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井初 Azai Hatsu

淺井初 Azai Hatsu(1536年-1588年) 淺井長政的次女、母為織田信長之妹・織田市、京極高次的正室;幼名御鐺、於那,出家號常高院,淺井三姊妹之一。 出生於近江國小谷城,父親長政與舅父織田信長互相爭戰多年,最後小谷城在元龜四年(1573年)被攻落,與母親及姐妹一同逃出,被送回織田家。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過後,母親改嫁給柴田勝家,母女四人一同前往越前國北庄城。 天正十一年(1583年),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攻下北庄,柴田勝家與阿市自盡身亡,三個女兒便接受秀吉的照顧。天正十五年(1587年)(天正15年),在秀吉的命令下,與自己的表兄京極高次結婚,兩人之間沒有生育,後來輔佐丈夫高次自秀吉手中獲得近江蒲生郡二千餘石領地。 慶長五年(1600年)關原之戰時,京極高次站在德川家康的東軍,但因為所屬的大津城遭到包圍,不得以表面假裝投靠西軍,暗裡繼續協助東軍,戰後轉封到若狹國小濱城。由於阿初沒有生育,因此在其妹阿江與生下第四個女兒初姬時,請求收初姬做她的養女,並且讓初姬與高次側室之子京極忠高結婚。 慶長十四年(1609年),京極高次過世,阿初出家,號常高院。後來豐臣家與德川家互有嫌隙,由於一邊是自己姊姊(淀殿)和外甥(豐臣秀賴)所在,另一邊則是妹妹(淺井江,德川秀忠的正室)的夫家,常高院便在這兩家間奔走,搭起和議的橋樑,企求兩家的和平。 慶長十九年(1614年)大阪冬之陣時,豐臣家和德川家暫且講和,代表豐臣家的和睦交涉者正是常高院。但是她的心願終究沒有達成,在慶長二十年(1615年)大阪夏之陣時,眼看大阪城即將淪陷,她仍留在城內拼命說服大姐澱殿,後來德川家的武士把她背在背上才得以逃到城外,澱夫人與豐臣秀賴則雙雙自盡,而秀賴與側室所生之子國松也被處死。秀賴之女在常高院的保護下得以存命,但最後也被幕府方面命令出家。 自從豐臣家滅亡後,常高院就被京極家當做人質送到江戶城居住,並陪伴妹妹江,在江戶渡過餘生。寬永十年(1633年)過世,年六十三歲,法名常高院殿松岩榮昌大姊。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B8%B8%E9%AB%98%E9%99%A2

佐佐成政 Sassa Narimasa

佐佐成政 Sassa Narimasa(1536年-1588年) 佐佐成宗的三子,母為堀場宗氏之女,正室為村井貞勝之女-慈光院;通稱內藏助、戒名成政寺庭月道閑大居士。 佐佐氏可能是宇多源氏佐佐木氏一族。因為兄長佐佐政次和佐佐孫介在桶狹間之役相繼戰死,成政在永祿三年(1560年)繼任家督,成為比良城城主。仕於織田信長,成為馬迴後不斷立下戰功而嶄露頭角。 永祿四年(1561年),在森部之戰中與池田恆興一同討取敵將稻葉又右衛門(稻葉良通叔父)而立下大功。在永祿十年(1567年)被提拔為黑母衣眾筆頭。 元龜元年(1570年)6月在姊川之戰的前哨戰中,與築田廣正和中條家忠等人率領少數馬迴眾擔當殿軍,指揮鐵砲隊十分活躍(『信長公記』・『當代記』)。 天正二年(1574年),長男松千代丸與長島一向一揆作戰時戰死。天正三年(1575年)5月的長篠之戰中,與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人率領鐵砲隊。 天正三年(1575年)9月,織田信長制壓越前國後任命柴田勝家為北陸方面的軍團長。使成政、前田利家、不破光治三人(府中三人眾)輔助勝家並給予越前府中3萬3000石,成政築起小丸城並使其成為居城。府中三人眾除了負責輔助勝家外,還是織田軍中獨立的遊擊軍,在石山合戰、平定播磨國和征伐荒木村重時都有參戰。當時府中三人眾負責執行對荒木一族的處刑。天正六年(1578年)8月,為了攻擊侵入能登的上杉軍,與柴田勝家等人一同入侵加賀,但在七尾城陷落後撤退。 天正八年(1580年),連同神保長住一起與越中一向一揆和上杉氏在最前線交戰。同年秋天修築了「佐佐堤」。天正九年(1581年)2月,正式被給予半個越中國,翌年因為長住垮台而成為一國守護,在富山城進行大規模改修並使其成為居城。 天正十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發生時,北陸方面的織田軍經過3個月圍攻後,終於攻略上杉軍在北陸最後的據點魚津城(魚津城之戰)。但是接到消息後,因為諸將都各自返回自己的領地,因此遭到上杉軍的反擊,成政因為要防禦上杉軍而不能動身,被已經上洛的柴田勝家和羽柴秀吉(豐臣秀吉)搶先;同樣與毛利氏對峙中的秀吉則是選擇與毛利氏和睦,所以中國大返還(中國大返し)成功,兩人高下立見。 明智光秀被討伐後,在清洲會議中柴田勝家與羽柴秀吉爭奪織田家時,成為柴田方的一員。賤岳之戰為了防備上杉景勝而在越中不能參戰,叔父佐佐平左衛門率領600兵援軍沒有出發。該合戰中因為前田利家的倒戈,勝家戰敗自盡。之後上杉景勝亦不斷壓迫,成政交出女兒成為人質和剃髮後降伏,被允許繼續以越中一國為領地。翌年小牧、長久手之戰開始後3個月,把書狀送到秀吉方表明自己的立場,夏天轉到德川家康和織田信雄陣營,與秀吉方的利家敵對並爆發末森城之戰。在這時候因為與越後的上杉景勝敵對而需要在二面作戰,持續著苦戰。秀吉與家康等人議和之後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為了促使家康再次舉兵,在嚴冬中越過飛驒山脈立山山系並進入濱松城而成為壯舉(さらさら越え)。但是結果是不能說服家康再次出兵,亦說服不到織田信雄和瀧川一益。 天正十三年(1585年),豐臣秀吉親自向越中出兵,用10萬大軍包圍富山城。成政在織田信雄仲介下降伏(越中征伐)。秀吉決定除了越中東部的新川郡,沒收成政全部領地,成政和妻子一同被移往大阪,以後以御伽眾的身份仕於秀吉。天正十五年(1587年)被給予羽柴的姓氏。 天正十五年(1587年)在九州征伐中立下戰功,以此為契機被給予肥後一國。豐臣秀吉指示成政要慎重地推行改革。成政則急忙推行太閤檢地而引發國人暴動,不能以自己的力量鎮壓(肥後國人一揆)。因為失政而被秀吉責備,安國寺惠瓊的求情亦沒有效果,在攝津尼崎法園寺切腹,年五十三歲。 出處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D%90%E4%BD%90%E6%88%90%E6%94%BF

一條兼定 Ichijo Kanesada

一條兼定 Ichijo Kanesada(1543年-1585年) 一條房基的長子、母為大友義鑑之女、養父為一條房通、正室為宇都宮豐綱之女、繼室為大友宗麟次女;幼名萬千代、受一條兼冬偏諱「兼」字,名為兼定、法號宗惟、基督教洗禮名Don Paul。 天文十八年(1549年),因為父親房基自殺而以7歲之齡繼任家督,身為關白的大叔父一條房通成為兼定的養父和後見。在房通死亡的弘治二年(1556年)以後元服,接受繼承房通的義兄一條兼冬的偏諱「兼」字,名為兼定。 永祿元年(1558年)娶伊予國宇都宮豐綱的女兒,但是在永祿七年(1564年)離別而娶豐後國大友宗麟的次女並與大友氏結交。還有為爭奪伊予國霸權而於永祿十一年(1568年)在豐綱的支援下於伊予進出,但與有安藝毛利氏援兵的河野氏戰鬥大敗。與京都的一條家本家漸漸疏遠。 這段時期土佐國的長宗我部元親開始抬頭,雖然呼應女婿安藝國虎討伐元親,但國虎反在永祿十二年(1569年)被元親討殺。之後被長宗我部氏侵食領土。 重臣土居宗珊因為時常勸諫兼定,引起兼定不滿被無故殺害,家臣對兼定失去信望,在其他三家老羽生、為松、安並等人合議下於天正元年(1573年)9月被強制隱居。 天正二年(1574年)2月,被追放到豐後臼杵而投靠大友氏,得知兼定被追放而憤慨的加久見城城主加久見左衛門與在平時就對一條氏的老臣相當反感的大岐左京進、大塚八木右衛門、江口玄蕃、橋本和泉等人合謀舉兵襲擊中村並討伐一條氏的老臣,長宗我部元親乘亂以鎮定叛亂為名佔領中村。 天正三年(1575年)信奉基督教,由傳教士(ジョアンカブラル)洗禮,洗禮名為Don Paul(ドン パウロ)。 同年7月,兼定企圖再興而借大友氏之力向土佐國進擊,但是在四萬十川之戰中大敗,作為戰國大名的土佐一條氏滅亡。此後隱居在瀨戶內海的戶島,不過遭到被舊臣暗殺等苦難,在耶穌會傳教士范禮安的書簡中有記述。 天正十三年(1585年)於戶島死去,年四十三歲。 出處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6%A2%9D%E5%85%BC%E5%AE%9A

戶澤盛安 Tozawa Moriyasu

戶澤盛安 Tozawa Moriyasu(1566年-1590年) 戶澤道盛的次子、母為本堂親條之女、側室為仙北在家之女;別名九郎、異名「鬼九郎」、「夜叉九郎」。 戶澤氏是仙北郡豪族,由鐮倉時期便於當地發蹟。在祖父戶澤秀盛年代,與北方的安東家激戰,被安東聯軍所敗,其父道盛更是失去祖地,退守北游。因其祖母奮鬥,方抵禦了小野寺義道的攻勢,最終成功收回了北浦郡和仙北半郡。在安東的壓力下,戶澤氏爆發內亂,親南部氏的家臣擁立16歲的長兄盛重為當主。戶澤氏至此被南部氏兼併,失去大名地位。 天正六年(1578年),父親道盛隱居,由於長兄盛重自幼多病,出家為僧。家督便由年僅十三歲的次子盛安繼承。此後,道盛仍以隱居之身料理著戶澤家的大小事務。 天正七年(1579年),戶澤家家臣前田薩摩守於七月二十五日上洛,向織田信長獻上飛鷹,並得到信長「所領安堵」的許可,這是道盛黯淡的統治中較風光的一幕。 雖然盛安在天正六年(1578年)就繼任為戶澤家當主,但直到天正十四年(1586年)還是一直默默無聞。而這八年,正是北出羽最強者安東家的極盛期。 安東愛季經過近二十年的奮斗,終於在元龜三年(1572年)統一湊與下國的安東家,擊退南部,在北出羽建立起廣大的版圖。安東家獨占著以湊為中心的北日本海的貿易,連織田信長也一度向之示好。隨著南部晴政去世,南部家陷入暫時的混亂,北顧無憂的安東愛季展開對出羽南面諸家的攻略。 首當其鋒的淺利、豐島、大寶寺等國人眾於安東的攻擊調略之下先後走向崩潰:天正十年(1582年),安東愛季假借講和謀殺了淺利勝賴;同年底,荒澤合戰,安東愛季擊敗大寶寺義氏,次年義氏自殺,由利十二頭中的赤尾津、羽川、岩屋諸家向安東降伏。安東家版圖達到最盛期。 天正十四年(1586年),斯波氏、花輪氏等家向安東愛季參禮,其中還包括戶澤屬下的一門滴石氏,安東的獨霸似乎已成為北出羽不可阻擋的潮流。邁入天正十五年(1587年),安東愛季終於把矛頭對准戶澤家。 最初愛季利用戶澤與小野寺的長期不和,一度勸誘盛安與其聯手進攻小野寺,被盛安拒絕。此時的戶澤與小野寺,儼然是唇亡齒寒,由出羽的勢力分布可以看出,假若安東吞並小野寺,戶澤家的領地將被安東家三面包圍,背後又是高山大湖,為安東家所吞並就勢所難免,愛季的要請,是明顯的假途伐虢之計。 洞析形勢與年少氣盛,使得盛安不但拒絕了安東愛季的聯軍要求,反而加強了邊界上的戒備,以示與愛季正面對抗的決心,兩家的沖突由此走向激化。 天正十五年(1587年),安東愛季手下嘉成播磨、鐮田河內攻擊戶澤家澱川城,拉開戰幕。澱川東面荒川城主進藤築後守隨即向戶澤主家求援,此後澱川城陷落。四月二日,安東愛季親率3000騎精銳集結於仙北唐松野,對荒川城發動攻擊,四月五日,盛安引1000騎由小松山出發赴援。此時遭到危脅的小野寺也派出援軍加入戶澤方。除了戶澤家與小野寺之外,出羽其它國人眾如六鄉政乘等也在其中,可見這實際是一場小國人眾聯合對抗安東愛季統一出羽大潮的死戰。 盛安首先以突襲戰術主動攻擊安東軍,並討取安東方嘉成右馬頭重盛。連續5天的激戰,安東愛季突然病發,安東軍被逼撤退。戶澤軍死傷百多人,安東軍則是戶澤軍的三倍。戶澤氏重新奪回澱川城,唐松野之戰以安東軍戰敗而完結。愛季不久病亡,生前統一的檜山安東氏和湊安東氏宣告分裂,戶澤氏和南部氏乘機支持湊安東氏的安東通季與愛季次子實季爭奪家督,安東氏至此走向衰落。 唐松野合戰徹底改變了北出羽諸家的勢力對比,盛極一時的安東因愛季之死而發家內的雪崩,再未回復到之前盛勢;而戶澤則由長期名不見經傳的小國人眾,一躍成為出羽的有力大名。 小野寺氏礙於受到安東氏的威脅,於是出兵緩助戶澤氏,以免唇亡齒寒。但兩家的內在矛盾並沒有因此而解決。唐松野之戰一個月後,戶澤氏突然出兵攻擊小野寺的上浦郡沼館城,小野寺氏雖然正和最上氏對歭,依然派出2000援軍。阿氣野合戰爆發,戶澤氏聯合盟友楢岡氏與小野寺氏開戰,小野寺方的小清水藏人被盛安討取,戶澤氏乘勝攻陷沼館城。但九州征伐的完成,使豐臣秀吉逐漸把目光的焦點集中往關東和奧羽,天正十六年(1588年)五月,秀吉派出使者金山宗洗安撫奧羽諸家,通過金山的調停,最上與小野寺達成和解,這使得盛安再無進攻小野寺之隙。 天正十八年(1590年),豐臣秀吉以前田利家、上杉景勝為先鋒從北陸道、德川家康從東海道,裡見、佐竹、結城由奧州、房總,全面向北條發兵,同時向天下武將發布參戰動員令。津輕為信、最上義光等奧羽大名在收到動員令後馬上前往與秀吉會合,盛安也是其中的一人。 盛安和家中8騎動身隨豐臣秀吉「參戰」。盛安西行的路線,是自仙北去到庄內,再由海路前往京都。當他們到達京都時秀吉已動身前往關東,於是盛安一行又開始追趕秀吉。當在駿河國與秀吉會面後,秀吉當場賜予他寶刀「太閣兼光」,而且賜予盛安北浦郡4萬4千石。然而,盛安不待戰爭完結回鄉,便病死在小田原,年二十五歲,過度的勞累與長途跋涉是他英年早逝的主因。 由於盛安嫡子政盛當時只有4歲的緣故,豐臣秀吉將戶澤氏託付給盛安之弟光盛,由光盛擔任家督繼承人。不過,光盛在朝鮮出兵之時,也以17歲之齡病亡於前去九州大本營的途中,政盛繼任家督。 出處#1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88%B6%E6%BE%A4%E7%9B%9B%E5%AE%89 出處#2 http://baike.baidu.com/view/704080.htm

信長之野望.創造 威力加強版 遊戲介紹