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庭綱元 Oniniwa Tsunamoto

鬼庭綱元鬼庭綱元 Oniniwa Tsunamoto(1549年-1640年)

鬼庭良直的長子、母為牧野刑部之女、正室為新田景綱之女、側室為香の前,改姓茂庭,名為茂庭綱元

天正三年(1575年),因為父親良直隱居而繼任家督,於是成為長井郡川井城城主。父親在天正十三年11月(1586年1月)的人取橋之戰中擔任殿軍並為了讓主君伊達政宗逃走而奮戰並被討死。在天正十四年(1586年)擔任奉行職。於天正十六年(1588年)成為安達郡百目木城城主,所領加增至5千石。

天正十八年(1590年),因為奧州仕置而令知行重新編排,此時成為柴田郡沼邊城城主。同年發生的葛西大崎一揆被發現是伊達政宗所煽動時,被派遣向豐臣秀吉辯解而前往京都,以後擔任秀吉的折衝役。

天正十九年(1591年),在伊達政宗被減封到岩出山時,成為磐井郡赤荻城城主。文祿元年(1592年)的文祿之役時在肥前國名護屋擔任留守居役。此時豐臣秀吉以「鬼在庭中的起源不好」為理由,令綱元改姓為茂庭。同年因為長男安元病死,於是召回送往八幡氏當養子的二男良綱並令其成為繼任人。

豐臣秀吉對綱元相當欣賞並給予一萬四千石的賞賜,沒有主公伊達政宗允許之下就私自接受的綱元引起政宗強烈不滿,在文祿四年(1595年)因為政宗的命令而把家督讓了良綱並被迫隱居。此時綱元得到的隱居費不過1百石,而得到隱居費以外的收入的條件是沒收良綱繼任的茂庭氏本領5千石,於是憤慨的綱元就從伊達家出奔。

此時經本多正信介紹而受到德川家康的引誘,但是因為伊達政宗的奉公構而作罷。同情綱元處境的家康把中白鳥毛槍、虎皮鞍覆、紫縮緬手綱送給綱元,並即場以關八州的傳馬10疋的朱印狀和永樂錢200貫文作為資金送給綱元。

終於在慶長二年(1597年)被赦免並回到伊達家。

在慶長五年(1600年)的關原之戰中,作為支援山形城主最上義光的援軍第一陣而接受留守政景的指揮。綱元被政景命令率領別動隊進攻長井方面,在9月25日攻陷刈田郡湯原城,更越過二井宿卡並攻向高町城,但是因為政宗突然以和屋代景賴等人以福島表兵力不足為理由而呼回,在10月6日參與進攻福島城。

同年末,隱居料被改為栗原郡文字1千1百石。在慶長六年(1601年)9月伊達政宗上洛之際,擔任開始普請的仙台城的留守居役,更就任父親良直在輝宗一代擔任的評定役(仙台藩評定役的職務權限在第2代藩主伊達忠宗一代被大幅縮小,變為多人制的奉行職的輔助機關,但是在輝宗、政宗兩代時期,評定役是一人制,在評定場所中比奉行眾高一級,評定役是很高級的職位。還有,政宗允許綱元直接使用機密文書專用的印章(『伊達政宗の手紙』佐藤憲一洋泉社2010)),擔任六人制奉行職(古田重直、鈴木元信、山岡重長、津田景康、奧山兼清、大條實賴)之上的指導和監督。翌年(1602年),政宗把豐臣秀吉下賜的愛妾香之前賜給綱元,政宗與香之前之間所生的一女一男(津多、又四郎)以綱元為養父。

慶長九年(1604年),伊達政宗的五男伊達宗綱(卯松丸)成為栗原郡岩崎城城主時,綱元以評定役之職身兼宗綱的後見役。宗綱被放在仙台城下綱元的屋敷中養育,在岩崎城下管理城池的綱元家來眾住在町場(茂庭町)。在慶長十九年(1614年)的大坂冬之陣中屬於政宗的長男伊達秀宗的陣中,翌年(1615年)2月,秀宗被賜予伊予國宇和島藩10萬石,綱元與良綱一同赴往宇和島並在宇和島藩的統治機構中工作,在同年4月的大坂夏之陣從宇和島城中出陣。

元和四年(1618年),伊達宗綱死去,為了憑弔宗綱的菩提而入道並以了庵高吽為法號,前往高野山成就院並進行三年供養。歸國後,拜領伊達政宗下賜的宮城郡下愛子的栗生的館,以後就居住這裡。在寬永十三年(1636年)5月24日政宗死去後遠離政務,把栗生的館讓給五郎八姬並在文字(之前的領地)中隱居。在翌年於同地興建洞泉院,在境內建立政宗的阿彌陀堂、宗綱的妙覺堂。

寬永十七年(1640年)5月24日死去,年九十二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AC%BC%E5%BA%AD%E7%B6%B1%E5%8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