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稙宗 Date Tanemune

伊達稙宗伊達稙宗 Date Tanemune(1488年-1565年)

伊達尚宗的長子、母為上杉定實之姐.積翠院;幼名次郎、初名高宗,受將軍足利義稙偏諱「稙」字,名為稙宗。

長享二年(1488年)生於伊達郡高田城,當時的日本受應仁之亂後,室町幕府的權威受到嚴重打擊,幕府體制及舊莊園制被完全破壞,地方守護則面對國人一揆、一向一揆(本願寺蓮如)及「下克上」的威脇,開始了大名之間的連場混戰。

在東北地區,由大崎、葛西、相馬、蘆名及伊達為主的大名都為各自的地盤而發動戰爭。而在伊達家,稙宗出生時,父親正與祖父成宗爭奪家督之位,延德元年(1489年),尚宗向成宗發出「家督退位文書」,迫令成宗立刻退位,兩人關係對立化。

明應三年(1494年),成宗、尚宗終於開戰,稙宗倒向成宗方,趁尚宗到竹森館時,稙宗突襲竹森館,尚宗被迫逃亡,不久,尚宗領兵與稙宗大戰於松川,但尚宗大敗,最後逃到會津,向蘆名盛高求助。四月,盛高出兵進攻屋代城,稙宗大敗,退向梁川城,同年末,成宗病死,尚宗正式成為當主,明應五年(1496年),尚宗才完全控制領地。在永正年(1504-21)間,尚宗大力開拓伊達家的領地,同時尚宗繼續自祖父持宗的幕府政策,擁護新將軍足利義澄,成為幕府於東北的倚重力量。

永正十一年(1514年),尚宗病死,稙宗正式繼位,為了成為東北的最強力量之一,稙宗一到位,立刻展開對外擴張,同年二月,稙宗出征最上義定,並於出羽長谷堂之戰大破義定,戰後永正十二年(1515年),稙宗迫使義定迎娶其妹作為和睦的條件,事實上已掌握最上家於手中。與此同時,稙宗開始拉攏幕府,永正十四年(1517年),稙宗到花之御所謁見將軍義稙及管領畠山高國,奉獻上黃金、太刀及奧州名馬,終於,稙宗獲得將軍賜名,正式改名為「伊達稙宗」,就任左京大夫,成為當時於東北名重一時的大名。

大永二年(1522年)十二月七日,稙宗更得到幕府的御內書,任命為久不常置的陸奧國守護,完成了曾祖父持宗的心願,並打破了當時以奧州探題制的制度,更大大加強了伊達家在東北的影響力及政治地位。但幕府卻在同年命葛西稙重為從五位下左京大夫兼陸奧守,即代表奧州出現兩巨頭,致使伊達、葛西出現矛盾。

享祿元年(1528年)九月,葛西晴重的嫡男稙清病死,稙宗見機以陸奧守護之名,命蘆名盛舜出援兵聯合攻打葛西氏,並攻破可卷城,迫令晴重立稙宗六男猿若丸(晴胤)為嫡子,間接控制了葛西家。自此之後,稙宗利用陸奧守護的身份,積極介入東北大名的內政,藉加強控制以保護伊達家。天文元年(1532年),稙宗攻入田村莊,與田村義顯決戰,天文二年(1533年),稙宗又聯合蘆名、二階堂及石川與田村、岩城及白河結城攻戰,伊達的領地漸增。

天文三年(1534年),稙宗藉岩城重隆破壞與長男晴宗的婚約,與蘆名、相馬及二階堂氏出兵攻敗岩城氏,迫使重隆履行婚約,並控制於自己之手。天文五年(1536年)二月,大崎氏之家臣氏家直繼、古川持熙等發生叛亂,大崎義直密請稙宗出兵鎮壓,五月,稙宗率三千騎大軍出陣,並聯合大崎義直出兵攻陷古川、岩手澤城,終於平定了亂事,事後稙宗以助平亂事為由,請義直收次子小僧丸(義宣)為嗣子,使大崎成為伊達的勢力範圍。

為了進一步加強伊達家在奧州的地位,天文七年(1538年),稙宗出面調停岩城與二階堂的抗爭,但與田村氏的抗爭卻未有停止,在女婿相馬顯胤的調停下於天文十年(1541年)四月和解,稙宗以其女嫁與田村隆顯,又使田村氏成為伊達的附屬。

可惜稙宗的完美外交策略出現漏洞,天文九年(1540年),越後守護上杉定實無男嗣,稙宗有見及此,立刻命三男實元入嗣上杉家,並送最精銳的一百騎,陪同實元到上杉家,正當稙宗認為百事無礙時,長男晴宗得知消息後大怒,並與稙宗理論道:「父上!夫伊達豈不是成為剛脫皮之蟬嗎?何必有利於人,害我家於惡勢?」但稙宗回答道:「此為我家長久之利也,多說無益!」

另一方面,天文十年(1541),為了答謝女婿相馬顯胤於田村和解之功,稙宗決定賜地與顯胤,但此事又為晴宗及眾家臣所不滿,眾人都到稙宗的西山城理論,晴宗大怒道「相馬有何益於我家?父上有賜於相馬,何不賜於眾家臣?」但稙宗照樣不理,在一眾以中野宗時等家臣的慫恿下,晴宗決定採取行動,天文十一年(1542)六月,晴宗乘稙宗於郊外狩獵時,帶兵捉走稙宗,並將其幽禁於西山城,晴宗則自立為新家督。

但不久,幽禁於西山城的稙宗被從叔小梁川宗朝、盛宗父子救出,出逃後的稙宗,憤然決定出兵對付晴宗,最終爆發了影響東北久遠的「天文大亂」。由於稙宗的婚姻外交,奧州諸大名都無可避免的捲入亂事之中,奧州大名因此分為以相馬顯胤、二階堂輝行、蘆名盛氏、石川晴光等大名及伊達義宗等以宗親為主的稙宗派,及以大名岩城重隆及中野宗時等少壯派家臣為主的晴宗派。

天文十二年(1543年)二月,稙宗派的相馬顯胤與晴宗大戰於掛田城,五月,相馬伊達聯軍大破晴宗,七月,稙宗攻略刈田、柴田郡,翌年三月,稙宗更在石母田之戰大破晴宗勢,佔盡上風,奪回西山城。但與此同時,晴宗不斷向稙宗派大名的家臣內通,又賄賂蘆名盛氏最上義守等大名,天文十六年(1547年),蘆名盛氏與田村隆顯及二階堂輝行對立而正式投入晴宗方,最強的盛氏倒戈後,一些小名都開始倒戈向晴宗,石橋尚義及最上義守都先後寢返,稙宗方之勢因而急速轉衰,天文十七年(1548)三月,有意退出的田村隆顯派使者到京都請將軍義輝出面調停,五月,義輝派聖後院道僧發出和睦令,由蘆名盛舜為使者調停,九月,兩方和解,稙宗被勒令到丸森城隱居,而晴宗則遷到米澤城,正式成為伊達第十五代家督,晴宗於在位期間打敗其他親稙宗的大名,歷時六年(1542-1548)的天文大亂正式告終。

是次大亂,嚴重破壞伊達與其他奧州大名的關係,也使稙宗的「伊達網絡」完全崩潰,從而成為往後伊達與其他大名交戰的原因。伊達氏亦因此折損不少家臣,也做就中野宗時的專權,晴宗於戰後對宗時更為信任,但卻無力阻止他的專橫,引起嫡男輝宗的不滿,永祿八年(1565年)五月,晴宗正式退位予輝宗,到杉目城隱居,同年六月十九日,稙宗也於丸森城病逝,享年七十八歲,法名真山圓入智松院,葬於小田陽林寺。

稙宗之長項,是為他的外交及政治頭腦。他不僅修建街道,同時對領內的經濟定下方針,使伊達得到作戰的本錢。另一方面,據史書記載,稙宗得子女二十人,稙宗藉此將子女大加嗣繼、入嫁蘆名、葛西、大崎、田村、亙理、二階堂、懸田、桑折、村田及相馬等奧州大名,使其與伊達建立親密關係,甚至成為伊達的勢力圈,世稱為「伊達網絡圈」,可見稙宗的外交手婉之高,在網絡圈下,再加上陸奧守護的政治優勢,伊達成為中、南奧州的核心,草創霸權,但亦因網絡圈的關係,各大名都牽連入天文大亂之中,最後也因此反目成仇,網絡圈最終支離破碎,伊達由主宰者,變成被圍攻的對象,可謂非常諷刺。

稙宗的最大貢獻,乃是著於天文五年(1536年)四月的《伊達氏御成敗式目一百七十一箇條》,簡稱《塵芥集》,與今川氏的《今川假名目錄》及武田氏的《武田信玄家法》合稱為戰國三大式目。《塵芥集》乃仿照鎌倉時代北條泰時的《御成敗式目》的方式而著的家法條例及領內法律,是為戰國時代最詳盡的分國法律,用以強化大名本身的權力、支配權及對下臣私鬥、結黨犯上作出規範。

《塵芥集》是將於天文五年(1536年)稙宗著寫的《棟役日記》及天文七年(1538年)的《段錢古帳》加以整理及擴展,兩文分別用於整理領國內的徵稅制度及領國土地的統計。《塵芥集》全分為一百七十一條,下分十九項細節,其中以《犯上.殺害.竊盜.私鬥》(第十六至七十五條)、《用水.買賣.財政.貸借諸項》(第八十四至一百一十二條)、《國人、下人逃走》(一百四十一至一百五十條)及《罪人.虛言.盜賊》(一百五十一至一百六十一條)為主要,乃是稙宗針對伊達領內的問題而大加著寫。同時《塵芥集》中也集中解釋地頭領主、武士及一般領民的法律裁判權、刑律及法律程序清楚列舉。民政上的土地權方面,與《今川假名目錄》不同,《塵芥集》允許土地的自由買賣,對土地買賣分為「年紀賣」及「永代賣」,並對買賣土地、領主買地權作出清楚的規則。另一方面,《塵芥集》對用水也有相當的規定,免除領內的用水權糾紛。《塵芥集》對於管理領國有非常大的幫助,也使大名免於下克上的危機中;但稙宗訂下的家法,使大名權力強化,同時把家臣的權力、利益削減,使家臣非常不滿,也是出於家臣對稙宗的不滿,新派、少壯派及有野心的家臣都希望藉稙宗及晴宗的不和,推翻稙宗、擁立晴宗繼位以停止本身力量受家法的削弱,最終成為引發天文大亂的成因,可謂諷刺非常。

出處 http://www.se-n-go-ku.org/%E5%A5%A7%E5%B7%9E%E5%A4%A7%E6%94%BF%E6%B2%BB%E3%80%81%E5%A4%96%E4%BA%A4%E5%AE%B6%E3%80%80%E3%80%80%E4%BC%8A%E9%81%94%E7%A8%99%E5%AE%97%E5%82%B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