶參勤交代,途中經過白石城並留宿,與養嗣子景長一同拜謁政宗。 慶安四年(1651年)12月28日,主君伊達忠宗公把仙台藩家格中的「一家」之座賜予重長。 萬治二年(1659年)去世,年七十六歲,法名真性院。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89%87%E5%80%89%E9%87%8D%E9%95%B7
留守政景 Rusu Masakage(1549年-1607年) 伊達晴宗的三子,母親為巖城重隆女兒久保姬,幼名六郎,輝宗的同母胞弟。 永祿十年(1567年),由於留守顯宗沒有兒子的關係,十八歲的政景被過繼為留守顯宗的養子並成為留守家高森城之主,翌年在伊達家的婚姻外交政策下迎娶了國人眾黑川晴氏的女兒,為鞏固伊達家在奧州的勢力基盤做出貢獻。之後作為伊達家一門眾以軍團核心的姿態活躍於戰場上,在輝宗的兄弟中留守政景是少數常年待在伊達方的人物。 天正十二年(1584年),兄長輝宗出家隱居於館山城,在重臣遠藤基信和留守政景的支持下由輝宗長子伊達政宗成為第十七代當主。隔年十月八日,本來透過輝宗向政宗請降的二本松義繼誤會伊達方將準備在宴會上襲殺自己,憤而脅持輝宗退往人取橋向二本松逃逸,最後兩人在阿武隈川同歸於盡。 欲報父仇的伊達政宗在伊達輝宗頭七後,立即發兵八千人攻向二本松城,當時繼為二本松城主的義繼遺兒國王丸火速向南奧州及常陸的各大名求援,於是以常陸佐竹氏、南奧蘆名氏兩家為首聯合巖城氏、二階堂氏、白河氏等組成三萬大軍北上馳援。在這場被後世稱為人取橋之戰,令伊達家痛失一眾良臣猛將的戰役中留守政景一直留在本陣保衛政宗到脫離戰場。 天正十六年(1588年),奧州名門大崎氏內亂,重臣氏家吉繼在長年積怨下自願擔任內應,請求伊達政宗發兵攻打大崎氏,有此良機政宗當然不會放過,留守政景擔任泉田重光的副將與濱田景隆諸將領五千兵馬,本以為攻討大崎家易如反掌的留守政景卻慘逢敗績,在中新田之戰之中岳父黑川晴氏逆刃倒向大崎家,加上陰雪連綿視線不良導致政景判斷失誤被大崎軍奇襲戰敗。正當留守政景已有戰死的覺悟時幸虧得到妻舅黑川月船的援軍才脫離危境。 天正十七年(1589年),伊達政宗於摺上原之戰中以二萬大軍重創蘆名軍,終於成功制霸南奧州三十多郡,留守政景被轉封至會津利府城。天正十八年(1590年)秀吉於出兵小田原北條家之時趁機發佈奧羽物無事令並要求奧羽諸大名也一同參戰,這等若變相要求奧羽大名臣服以順此機會一統天下。面對秀吉的強勢伊達家中分裂成主戰與主從兩派,最後伊達政宗採納了智將片倉景綱的建言前往小田原謁見秀吉。 由於摺上原之戰發生在奧羽物無事令之後,而且被擊敗的蘆名義廣也搶先一步投降秀吉,所以在小田原之戰後秀吉以遲到參陣並違反奧羽物無事令的理由,將摺上原之戰後政宗佔領的蘆名領地全部沒收。同年七月,秀吉改易伊達家的領地,將伊達家由原本的米澤城移至葛西大崎的舊領巖出山城領五十八萬石,政景的所領土地在被秀吉沒收後,政宗將他分置到新領地的黑川郡大谷城領二萬石。 文祿、慶長之役時,政景隨政宗渡海到朝鮮半島參戰表現卓越,之後在肥前名護屋的陣地中政宗感念他的功績特賜政景恢復原姓伊達。 慶長三年(1598年),秀吉去世,隔年其摯友,豐臣家的元老前田利家亦病故,五奉行之首石田三成與德川家康的關係迅速惡化,直到慶長五年(1600年)終爆發關原之戰,當時最上義光在石田三成舉兵前表面上雖與上杉景勝保持和募,但是私底下和德川家康也有十分親密的接觸,所以在石田三成舉兵後,他很快便倒向東軍。最上義光打算趁上杉景勝與德川軍對峙時,與羽州的秋田實季共同謀攻取上杉景勝領內的酒田城,奪取酒田港以獲得其龐大的商業利益,但不料隔牆有耳這項圖謀尚未成事便已被上杉景勝知悉,景勝反而任命直江兼續率三萬兵馬向最上義光領地進攻。 伊達政宗雖然長年與舅舅最上義光不和但基於同屬東軍的立場還是派遣叔父留守政景領五千援軍配馬五百匹及火鎗七百支向柴田郡進軍往援,在須川與直江兼續對峙,使直江兼續無法一舉擊破長谷堂城,成功替最上家解圍。 之後留守政景的居城被多次遷移,先是由黑川郡大谷城轉到東磐井郡黃海城,再調到西磐井郡清水城,最後到慶長九年(1604年)才確定移封至一之關城二萬石的領地。 慶長十二年(1607年),留守政景在家中病逝,享年五十九歲,法名大安寺殿高岳玄登大居士。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5%99%E5%AE%88%E6%94%BF%E6%99%AF
白鳥長久 Shirotori Nagahisa(生年不詳-1584年) 白鳥義久之子,妻為吉川政時之女,別名十郎、義國、武則。 白鳥家的源流有著許多說法,最為流傳的是其先祖為安倍賴時的八男行任之子則任,屬於奧州安倍氏的末流,這是也受到白鳥家正式承認的版本,不過根據白鳥氏家臣茂木彈正文書中所留下的系譜白鳥家應該是與寒河江氏同為大江氏的後代,所以兩家才會長期地結盟約。但是卻又有白鳥氏跟中條氏份屬同族一說,所以後來白鳥長久才能繼承中條氏的領地,繁多錯綜的系譜在近代白鳥鄉土史研究會員重重考究下,認為白鳥氏的家名應是因世居膽澤郡白鳥村而來,實為出身當地的國人眾,只是如同淺井氏附會公卿三條家、松平氏依附源氏德川家一般,冠上個名家出身後裔的名義美化自己的出身。 白鳥家歷代都是伊達、最上兩家之間求存,繼為家督的白鳥長久擁有著遠比先祖更大的志願,他不斷增強本家的勢力,同時谷地城的中條氏六代家督中條長昌因為無嗣讓位迎白鳥長久為後繼者,使長久一舉得到瞭望村山平野的谷地城,長久在繼承中條氏後便將居城遷往谷地城並且著手進行大規模的改修,將城池規模提升到足以跟中央地方的名城比肩,而非是以往徒有城名,實際上只是山寨的居館。 在白鳥長久擴建城池之時,他也著力整頓日後新城的城下町,訂立了農工業生產的保護獎勵,另於松橋銅屋口引各類職人工匠居住,讓他們的鍛造屋集中發展,並採取保護育成的措施。此外他還模仿織田信長要求家臣遷往城下居住,讓他們對食物跟生活必需品的採購成為市場的主要經濟收入,使本來商業並不發達的谷地城城下町逐漸成長為每月日期尾數二、六開市的六齋市。 在日益鞏固根基後,意圖對外發展的白鳥長久交上了難逢的好運,羽州的最大勢力最上家因為家督繼承之事發生內訌,意圖強化宗家權力的長子最上義光與分家最上八楯支持的次子中野義時展開鬥爭。雖然義光在老臣氏家定直出面調解後正式坐上家督的寶座,但是在天正二年(1574年)五月,中野義時聯合妹婿伊達輝宗及天童、高箭、東根、藏增、寒河江、左澤、白巖組成反義光包圍網,伊達輝宗也以救援岳父義守為藉口意圖干預最上家內政。 當時由於白鳥氏自南北朝以來便跟最上八楯之中的寒河江氏締有長期同盟,而且長久的叔父義廣之女還嫁入了八楯之首的天童氏,所以白鳥長久選擇與寒河江氏、天童氏聯手對抗最上義光。伊達輝宗應最上義守要求出兵最上領後,而白鳥長久也自認還不到真正該動手之時,所以主動出面調停斡旋,與伊達家重臣遠藤基信多次魚雁往返,終促成這次和議,長久也在這次調停後威望日重,逐步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勇名遠播。 白鳥長久的動作非僅於此,雖然他遠居東北邊境,但是對中央政局的變動有著精密的情蒐跟判斷,在眼見織田信長力據中央,漸有席捲天下之勢後,立刻在天正五年(1577年)派出家臣根清光上洛向織田信長獻上名馬白雲雀,表達臣服從屬之意。自東北遠道而來的使者送上了貢品與盟約,讓信長十分滿意,對白鳥氏希望能取代最上家獲得羽州支配權表示理解,也回贈了段子三十局、縮羅三十端、紅五十斤、虎革三枚、豹革二枚及名鷹鶴取、鴻取的厚禮。 白鳥長久搶先從屬織田信長的舉動讓最上義光十分不安,儘管當時他已經擊破反義光包圍網之中最強的天童氏,誅殺了中野義時,但是白鳥氏居館谷地城在增築後防禦力大幅提昇,再加上有驍將之譽的白鳥長久親自鎮守,依然是固若金湯的態勢,而且義光也還要面對莊內的武藤家,所以除了進行軍事警戒外也以聯姻的方式讓長子義康迎娶白鳥長久之女,意圖懷柔安撫白鳥長久,然而白鳥長久也非蠢人,因此這段婚姻可說根本就是結親雙方的暫時妥協,以表面的和諧掩飾台面下的爾虞我詐。 天正十二年(1584年),在白鳥長久與之結盟的織田信長故於本能寺之變後,而最上義光也買通武藤家臣刺殺了武藤義氏讓武藤家陷入混亂之時,突然謊稱身染重病、時日無多,再三派人往招白鳥長久前去山形城,要將身後事與長久相商,並委託他輔佐義康。正是三人成虎,本來認為必是義光陰謀的白鳥長久在一直收到義光將故的情報後,再想到義光應該不會放棄趁武藤家混亂出兵的好時機突然轉向對付自己,於是決定赴山形城一見義光。 白鳥長久的決定被家臣一致反對,認為這是最上義光要使出暗殺手段的陰謀,但是自認心思細密且已被控制最上家之巨利迷心的白鳥長久宣稱:「沒有恐懼的必要。」依舊堅持前去山形城。來到山形城後,白鳥長久就在最上義光的枕邊被義光抽出手上書卷中的利刃刺擊,一直小心堤防的沒白鳥長久想到義光竟是親自動手當場重傷,之後負傷的白鳥長久就在山形城中遭到最上武士的追擊討取,據說在追殺白鳥長久時因為長久力逞剛勇之氣欲反擊逃離而血戰多時,白鳥長久受創多處,血花飛濺到染上城內的櫻花,因此日後山形城內的櫻花也被稱為「血染的櫻花。」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65660884/
矢島滿安 Yajima Mitsuyasu(生年不詳-1592年) 矢島義滿的嫡長子,妻為小野寺茂道之女;通稱五郎。 矢島氏與並為由利十二頭國人眾中的仁賀保氏同出一族,乃是甲斐源氏小笠原氏流的大井朝光後裔,因此矢島氏又稱為大井氏。矢島氏和仁賀保氏雖然同出一源,但是經過多年的傳承,兩家在戰國時代已演變成爭奪由利主導權的兩家死敵,但是在父親義滿因仁賀保氏與瀧澤氏的聯軍擊敗,於永祿元年(1558年)因戰傷而死後,矢島氏勢力大退,當時年少的滿安被迫雌伏以積蓄實力。 當時由利一地由十二家國人眾分佔割據,周邊四方卻各有虎視眈眈的一地強豪各自懷抱心思意圖攻略由利,北為安東愛季,東方的小野寺氏、南方庄內大寶寺氏以及山形的最上氏皆非易與,其中滿安選擇與小野寺家合作,迎娶了小野寺一門中西馬音內城主小野寺茂道之女為妻,結成姻親以做後盾。 永祿二年(1559年),矢島氏與瀧澤氏領下的百姓因草場劃分的問題產生爭執,同時在兩家糾紛之際矢島氏家臣沓澤受到瀧澤氏策反,引起滿安的憤怒,派遣麾下將領大河原普玄坊及佐藤築前攻入瀧澤氏領地,瀧澤氏在連戰失利下請來仁賀保氏的援軍,仁賀保氏當主明重在永祿三年(1560年)領軍往援,兩軍在釜淵發生激戰,而滿安也親自領軍應戰,戰陣中滿安仗著六尺九寸的身材優勢,手握四尺八寸的大太刀,腳跨名馬八升栗毛,採用一騎打的戰術於沙場中來回縱橫,硬生生殺敗瀧澤、仁賀保兩家聯軍。發現滿安的強橫戰力,令仁賀保明重生出避免雙方繼續直接對戰的想法,以外交手段向矢島家示弱,達成兩家和議。 矢島、仁賀保兩氏的爭端至此安穩渡至天正年間,期間滿安和北鄰的玉米氏也因為領地地界劃分問題對立日深。天正二年(1574年),矢島氏與瀧澤氏之間的領地糾紛再起,滿安旋即於翌年親自發兵瀧澤氏居城,將之擊潰,並討取瀧澤氏當主瀧澤政家,其子政忠逃向最上家。同年,仁賀保明重為遏止矢島家發展,再度出兵矢島。但是滿安除了武勇過人之外,其謀略亦非俗,在領地中早布有情報網,因此仁賀保明重出兵的情況很快便被滿安探知,趁子吉川洪水渡河不便,仁賀保軍行至中流時親身領兵截擊,打了仁賀保明重一個措手不及而大敗慘虧。翌天正四年(1576年),仁賀保明重為彌補之前失敗的損失,串連玉米氏向矢島氏領地攻擊,滿安再度行使一騎打的戰術,強力切入敵軍陣勢,當場討取了仁賀保明重,擊潰敵軍。 隔年,仁賀保氏舉明重次男安重繼為當主,為替父報仇,仁賀保安重力整軍備出擊矢島氏,為應付這股哀兵,滿安一方面充實防備體制,一方面緊急向小野寺家求援,雙方整頓兵馬後於八月交鋒發生激戰,當主仁賀保安重於混戰中遭到矢島軍討取,仁賀保軍因而大敗且二度喪主於滿安之手。 這番二度戰敗,仁賀保氏的嫡流自此斷絕,遂由分家的治重繼為當主,仁賀保氏被迫隱忍重蓄戰力資源。為阻斷仁賀保氏的復仇希望,滿安用計誘降土門、小川等仁賀保氏家臣為內應,但是因為滿安負責計略的重臣突發疾病身亡,因此拖延了反攻時間,但是在仁賀保氏卻也發生了意外事變,受滿安策反的土門、小川等家臣卻突然暗殺了仁賀保治重,隨後仁賀保氏其他家臣也成功反擊叛將把他們殲滅,由於親族先後陣亡,仁賀保氏迎入鄰近子吉氏一子娶了治重之女為妻,以婿養子的身份入繼。治重之死,截至如今還沒有確切史料可以證明,是肇因於滿安的計略還是仁賀保氏的內部爭端,但是此事與滿安間的關係,總是引人聯想,可說仁賀保氏連三代當主都是因為滿安而亡,兩家仇怨也越結越深。 天正十年(1582年)八月,滿安的後盾小野寺義道與由利眾因為人質問題發生爭端,由利眾素與安東家交好,不甘為小野寺氏壓制,其中有五名被送往小野寺家的人質為保障本家而自刃,由利眾深受感動因此決定背離小野寺家起兵五千人反擊,雙方於平鹿、由利邊境大澤山交戰,小野寺義道憤而動員西馬音內、河連、稻庭氏等共八千兵馬,由利眾中僅有滿安與分家小介川氏跟隨,最後因為小野寺義道指揮不力,大敗在由利眾聯軍之手,戰死者高達四百八十人,同時也讓滿安在由利遭到孤立,形成滿安代表小野寺家獨自與仁賀保氏結合最上家、安東家領導的由利眾對抗的不利局面。但是對,天正十二年(1584年),滿安將本據由根城館移往新庄館。 天正十四年(1586年),仁賀保氏對矢島家燃起復仇之火再度出征其領地,儘管當時滿安臥病在床,卻仍勉力領軍應戰,並且仗著自身豪勇三度以一騎打的方式討取了仁賀保氏當主重勝,這也是仁賀保氏亡於矢島家的第四位家督,但是大將之亡卻反常地激起了仁賀保軍的高亢憤怒,雙方力戰至疲方告退卻。之後,在最上義光出面斡旋下,仁賀保氏迎入和小介川氏有親戚關係的赤尾津氏當主道俊的次男勝俊當養子繼任,同時雙方宣告和睦。 天正十六年(1588年),安東家爆發內訌,湊系的安東道季在南部信直、戶澤盛安挑撥下反叛,攻奪湊城,將當主實季逼入檜山城,並迅速得到了土崎湊周邊的豐島、大平、八柳、新城等原湊系的國人眾支持,壓制小鹿島、湖東、河北,發動十倍兵力直逼檜山城。由利十二頭遂作為安東實季的援軍出兵助實季奪回湊城,滿安也因為與安東實季的家臣大平氏份為親族而參加援戰,並在反攻湊城時擔任先鋒,攻破大門引領友軍入城,助安東實季順利撥亂反正,壓制湊系的叛變。 天正十七年(1589年),滿安遣人進入仁賀保氏領內盜伐杉木,雙方情勢劍拔弩張,各派出兵馬激戰,最後因為仁賀保家的菩提寺禪林寺及矢島家的菩提寺高建寺中的僧人出面來回進行和平勸說,滿安也在老臣建議下同意和睦。同年七月,仁賀保勝俊破棄合約出兵矢島氏,結果反被驍勇善戰的滿安所敗,滿安更一鼓作氣於八月反攻仁賀保家,直逼居館左近,卻反而在釜淵一帶遭到仁賀保軍的包圍,側近金丸帶刀戰死,滿安力戰不懈先後就出相庭市左衛門、小番喜兵衛、金子尾張等家臣,並突擊仁賀保軍,讓矢島軍順利撤走。 此戰之後,仁賀保氏與岩屋氏聯合上書向最上義光指責滿安的惡行,最上義光也早對滿安傾向小野寺家的態度不滿,意圖斷去小野寺家在由利的旗子,承諾將暗殺滿安,並隨即邀滿安前往山形城,滿安對情報的掌握他早知最上義光心懷不軌,因此稱病不去。不料,最上義光於天正十九年(1591年)竟搬出了太閣的名頭,表示要安排滿安前往京都拜見,第二次強邀他前往山形城令滿安不敢落人口實被迫前去。滿安深知最上義光宴無好宴,在安排親弟與兵衛和根井右兵衛尉、小介川攝津等重臣留守後才前往,並且滯留山形期間對飲食、守衛之事完全不敢鬆懈,讓義光一時尋無下手之機。 但素以智計聞名的最上義光又豈是易與之輩,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將手伸入矢島家中引誘對連年征戰不滿的矢島家臣,受到滿安倚重的居留守役親弟矢島與兵衛竟與根井右兵衛尉聯手謀叛,並與仁賀保家臣成田忠左衛門串通,謀害了滿安嫡子,聞得此事的滿安岳父西馬音內茂道遂快馬加鞭派人通知滿安。滿安遂在心腹金子安陪的協助下脫出山形城,潛行至家臣猿倉平七的領地,在十二月風雪正大時反攻,鎮壓家中叛變,矢島與兵衛戰死。而這番同室操戈,也讓原本由利眾中戰力最強的矢島家頓時實力減半。 文祿元年(1592年),豐臣秀吉發起對朝鮮的戰爭,由利諸將也都收到調令,滿安鑑於本家在前年的叛亂後實力損傷不少,讓分家小介川氏代理出兵,同時小野寺家受到最上家牽制,仁賀保勝俊觀矢島家已失去所有奧援,不由見獵心喜,與岩屋氏同謀,聯合早對滿安蠻橫態度不滿的其他由利眾,於當年七月強勢壓境包圍矢島家,滿安見態勢不力將居館移往難攻不落的荒倉館。但是在兵力相差太多的劣勢中,矢島家留守家臣不看好滿安,一一接受仁賀保氏的策反,滿安無奈下只能接受家老矢島三右衛門的建議,憑一身武勇帶著家小殺出血路奔向仙北投靠岳父西馬音內茂道。 但是正逢最上義光對小野寺家施使離間計,仁賀保勝俊也擔心小野寺義道藉恢復矢島家的名目侵入由利,因此採用以投向最上家的瀧澤又五郎之計,於文祿二年(1593年)讓與小野寺家有交情的下村藏人和玉米信濃守遣使謊報滿安和西馬音內茂道意圖謀叛,小野寺義道聞訊大怒便派親弟大森康道領兵八百直撲西馬音內城,長年忠心侍奉小野寺家的西馬音內茂道因此大怒,認為這都是滿安才引起義道的疑心,因而主動斷絕與滿安的關係,將他押給大森康道,任憑其處斷,滿安被迫於同年十二月自盡,矢島家就此滅亡。論武略、智計,滿安都是由利十二頭中的佼佼者,但是橫霸的性格及長年不顧領內民生的好戰,也斷去了他的人和,導致他不為臣下所仰亦不為盟友所信,雖然武勇過人,叱吒戰場,終究不免敗亡的命運。 出處 http://www.gamebase.com.tw/forum/3867/topic/78275314/
石川昭光 Ishikawa Akimitsu(1550年-1622年) 伊達晴宗的四子、母為岩城重隆之女・久保姬、養父石川晴光、妻為石川晴光之女.照子;幼名小二郎,繼承石川氏,名為石川親宗,後受將軍足利義昭偏諱「昭」,改名為昭光。 永祿十一年(1568年),過繼給陸奧國石川郡三蘆城主.石川晴光,繼承石川氏。之後隨同父兄伊達晴宗、伊達輝宗和田村氏、佐竹氏戰鬥。 但是在天正十三年(1585年)的人取橋之戰,昭光卻捨棄姪兒伊達政宗,和其他南奧諸大名一同站在妹夫.佐竹義重一方,此戰伊達氏以敗戰收場;直到天正十七年(1589年)的摺上原之戰以後才又再次從屬於伊達氏。 天正十八年(1590年),受封須賀川城;但同年為豐臣秀吉追究沒有參加小田原之戰的責任(奧州仕置),和三哥.留守政景一起遭到改易(除封)的下場。 之後昭光回到伊達氏本家成為伊達政宗的家臣,家格也被評價為一族之首(御一門筆頭)。政宗轉封到岩出山城後,也受封志田郡松山城6000石俸祿。 文祿四年(1595年),伊具郡角田城主.伊達成實突然離開伊達家,昭光代替成實擔任角田城主,連同嫡子石川義宗,俸祿總計增加1萬石。 慶長八年(1603年),將家督之位讓與嫡子石川義宗,但義宗在慶長十五年(1610年)過世,因嫡孫.石川宗敬年紀尚幼,昭光只得以監護人身分暫代政務。 元和元年(1622年)7月10日逝世,年七十三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9F%B3%E5%B7%9D%E6%98%AD%E5%85%89
義姬 Yoshihime(1547年/1548年?-1623年) 最上義守之女、最上義光之妹、伊達輝宗正室、伊達政宗之母;通稱阿東之方,出家後稱保春院。 在出羽國山形城出生。義姬與兄長最上義光之間的關係相當好,現今存在著許多兩人之間來往的信件。 永祿七年(1564年)其間嫁給與最上氏對立的伊達輝宗,永祿十年(1567年)19歲時誕下伊達政宗,後來生下小次郎和兩個女兒(夭折)。 天正六年(1578年),上山城城主上山滿兼聯合伊達輝宗一同進攻最上義光,義光陷入壓倒性不利的狀況。察覺到兄長有危險的義姬乘著橋(駕籠)突入陣中來到夫君的面見,向輝宗說「為什麼要如此不講情面地與兄弟吵架?(何故このように情けない兄弟喧嘩をなさるのか)」而令輝宗撤兵。 天正十二年(1584年),伊達政宗繼任伊達家的家督。翌年,伊達輝宗因為被二本松義繼連累而被殺,義姬成為寡婦。義姬懷疑是因為政宗欲奪取權力而謀殺輝宗,對政宗抱持著不信任感。之後政宗為成為奧羽(東北地方)的霸者而進擊各地,並攻擊最上家的遠親鹽松氏、最上家的本家大崎氏,令到義姬越來越感到不快。 另一方面,兄長最上義光亦對伊達政宗有很強的警戒心並開始侵攻庄內,伊達和最上之間的對立已經開始嚴重化。而義姬在伊達家中的立場亦漸漸惡化。 天正十六年(1588年)的大崎合戰中,伊達政宗陷入被最上義光包圍的危機。因為這個狀況,義姬乘橋進入戰場並促請兩軍停戰。義光在諸大名面前,對和睦一事感到是極度屈辱,但是不能拒絕妹妹的請求。因此經過80日的休戰後,兩者最終和睦。此後義光努力在伊達和大崎之間進行調停,但是因為伊達側對最上側抱持不信任態度而不太成功。有義光在此時對義姬請求幫忙的書狀存在,義姬受到兄長深厚信賴,而且表明義姬在伊達家中亦有相當的發言權。 在伊達政宗參加豐臣秀吉的小田原征伐的天正十八年(1590年),發生義姬在膳食中下毒毒殺政宗的事件。當時政宗已經把毒送到口中,但是用解毒劑而逃過一命。因為此事而令母子之間的對立達到頂點,亦流傳著政宗親自斬殺弟弟小次郎的說法。但是這次毒殺未遂的事件並沒有在當時的史料中有記載,詳細記述這次事件的是江戶時代的『治家記錄』等書物。治家記錄中的說法是開始用膳前御膳番眾看穿義姬的企圖,政宗因此返回家中,但是否定的見解亦存在,關於這段混亂時期的情況現今有諸多說法。 在伊達政宗斬殺小次郎後,義姬仍然留在伊達家中,母子之間交換過親密的文書。義姬在文祿二年(1593年)向在朝鮮從軍的政宗送附上現金三兩以及和歌(あきかぜのたつ唐舟に帆をあげて君かえりこん日のもとの空)的信件。政宗對書狀相當感激,並且尋找能回禮給母親的物品,終於找到朝鮮木綿並將其與寫「期望著能再一次拜見」(ひとたび拜み申したく念望にて候)的書狀一起送給義姬。 就在母子交換書信後的文祿三年(1594年),把書信交給在京都的虎哉宗乙(伊達政宗的老師)後,11月4日義姬從岩出山城出奔並返回最上山形城。義姬認為政宗能冷血的殺死父親伊達輝宗及弟弟小次郎等至親,自己假以時日也會慘遭毒手而出奔。 慶長五年(1600年),在奧羽中爆發慶長出羽合戰。此時最上義光向伊達政宗請求援軍,義姬亦向政宗送出請求援軍的書狀。此時片倉景綱向政宗進言應旁觀並等到最上勢和敵軍都疲累疲弊的時機,但是政宗擔心母親的安危而拒絕景綱的建議並派遣援軍(但是伊達勢靜觀戰況,並沒有積極的行動)。戰後義姬對政宗和援軍留守政景送出感謝的書狀。 慶長十九年(1614年)兄長義光逝世。義姬對於最上家在兄長死後的劇變感到相當失望。此後最上氏因為內紛而在元和八年(1622年)被改易,於是義姬無處可去。因此前去依賴伊達政宗。 元和九年(1623年)入住伊達政宗的居城仙台城並出家並稱保春院。此時眼睛和腳開始變差,但仍向在江戶的政宗正室愛姬送贈手製的小袋而被感激。同年7月17日,於同地死去,年七十六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7%BE%A9%E5%A7%AC
鬼庭綱元 Oniniwa Tsunamoto(1549年-1640年) 鬼庭良直的長子、母為牧野刑部之女、正室為新田景綱之女、側室為香の前,改姓茂庭,名為茂庭綱元。 天正三年(1575年),因為父親良直隱居而繼任家督,於是成為長井郡川井城城主。父親在天正十三年11月(1586年1月)的人取橋之戰中擔任殿軍並為了讓主君伊達政宗逃走而奮戰並被討死。在天正十四年(1586年)擔任奉行職。於天正十六年(1588年)成為安達郡百目木城城主,所領加增至5千石。 天正十八年(1590年),因為奧州仕置而令知行重新編排,此時成為柴田郡沼邊城城主。同年發生的葛西大崎一揆被發現是伊達政宗所煽動時,被派遣向豐臣秀吉辯解而前往京都,以後擔任秀吉的折衝役。 天正十九年(1591年),在伊達政宗被減封到岩出山時,成為磐井郡赤荻城城主。文祿元年(1592年)的文祿之役時在肥前國名護屋擔任留守居役。此時豐臣秀吉以「鬼在庭中的起源不好」為理由,令綱元改姓為茂庭。同年因為長男安元病死,於是召回送往八幡氏當養子的二男良綱並令其成為繼任人。 豐臣秀吉對綱元相當欣賞並給予一萬四千石的賞賜,沒有主公伊達政宗允許之下就私自接受的綱元引起政宗強烈不滿,在文祿四年(1595年)因為政宗的命令而把家督讓了良綱並被迫隱居。此時綱元得到的隱居費不過1百石,而得到隱居費以外的收入的條件是沒收良綱繼任的茂庭氏本領5千石,於是憤慨的綱元就從伊達家出奔。 此時經本多正信介紹而受到德川家康的引誘,但是因為伊達政宗的奉公構而作罷。同情綱元處境的家康把中白鳥毛槍、虎皮鞍覆、紫縮緬手綱送給綱元,並即場以關八州的傳馬10疋的朱印狀和永樂錢200貫文作為資金送給綱元。 終於在慶長二年(1597年)被赦免並回到伊達家。 在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作為支援山形城主最上義光的援軍第一陣而接受留守政景的指揮。綱元被政景命令率領別動隊進攻長井方面,在9月25日攻陷刈田郡湯原城,更越過二井宿卡並攻向高町城,但是因為政宗突然以和屋代景賴等人以福島表兵力不足為理由而呼回,在10月6日參與進攻福島城。 同年末,隱居料被改為栗原郡文字1千1百石。在慶長六年(1601年)9月伊達政宗上洛之際,擔任開始普請的仙台城的留守居役,更就任父親良直在輝宗一代擔任的評定役(仙台藩評定役的職務權限在第2代藩主伊達忠宗一代被大幅縮小,變為多人制的奉行職的輔助機關,但是在輝宗、政宗兩代時期,評定役是一人制,在評定場所中比奉行眾高一級,評定役是很高級的職位。還有,政宗允許綱元直接使用機密文書專用的印章(『伊達政宗の手紙』佐藤憲一洋泉社2010)),擔任六人制奉行職(古田重直、鈴木元信、山岡重長、津田景康、奧山兼清、大條實賴)之上的指導和監督。翌年(1602年),政宗把豐臣秀吉下賜的愛妾香之前賜給綱元,政宗與香之前之間所生的一女一男(津多、又四郎)以綱元為養父。 慶長九年(1604年),伊達政宗的五男伊達宗綱(卯松丸)成為栗原郡岩崎城城主時,綱元以評定役之職身兼宗綱的後見役。宗綱被放在仙台城下綱元的屋敷中養育,在岩崎城下管理城池的綱元家來眾住在町場(茂庭町)。在慶長十九年(1614年)的大阪冬之陣中屬於政宗的長男伊達秀宗的陣中,翌年(1615年)2月,秀宗被賜予伊予國宇和島藩10萬石,綱元與良綱一同赴往宇和島並在宇和島藩的統治機構中工作,在同年4月的大阪夏之陣從宇和島城中出陣。 元和四年(1618年),伊達宗綱死去,為了憑弔宗綱的菩提而入道並以了庵高吽為法號,前往高野山成就院並進行三年供養。歸國後,拜領伊達政宗下賜的宮城郡下愛子的栗生的館,以後就居住這裡。在寬永十三年(1636年)5月24日政宗死去後遠離政務,把栗生的館讓給五郎八姬並在文字(之前的領地)中隱居。在翌年於同地興建洞泉院,在境內建立政宗的阿彌陀堂、宗綱的妙覺堂。 寬永十七年(1640年)5月24日死去,年九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C%BC%E5%BA%AD%E7%B6%B1%E5%8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